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新年特別活動】

♡♡♡新年快樂♡♡♡

【Sans】

新年快樂, kiddo……stay determind……(揉著你的頭髮,隨後拿起番茄醬與你敬酒。)

【gtart】

新年快樂,迎接新的一年節制點啊,可別太鬧騰。

嗯?你說想吃我做的新年宵夜?

好吧……

(嘆氣,隨後微微一笑)

記住只有屬於你一個人的份。

【ds!nightmare】

新年快樂……(向你說完後,一時語塞)

(很自然輕鬆的靠近你,給了你一個溫暖的擁抱,順手將你的手握緊)

明年也想和你一起度過……

【ds!dream】

新年快樂……今年你幫了我不少忙,特別給你個祝福吧……

【總裁施加了正面能量光環,妳感覺到一股暖暖的能量充斥全身,心情上有種強烈的自信感。】

時效持續一整天,相信你做甚麼都會很順利。

嗯?想跟我在一起?

好吧,JR總裁年尾翹班……(稍作思考了一下,笑了起來)

大家會原諒的。

【☆新年特別活動☆】

留言【恆音新年快樂!!!+角色名】以下開放留言你想一起過新年的對象,將會抽其中一位出來,與【他】一起迎接新的一年喔!!!!!!!

恆音將會撰寫與該角色的迎接新年【特別篇】!!!

【到明天中午12:00截止】

查看全文

恆音2018文手總結

推廣!♡♡♡恆音的提問箱♡♡♡

不管想問什麼,或想跟我說甚麼都可以喔∪・ω・∪

【一.開頭:摘取你最喜歡的一個開頭】

 silvery很早就忘記上一次笑是什麼時候了。

不。說到底,他到目前為止生活的痕跡中,到底有哪次自「真心」笑出來?

真相或許是從來沒有過。

這世界從來沒許諾過他有健康順遂的一生,以融合怪的身份誕生時,他沒得選擇。

就結論而言,當他有了所謂的意識,無盡頭的苦難不帶憐憫的吞噬了他。

初生的具智能生命,除了天真外也很脆弱。

很快的,觀察房中的他必須為求生而掙扎。

實驗品不只他一個,他必須展現自己「有用」才被允許活下來,能遠離飢寒交迫,能擁有好一點的資源生活。

silvery不過是不想被「處理」掉。

【二.結尾:摘取妳最喜歡的一個結尾】

 「……那就來找我吧,如果開始有那種想法……」

Player咳了聲,神采奕奕高舉手,笑說:「就算是一介女子,胸襟也是很寬闊的!」

gtart看對方有些誇張的表情動作,輕笑了聲。

她握住gtart的手,神情認真的說:「隨時……把你拉回來……」

不可思議。

身邊有著這樣的存在,他還能撐一段日子吧。

雖然在想死時感覺到一份自己也說不上來的異常,不過他貪戀著目前這樣的時光。

那麼,相對的,也請妳………

盡情利用我直到最後一刻。

【三.部份】:

《1.摘取你今年最喜歡的一個部分》

 「好冰……氣息也好微弱……」少女喃喃把他的情況道出。

gtart發現對方的黑眼睛深邃明亮,眼中倒映的怪物虛弱得隨時都會斷氣。

缺氧很快,gtart很久沒注意過自己的hp還剩下多少--至少……那不再重要了。

就算不自殺,自己遲早也會死嗎?

這真是非常諷刺。

少女急迫的把他抬起。對gtart來說長那麼大難得能再一次體會像小時候一樣被抱起來,倒是挺新奇的事。

少女不知道吧?

她看上去急得快哭了,還是勉強的向他露出笑容。

「死了也……沒關係……」gtart抓著對方的衣領,保持清醒的向她訴說。

跟妳沒關係,這不是妳的錯。

只是他必定會走向這樣的結果。

讀懂gtart話中的意思,少女心頭一酸,吸了口氣,以溫柔的語調說:「不是沒關係……」

「有人希望你能活下去就是幸福的事………」

gtart看著對方掉了幾滴淚水,眼淚落在他身上有幾分熱度。

「我希望gtart也能幸福……」

聽著那樣的話,gtart閉上眼,有一陣暖意流過心坎接著歸於平靜。

這次可能不會再睜開眼了。

不過可以的話他還想再聽一次。

那有如融化寒冬厚雪的溫暖話語。

《2.摘取你今年最喜歡的煽情部份》

Ink的眼神充滿了睥睨,質問妳:「唉呀~這事跟誰都可以的?」

妳瞬間就慌了,急著開口:「不行!身體只有Ink可以……唔嗯…」

一得到回覆,妳的小嘴就被堵住,Ink低下身子,不由分說地吻了妳,舌頭攪出了透明的絲線。

「沒錯……只有我可以。」

Ink瞇起眼,手滑過妳的臉頰邪笑說:「看,我不是個過份的傢伙。認份的孩子我會給予獎勵。」

Ink輕撫妳的頭髮,用擁抱跟親吻佔有著妳,就算他突然使妳難受也不存在逃離的選項。

《3.摘取妳最喜歡的人物描寫部份》

「恭喜妳。妳是這個地球上的人類中,第一個能意識到並在白色空間(White Room)創造的存在。」

在一個潔白的世界,孤寂的掌聲響起。

九歲的黑髮女孩,身穿黑灰兩色搭配的制服,木然的轉過身來。

清秀的臉龐、過肩的細軟髮絲,黑曜石似閃爍柔靜光芒的眼瞳。

一張小嘴色澤紅潤,棱角分明,不禁讓人想像笑起來會是怎麼清純甜美。

單就靜靜的站著,就如同一朵盛開的聖潔黑蓮,震懾的美內斂在這小小的身軀裡。

《4.摘取你最喜歡的環境描寫部份》

 儲物間在庭院,是獨立的一個小工作室,裡面放了掃除以及園藝用品,甚至有雕刻木頭用的器具以及繪畫專用的畫架。

倒是東西擺得實在太滿了,能站的地方顯得狹窄。

一個個放擺回去後,只差把木刷放到櫃子的高處。

爬上木製的簡易樓梯,我使勁的蹬起腳尖,只能碰得到櫃子頂端的一丁半點。

「還、還差一點……」

我使勁伸手,不過就算把手伸疼了,還是有些碰不著。

咔滋-----

聽到木板位移的摩擦聲,我楞了一下。

我瞧了一眼木製的簡易樓梯,心想不會是這個東西的聲音吧?

我的直覺是對的。

抬起頭,那瞬間眼前放置物品的木架的連接處斷裂,因關鍵的毀壞而耐不住承受的重量。

斧頭閃著銀光墜落,整個櫃子的物品,連帶矗立在旁的無數木板一同朝我襲來。

碰!!!咔嚓-----

《5.摘取你最喜歡的H部份》

似乎有誰的手順著臉的輪廓撫觸,因身體陷在一片溫暖中,默許著這樣的擺弄。

這是在作夢嗎?

睜開雙眼,反應跟不上混沌的大腦。下一刻,有誰上前封住我的嘴,而我居然迷迷糊糊地回應了。

好熱……好想要……

最深沉的慾望如此叫囂著。

滑溜的觸感纏繞在身體各處,宛如身為獵物般即將被生吞活剝,然而從束縛上傳來的冰涼感稍稍抑制了身體的衝動。

《6.摘取你今年覺得槽點最高的部份》

「說吧。獎勵,要什麼?」

「說起來……總裁……我一直都很想要一個東西……」妳努力讓視線不要直視夢總,觀察著他,略帶遲疑。

這東西妳期待跟總裁要一個很久了,如今終於得以實現願望。

「嗯?是什麼東西?畢竟我不是神,許諾的效力必須在我力所能及之內。」夢總挑了挑眉,妳神神秘秘的樣子勾起他的興趣。

夢總怎樣也不猜出妳心底想要的東西。

於是,妳深吸一口氣,緩緩伸出手指,朝某個方向比了過去。

你直接指向了他。

夢總一陣驚訝,望著妳努力別過頭去遮掩羞澀的臉,他略顯開心的悶聲笑了出來。

「哼…我真是小看妳了,沒想到妳好大的膽…」

「沒錯!我就是要一根產自夢總的金燦燦羽毛!」妳興奮不已的岔開夢總的話,開心的笑道。

接著,這是妳人生第一次見到,可以收錄到表情包的 ── 一臉錯愕夢總。

【四.總結】:

《1.總體來說,覺得今年的作品怎麼樣?》

我好希望它們能得到更多的批評與讚美。(吐槽:等等,這什麼兩極的說法XD)

知道有很多具缺陷的描述,還有很多時候為了讓大家讀得輕鬆有趣,反而經常容易讓修辭變得重複單調,也是不斷地在學習與精進,文筆處於進退步的微妙狀態www

正劇、乙女還有原創,不管哪個都是日常中好想從腦子裡提煉出文章給大家看,安利他們的美好!!!

可以的話我希望有人能不時催我稿或跟我說說特喜歡我筆下的誰,這樣我反而會更有動力的。∪(^ω^)∪

《2.那麼,希望未來可以寫出什麼樣的作品?》

補齊邂逅篇,以及能夠寫出讓大眾喜愛的【原創】故事。

很多時候怕自己會寫爛文章而停筆,不過那絕不是坑了,只是怕毀了它!(OS:其實每次熱度少都感覺冥冥中毀掉了一個系列。)

想讓大家愛我家女兒(Player)!!!!!我想看同人!!!(哀嚎)

她的前傳會是個既簡單又複雜的故事,也包括了我原創作品的部分聯繫。

然後我有機會一定會把【Undersystem本篇】補全的,讓大家看支離破碎的劇情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同時也很感謝願意留下來看我作品的粉絲

∪・ω・∪

迎接2019,明年的【恆音】也照舊陪伴著你~♡

查看全文

silvery邂逅篇【第三章】

【silvery邂逅篇】【魔女(silvery的創作者)】【silvery!Sans】【Player(自創角)】

第三章《僅僅如此的事》

恆音的話:創作者的存在很多時候被Player厭惡著。

………………………………………………………………………………

「……他走了吧。」身體扶著門板往下滑,小腿陣陣的抽搐。

顯得有些累的仰頭嘆息,看來有段時間不能回去了。

「那些狼……挺厲害的……」也許不應該在silvery面前逞強才是,身體好像又開始流血了。

用手擦了擦脖子上的血跡,順手用魔法治癒了這點小傷。感受從門縫下吹進的寒冷風雪,往旁邊挪了挪,攥緊手指取暖。

蜷縮著環顧安歇處,這間木屋所在是位於這個AU的人類領域,遠離人群並座落在峭壁邊上。

原本是更加破爛的地方,畢竟被棄置了許久。所以,當我示出要收購這裡的意願時,很快的跟原主人達成交易。

在用【系統】改造後已經變得溫馨舒適,該有的一應俱全,保證開個價出租都有人要。

我笑了一下,這地方暫時當我不回家的秘密基地了。

大腿的骨頭碎裂了,就連腹部也受到重創,命沒有當場交代已是萬幸……

「嘻嘻~人類的身體真脆弱啊……」

定睛一看,一位白髮的魔女坐在床邊上對我邪魅的一笑。

「創作者……來得真快啊……」我望向房裡的顯眼存在,眼神犀利的盯著她瞧。

「噢?初次見面,為什麼妳的敵意會這麼重呢?」魔女微微傾著頭,對我笑道。

我深吸一口氣,極力保持冷靜說:「這不是當然的嗎……那孩子可是因妳活得很痛苦……」

我所能感受到的,那些無止境的噩夢跟痛苦,以及崩解他原本性格的惡意耳語跟苦難。

那漫長的哀嚎與落下無數次的淚水,絕非一句話,一個普通的解釋就能帶過。

「silvery可是純潔的靈魂喔。生命的降臨沒有理由來解釋,怎能歸咎於我呢?」魔女看向別處,打著哈欠。

「我可是從始至終作為一個旁觀者看著他生活。」

旁觀者……呵……那樣的話誰會相信。

「妳一開始就給了他沒有選擇的世界,不是嗎……」我顯得有些氣憤的冷笑道。

魔女那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看得我很是心煩。

「噢,是呢?然後呢?」魔女輕合她的掌心,冷不防地道。

「那這樣……silvery無論如何只能照著被預定好的腳本走。」

經過瞭解的話就會明白,他無論走向哪條路,會比任何人輕易殞落。

他的人生從來沒有選擇的權利。

「世界觀與設定,就跟現實與人類一樣,怎麼走可不是我控制的。」魔女似乎感到百般無聊,無所謂的闡述著。

隨後,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說:「難道,妳想要把他個人造成的結果怪罪到我身上?」

說到這裡,我有點明白silvery被創造出來的理由,以及他的故事為何如此。

照常理來說,創造者的創作反應著自身。

如果她所看到的世界對應著所創的世界觀,如果她所體驗到的對應這樣的故事,那相對的……

稍稍鬆了口氣,我嘆息說:「……那是妳對自身世界的理解嗎?」

「嗯哼,這我可沒說。」魔女伸伸懶腰,慵懶道。

無奈的扯扯嘴角,沒辦法對他們那樣的存在做出什麼審判,純粹就只能對他們盤問並進行確認罷了。

每每都只是在確認最後一件事,讓憎恨不再熊熊燃起,並將之化為堅持的憑藉。

「作為他的創作者,妳愛著他嗎?」

無論多少次,想相信的僅僅是那樣的事。

「……當然。」白髮的魔女像是面對珍視之人,微微瞇起了眼,展露清純甜美的一笑。

「我深愛著。」

查看全文

【置頂貼文】【施工中】

【☆☆☆恆音的提問箱☆☆☆】按這裡前往匿名提問

不管大小事都可以問喔,都會認真去看的∪・ω・∪

FB:恆音之隨筆

推特:@starrysky3329(開沒多久,打算什麼都放w)

查看全文

Player前傳【第二章】

【Player前傳】【褚恆曙】【Player自創角】

第二章《插曲》

作者的話:一點也沒溫度的大家族。

……………………………………………………………………………

“啊,是褚家的財產。”

“好可憐,聽說那孩子無感情呢……”

“居然讓無能力者繼承褚恆曙之名。”

“本家代代傳承的血脈是不是漸漸稀薄了?”

無意義的聲音……到處都是……

「褚家的財產?我看是褚家該被處理的廢物吧。」

一個男孩擋住長廊上女孩的去處,朝一邊的地板吐了唾沫。

「無能力者冠上褚家之名,聽著真是髒我的耳朵!」 男孩撓撓耳朵,一臉不屑地道。

「哪裡來的潑猴子……?」

褚恆曙眨眨眼,環顧周遭的人想詢問,卻沒有人願意把視線投往她的方向。

「妳說甚麼?!」輕易被激怒的男孩上前扯住對方的衣領,拳頭抵著她秀氣的臉龐,氣憤道。

「有種再說一遍啊!!!」

任由男孩拉扯,褚恆曙淡淡朝對方丟了一句話。

「勸你停手。在族長下達處置前,我都是【褚恆曙】,並不是你可以隨便動的存在。」

「除非,你想違反家規?掃地出門?」褚恆曙微微傾著頭,疑惑的反問對方。

一聽到真的有可能發生的下場,男孩有些慌張的退開了褚恆曙。

「我剛好要見族長,需要我將方才一事報備給他嗎?」

一聽到族長這詞,男孩一身傲氣盡速全無,小臉煞白。

褚恆曙整理著服容,慢條斯理的說:「族長不會因為你是個孩子,手下留情。」

「妳、妳……自己也不還是個孩子……」男孩被恐懼支配,害怕得發抖,自知被對方說得啞口無言。

「褚大人說得很對,你休得無理!」

從他後方跑來一個慌張的中年婦人,將那個男孩往後拉住,逼迫他跪下。

「褚大人……孩子不懂事真的非常抱歉,實在是多有得罪了!」

「懇請懲罰我就好,不要懲罰我愚蠢的犬子!」婦人不斷的磕頭向女孩道歉,身軀不斷發顫著。

褚恆曙掃了他們一眼,平靜說:「不,褚恆曙之名我想很快就會被剝奪了,你們也無須過於懼怕。」

「抱歉,想讓他識時務點,才恐嚇了那麼一下。」褚恆曙邊說著,彎下她細小的腰。

「唉、唉呀,別那麼說,褚大人做得很沒錯,我回頭再教育教育好他!」

婦人直接打了男孩的頭,低聲對他說:「你這個蠢貨還不趕快向褚大人道歉!」

男孩的頭被打得生疼,不情不願地開口:「……褚大人,對您如此不敬,我深感很抱歉。」

「…………沒事,以後注意點。」褚恆曙示意他們可以起身,便逕自前行。

「區區無能力者……」男孩不甘心的望著她的背影,眼露一絲殺意,忿忿不平的道。

查看全文

【Player】【手機繪】

恆音的話:好像過了很久也沒什麼進步,真的好希望有一天畫出女兒完整立繪啊155551

可以的話還是希望有小天使可以………(眨眼~☆眨眼暗示~☆)

總之,恆音覆蓋自己的畫,結束今天這回合(???)

ps:之後弄好推特,有些東西可能發佈在那……咳……咳……

感覺我的Player一直以來在邂逅篇對大家太溫柔了【真正內心話:都好少有狂霸酷炫跩出現的時候啊啊啊】無可救藥的Sans跟Frisk控屬性害我只能讓她撩人的時候特別有魅力,其他時刻都是溫柔賢慧的模樣。

好想讓女兒展現多一點,乙女也想高產一點,邂逅篇也想多產一點!!!我需要複製人存在啊55555555

查看全文

silvery邂逅篇【第二章】

【silvery邂逅篇】【silvery!Sans】【Player(自創角)】

第二章《令人不快的人類》

恆音的話:今日的Player桑也在用反派立場誘拐人家∪・ω・∪

……………………………………………………………………

曾經,我的願望是死亡。

不用再思考,不用感受外界,不用背負責任,永恆安穩的沉睡。

存在著就是走向毀滅,沒有機會重來,沒有機會改變,困在這不死又逐漸敗壞的軀殼裡。

願望成了凋零的奢望,花費很長的時間才有了平衡,貪圖著安穩、得過且過的生活。

束手無策並接受了現狀。

…………

死亡的感覺,很像現在的情況。

久違的萬物寂靜,強烈的安心感,初生之時尚未接觸外物才能有的享受。

意識浮在浮沉,要睜開眼變成異常困難的事,有誰正隔著衣料觸碰自己。

輕柔的,不帶任何令人抗拒的撫摸。

有點像以前做完實驗後向博士索取擁抱的感受。那是在麻痺全身的痛苦與無法停下的淚水中,僅有的一絲安慰。

不過此時卻更加的……純淨,不帶絲毫痛苦。

投入全身心難以形容的祥和。

於是,我醒了過來。

難以置信的是,就算知道必須挪動身軀,還是很不想起來。

扶著頭適應著周遭環境,視野一片昏暗,左處桌上的一盞蠟燭散發時暗時亮的橘黃光芒。

隨後發現手被握實,沉甸甸的幾分重量使我逐漸清醒並警惕了起來。

我慢慢轉向一邊融入黑暗裡的人,跟她烏黑明亮的眼對上了。

「你…好厲害啊……」

「我還沒看過有人必須靠我非常近,才不會連睡都這麼痛苦的。」

記憶全部回溯了。

殺意涌了上來,骨刺從後抵在她脖子上刺出了少許鮮血,身體過於放鬆變得比平時遲鈍不少,拿著武器的手不是很穩。

我是應該直接殺了她。

這裡似乎是一處的木屋內,腳下踏步木頭的質感,周邊由圓長木頭架構的牆壁皆散發很淡的檜木香氣。

「妳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沒有喔。」坐在椅子上的她悠哉回覆道。

「不,妳是有備而來。無論是妳剛出現的場面,或是看似無意義的舉動。」

G的監視涵蓋整個怪物領域的各處。某些地方或許沒有顧及到,天上在飛的普通鳥兒也幾乎把不足處補齊……

儘管如此,具備硬是要從中鑽出漏洞的可能性。

她知道並避開了,當時我們所在的地方微妙的沒有監視。

「為什麼要刻意避開了?」

她懶洋洋地回覆:「命運的邂逅有第三人看到,豈不是一點也不浪漫了?」

……看來回去有必要跟G報告。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掙脫束縛順帶壓制我。直到她施展魔法前我感受不到她身上有魔法的能量。

把我帶來這邊有甚麼目的嗎?

「你說,讓你安穩的睡一覺,算不算目的?」

語畢,前方的人消失無蹤。

一隻手臂從後方圍住了我,當下就連思考也停滯,任由自身往後靠在一個溫暖的身軀。

「別碰我!」緊急找回了理智,手握骨刺的手顯得失力的往一邊的人劃去,對方輕而易舉地閃開了。

我抓緊胸口的項鍊,納悶著。

那是什麼邪術?

而且,她什麼時候繞到我身後的……

不……外來者不能用一般常識作判斷。假設她的招數全是固有能力,沒有通過任何管道,自然也不會察覺到。

瞬間移動?重力?

哼……都是些多麼稀有的能力。

這就是她瞬間掙脫並制服我的方法吧,然而違和的地方還很多。

關於那些血……暈眩感……

「妳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將骨刺橫在手裡,隨意接近這個外來者太危險了。

「多來見見我,遲早會知道……」她爽朗的一笑,敷衍回覆道。

「…………」

「這是最後的警告,別再接近怪物的領域。」我叮嚀著,頭也不回走向這裡唯一的出口。

「啊啊,應該是不會主動接近了。」

「因為……這將會是反過來的情況。」

我停下了腳步。

她這是什麼意思?

不是很想理會對方,不過她的存在感冥冥中異常強烈。

回過頭,彷彿預料好我會轉身,她赫然站在我面前。

「不管多少次,silvery都會回到這裡。」她面無表情,好似闡述一件事實又似預言道。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大力甩上了門,抓緊腳步遠離那個地區。

她的話語,真令人不快。

查看全文

silvery邂逅篇【第一章】

【silvery邂逅篇】【silvery!Sans】【Player(自創角)】

第一章《失去一切的孩子》

恆音的話:silvery親媽!!!
@♫沉迷女儿无法自拔♫
好喜歡蠟燭,請各位多看看她( ´▽` )ノ♡♡♡
……………………………………………………………………

silvery很早就忘記上一次笑是什麼時候了。

不。說到底,他到目前為止生活的痕跡中,到底有哪次自「真心」笑出來?

真相或許是從來沒有過。

這世界從來沒許諾過他有健康順遂的一生,以融合怪的身份誕生時,他沒得選擇。

就結論而言,當他有了所謂的意識,無盡頭的苦難不帶憐憫的吞噬了他。

初生的具智能生命,除了天真外也很脆弱。

很快的,觀察房中的他必須為求生而掙扎。

實驗品不只他一個,他必須展現自己「有用」才被允許活下來,能遠離飢寒交迫,能擁有好一點的資源生活。

silvery不過是不想被「處理」掉。

他本來讓G失望了,在要被銷毀時他本能展現強烈的求生意志讓他存活下來。

他們發現silvery居然完全擁有融合怪快速自癒的不死體質。

G為此驚嘆不已。

他被允許活下來了,身為一個「缺陷品」。

【想要活下去】這個願望宛如帶來不成比例的代價,如今也變成他最反悔的事。

好不容易,silvery活到了八歲。

他發現身體中似乎有誰在跟他爭奪意識掌控權,這讓他恐懼著。同時,他身為一個具備強大潛能的缺陷品,被強烈關照、期待著。

那些壓力常常讓他的內心喘不過氣。

接著,他再次面臨能不能活下去的考驗。

眼淚無意義的流淌了無數次,被送進「狼穴」深處的他翻滾掙扎,因為不想被那些「東西」吞噬而不停的戰鬥著。

他悲鳴著,silvery跟無數的那些「東西」都悲鳴著。

就算遭到重創也不會死,過份的疲憊與過甚的恐懼感,讓他的思緒漸漸有些不太正常。

幾天後,他全身血淋淋的逃出來。

殺戮麻木了他的心靈,天真也在殺了無數失敗品後慘遭扼殺,他變得比原先更加強大,也變得更冷漠了。

silvery覺醒了其他能力,他能用左眼看到“黑影”與感情色彩,感覺得到負面與恐懼情感。

“黑影”不斷的傷害、恐嚇他並打擾他的生活。

他嘗試著變得堅強,同時不間斷懷疑為何這麼痛苦的苟活,變得暴躁,抑制悲傷、淚水。

他沒少自殺過--治癒能力完美修復他的身體。

他試著求助過--除了博士,幾乎沒人能完全幫到他。

他被“黑影”尖銳、不堪入耳的聲音與噩夢折磨得一點欲望也沒有。

喪失了擁有普通的快樂、美好的友誼、和平的生活、欲望的權利、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自我思考。

【那些是沒意義的。】

他如此說服自己。

本來就沒有的東西,沒有必要去羨慕。

習慣了,因為很累了。

能維持自我就是極限了。

他無法安睡,一入夢就必須奔逃,找尋一所安全處忽略黑影的張牙舞爪,蜷縮著等待夢醒,以避免身驅被撕裂成一片又一片。

它們想要他身體的主導權。

“好羨慕喔……”

【到底…有甚麼好羨慕的……】

silvery得到的東西並沒有想要了,不過那些黑影想得到也別有機會得到。

那是他對妨礙他生活的黑影們唯一的復仇。

他不想對他人造成傷害,所以疏遠淡漠其他怪物。

他無法判定怎麼做對自己而言更加快樂,僅過著稍微舒心的生活,都讓他格外珍惜。

連自身都沒察覺的是,silvery一直作為G的實驗品而活著,除了哨兵的工作外,毫不猶豫地聽取G的一切命令作為生活的指標。

被某人贈予維持自身穩定的項鍊,總有一天會碎掉吧?

那些黑影越來越狂暴了,作為自己那部分很早就傷痕累累,而在漫長的時間洪流摧殘下,遲早會變得更為脆弱,被撕裂成碎片,不復存在。

silvery不敢多想。

種種經驗,讓他有了堅強得不太正常,甚至可以說是扭曲的人格。

因為,silvery是個失去很多東西的孩子。

光是想站在原地就用盡一切力量的孩子。

查看全文

silvery邂逅篇【楔子】

【silvery邂逅篇】【silvery!Sans】【Player(自創角)】

《楔子》

恆音的話:從負值的好感度開始刷遊戲的Player桑233333而且好久沒看見這麼帥的女兒了(掩面

………………………………………………………………………………

哨兵的工作是乏味的。

工作主要是巡邏,順便搜查是否有不屬於這世界的外來存在、一般人類。

他的巡邏範圍是市中心邊緣與靠近中心的地區,儘管該做的事還是要做,每每接近繁華的城市總下意識地迅速調查完就直接離開。

畢竟,他本身不喜歡喧嘩、熱鬧的地區。

今日,silvery遇到了。

不屬於這世界的外來者。

從外來者的特徵看來是個人類沒錯,微妙的是她目前處於倒掛著的狀態。

對,字面意義的倒掛著,然後出現在silvery的視野裡。

人類看上去很辛苦的爬起來,也試著扭動整個身體來脫離現況,卻毫無辦法,甚至有點半放棄地任憑身體掛在半空中。

於是乎,人類終於注意到站在路一邊觀察她的silvery,宛如看到了救星,大聲呼叫著。

「欸~~那邊臉上纏著繃帶的小帥哥,能不能幫幫我 。」

「如你所見,我的腳踝被藤蔓纏住了!」

silvery將內心的小筆記本重新改寫:今天遇到了外來者,劃掉。

更正:今天遇到了有點逗逼的外來者。

往後退了一步,這情況視而不見,直接轉身離去,不知道會如何?

不過下意識也曉得這是份內的事,不得不處理。

「喂,帥哥可別走!見過路過,懇請拔刀相救~~」

見我有想離去的意思,人類大幅揮動手臂,再度掙扎了起來,慌張之下,整個身體撞到一邊的樹幹。

「嗷!痛……」她捂著一邊的背部哀聲道。

看著真有點可憐啊。

一般來說,遇到外來者或人類,我都要乾脆地予以驅逐,不過這種情況還是得把人放下來。

silvery將一個骨刺凝聚在空中,往前射去,直接將纏住人類的藤蔓俐落的割掉。

人類早有預備的護身翻滾,似乎沒什麼大礙,她將頭上的樹枝葉排除,表情有些鬱悶。

「唉……本來想來個帥氣登場,降落的點似乎偏了,落在了樹上。」

「誰又能想到這棵樹上長那麼多的藤蔓。」

…………

「外來者,這不是妳該來的地方,請妳立馬離開。」

silvery召出數個骨刺,全部在空中作預備,通常只要這樣做就能很好驅離那些好奇心旺盛的人類。

如果這樣還不回頭,修怪他客氣。

「帥哥,還是先謝謝你呀。」

「不過你這一副生人勿禁的樣子……前方是……有甚麼嗎?」

silvery甩開了手臂,警告著:「前方是怪物的城市,外來者請自行回去自己的世界。」

人類傾了傾頭,疑惑的問:「嗯?為什麼這麼篤定我是外來者,難不成之前有其他人來到的先例嗎?」

這傢伙話真多……

silvery沒想到這個人類這麼敢,無視那些可能會將她的身體射成篩子的威脅,繼續搭話。

他很不開心的說:「……給我離開就對了。」

人類雙手環抱,平靜自若地回道:「不,我並沒有義務聽你的話,反正又不是此處的居民。」

 「既然妳不是怪物城市的居民就更應該離開此處,這裡是怪物的地盤不是你家菜市場。」

「小伙子嘴巴可真厲害。」人類撓了撓臉頰,一臉困擾。

接著,她有些挑釁意味地笑了起來說:「不服從,你會殺了我嗎?」

「看情況,也許會。」

這不是虛張聲勢,行徑誇張的違反命令者,或是博士有需要人類作為實驗小白鼠,殺了又何妨。

他已經親手送走了無數人命,被送去當實驗體的人再也沒見過,也許最終實驗成功後改變型態苟活,抑或是作為失敗品被銷毀也不一定。

silvery很想問問眼前囂張的人類,她最終想要得到哪一種下場。

「我們可以喝杯茶,坐下來先聊一聊怎麼樣~我很好溝通的。」

不知道對方想打什麼鬼主意,如果是一般更無害的普通人類,silvery幸許會允諾下來。在短暫的對話過後,他會立即要求對方滾回去。

直視人類黑如深潭的眼眸,silvery從中看不透任何情緒,甚至隱隱有種讓他有很不快,會被吞噬的感覺。

再加上也許是睡眠不足的緣故,盯著這個人類,他居然產生好久沒有過的恍惚感。

總結來說,他並不是很喜歡這個外來者帶來的氛圍。

「多說無益。」silvery直接選擇把對方驅逐出境。

「啊啊……談判破裂了。」人類揉揉脖子,一副感慨萬千的望向天空。

骨刺射了出去,silvery瞄準的是人類的衣服邊緣,準確的把她釘緊在後方的樹上。

人類低著頭沒有掙扎,silvery走向她,望著一地的藤蔓,準備連人帶樹將這個外來者綁好,丟回人類的城市。

也許一開始不要把她放下來,就沒必要浪費這麼多力氣了。

「這裡,是死角。」人類微微的抬起頭,向silvery邪魅的一笑。

silvery心頭一驚。

等回過神來時,血的顏色在他眼前綻放。

外來者的危險程度通常遠高於一般人類,silvery對眼前的人類投入的警惕沒有少,卻還是無法防備。

因為那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根本沒有反應的空間。

純白的長刀將silvery胸膛以很蠻橫的力道剖開。

silvery嘴裡頓時湧出了鮮血,視覺也隨之模糊,明知道自身不可能死,訓練有素的身體無法反射性作出回擊動作,全身的軀幹產生了強烈無力感。

不對,不可能這麼多血,他的傷口癒合速度是很驚人的。

「妳……對我…做了什麼…?」silvery倒在了地上,他掙扎著想爬起來。

「知道嗎?時刻緊繃著自己,沒注意的地方會顯得脆弱。」人類指了指腦袋,輕鬆自在的笑道。

「戰鬥方面我打不過很多很多人,不過精神方面……」

人類偏頭想了想,一臉燦爛的笑說:「也許在跟我成立對話的瞬間,你就算完蛋了。」

開什麼玩笑!!!

silvery用魔法召喚出了數個骨刺攻擊人類。

極短距離下,人類無法完全閃避,骨刺確實劃開她的身體,同時間她異常平靜地在臥倒在地的silvery上方揮手展開一個深藍色的魔法覆蓋。

一股極大的重力壓在silvery身上,他下方的土地陷了下去,身體承受巨大的壓力,周邊的石塊跟碎石都被震得飛起或碎掉。

他看著人類的腳踩在自己弄出的深藍魔法上,臉上掛著與她的行為完全不相符的溫暖笑容,緩緩對他開口。

「我是Player,世界外之人-Player。」

「很榮幸能見到你,silvery。」

「……咳……哈啊。」silvery無法動彈,只能惡狠狠瞪著對方,將嘴巴裡帶有血腥味的液體咳出,喘著氣。

在發暈的視線中他看到好幾個熟悉的黑影出現在人類的身後,全體朝她一湧而上。

啊啊……再見面就是一具屍體了吧,可悲的人類。

查看全文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