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ds!Dream【所有物 上篇】

《所有物 上篇》【乙女向】【ds!Dream】

【現代paro】【職場人際關係】

恆音:總裁,我也要一根金羽毛收藏啦!!!(哭泣

………………………………………………………………………………

「不是我要說,妳為什麼要給我一個漏洞百出的東西。」

夢總一個甩手,文件滑過一個有些過寬的辦公桌面,大大方方的退回妳眼前。

妳低下頭,以不大不小的音量說:「總裁,我很抱歉…………」

這個令無數組長感到可惡、頭痛的企劃案,一直無法解決,最終總裁將燙手山芋丟在妳手上。

當下組長們看著妳,一臉的心疼、絕望,妳為了讓他們放心,在所有人面前信誓旦旦的點頭保證,將事承接了。

接著,妳直接目睹了地獄。

說真的,去西方取經說不準比搞定企劃案還簡單啊啊啊啊啊。

總裁慢走到妳旁邊,像是家教老師跟學生檢討考卷的錯誤,一個個跟妳解釋錯在哪裡,親力親為。

「這裡、這裡的錯誤很明顯、還有那裡,這地方稍微改一下就好。」

「是……是……」妳反射性直直點頭,連續三天拚命的趕,總共睡不到幾小時,總裁圈出問題的鉛筆線在妳眼裡都顯著模糊。

妳很慶幸夢總沒有生氣,他對下屬的開場話具備威嚇意味,大多時候是為了樹建威信。

傳言中,真正生氣起來的總裁,堪稱JR企業裡的世界末日,人人自危,毀天滅地。

不過這麼多年來妳還沒見過總裁發火,也許就結論來說,總裁的脾氣比起大多上位者來說算很好了。

稍一放鬆,妳的腦袋湧現源源不絕的「睏」跟「想睡」的字眼,妳緊繃著神經,至少絕不能在總裁面前表現得犯睏。

「妳這黑眼圈怎麼回事……」

妳好不容易將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重振旗鼓,一抬頭就發現夢總近身靠在妳身側,動一下就會摸到的程度。

「……就企劃案?」也許是被嚇到等諸多因素,妳的聲調尾末明顯走音。

總裁微妙的盯著妳幾秒,緩聲說:「我之前是說過三天後查收進度,可沒叫妳一口氣完成。」

妳微微倒吸一口涼氣,說:「欸,真的嗎……我以為……」

那麼我這幾天拚命地趕,甚至把自己的體力耗到見底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啊?!

夢總撫著下巴,蹙著眉頭問:「以為?……妳是傻了嗎?」

妳欲哭無淚的默認下來,這「傻」字妳絕對擔當得起。

夢總望著妳深深嘆一口氣說:「妳今天就先回去休息。」

「我幾天後會再查收一遍,到時候我要看的是完成度要比現在還高的企劃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夢總嘆氣時看妳的眼神真的非常擔心,是被掐到心底肉的那種心疼。

「不要讓我錯看妳的能力。」總裁沉聲道。

「那總裁……這次企劃案眾所皆知難了一點,我可以額外要一個獎勵嗎?」

可能是妳睏到有些神智不清了吧,除了今天休假外,妳向總裁獅子大張口。

「……看妳的努力評斷。」總裁沒多說什麼,直接允諾道。

「謝謝總裁。那我先行離去了。」

那瞬間就算妳很難提起精神,還是很開心地忍下些微衝動的情緒,恭敬向夢總敬禮,轉身大步離開。

而那份被圈了鉛筆線的文件還躺在辦公桌上。

「這個傻瓜……」總裁嘆了一口氣,趁妳把隨身物品收好前,親自走去遞給妳。

而這份莽撞讓妳在無數同仁面前再三向夢總道歉,感嘆人絕不能樂極生悲。

幾天後,妳如期完成了企劃案。

睡飽了,有精神了就是好。妳甚至對睡眠不足的時候寫下的東西充滿疑惑,修修改改就完成了大部分。

雖然前面有很多組長的「犧牲」在前,然而細節內容由妳獨自一人盡全力完善,甚至做得比原先的還好。

總裁頗訝異的點著頭, 闔上了手裡文件,他勾起笑容,很是滿意的樣子。

「說吧。獎勵,要什麼?」

「說起來……總裁……我一直都很想要一個東西……」妳努力讓視線不要直視夢總,觀察著他,略帶遲疑。

這東西妳期待跟總裁要一個很久了,如今終於得以實現願望。

「嗯?是什麼東西?畢竟我不是神,許諾的效力必須在我力所能及之內。」夢總挑了挑眉,妳神神秘秘的樣子勾起他的興趣。

夢總怎樣也不猜出妳心底想要的東西。

於是,妳深吸一口氣,緩緩伸出手指,朝某個方向比了過去。

你直接指向了他。

夢總一陣驚訝,望著妳努力別過頭去遮掩羞澀的臉,他略顯開心的悶聲笑了出來。

「哼…我真是小看妳了,沒想到妳好大的膽…」

「沒錯!我就是要一根產自夢總的金燦燦羽毛!」妳興奮不已的岔開夢總的話,開心的笑道。

接著,這是妳人生第一次見到,可以收錄到表情包的 ── 一臉錯愕夢總。

妳不確定該怎麼形容總裁的表情。

他就像是講話講到一半突然咬疼了舌頭,或是在沒有預先知會的前提下喝了濃度100%的純檸檬汁。

空氣停滯,夢總的辦公室有播放鋼琴曲目充當背景音樂,氣氛也才沒這麼尬。

夢總沉默良久,看看天花板再看看地板,扶額搖搖頭後開口丟了一句:「妳…到底是哪裡來的小白……」

被罵了,又被罵了……

夢總是不是很喜歡懟她啊……但懟人跟被懟不是他跟秘書的專屬互動嗎?

難不成夢總期望被懟回去???但妳的膽子可沒那麼大顆,一個懟不好,養活老父老母的飯碗可是要丟了……

「羽毛……難不成拔了會痛?夢總怕是會疼?」妳微微傾著頭問道。

妳是真的覺得夢總的羽毛摸起來手感一定很好,才想到這麼一個普通的獎勵。

還是說總裁的金翅膀機制是拔了一根,整片羽翼就會散落還是什麼的嗎???

妳在公司裡待那麼久,夢總根本沒有像普通鳥兒脫毛的時候,要不然妳還不好好收藏起來,如果脫落得太多,多餘的羽毛還能做成枕頭。

完整產自夢總的黃金羽毛枕,想想成了,還真的是稀世珍品。

「不管妳現在腦洞飛奔到何處,現在給我立刻停下。」

Dream一陣頭痛的扶額。

妳的眼神閃爍明確的渴望注視他的羽翼,他能感受到妳身上的正面情緒能量漸漸漲大。

喜悅、期盼以及妳那張單蠢得可以,嘴角口水都快流下來的表情,總裁的翅膀不由得陣陣瑟縮 。

Dream的手指規律的敲打在桌子上,說:「呵……恭喜妳,妳不僅能得到一根金羽毛翅膀,還能得到……我。」

「?!」夢總的話一出,妳頓時感覺心臟跳漏了一拍,耳朵一定是壞掉了,想立即送醫的心情也都有了。

總裁斜靠在辦公桌邊,問:「方才……妳的手到底指了什麼,心裡就沒點逼數?」

指向了什麼,不就是翅……膀?

因為有些不明白,妳重新抬起了手指向了總裁的方向,接著妳換位思考了一下,在總裁看來是什麼情況。

妳的臉漸漸漲紅了起來,冷汗直流。

妳的反應顯出瞭解情況,總裁靜靜地說:「不錯,看來妳的腦子還算清醒。」

妳舉起手,力挽狂瀾地半喊:「總裁……我認為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夢總雙手環抱,挑眉說:「我說出去的話自然沒有收回來的道理。」

「在妳手敢點向我前,就該有所覺悟。」

不是指您,是指翅膀啊啊啊!!!

夢總瞬間讀出了妳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回應:「但翅膀就長在我身上。」

似乎……有…有點道理……

「我,個人附帶妳要的羽毛。還有意見?」

Dream手指撫過桌子邊緣向妳走去,總裁擦得發亮的皮鞋一步步踏實地走來,給妳不小壓迫感,最終停在與妳不到一步的距離。

「呃……總裁跟我這種寒酸的女人豈不是掉價……?」

除了滅自己威風,妳也不知道怎麼婉拒才好。

夢總多金、聰慧、極品帥哥、禁慾系、沒幽默感,說話有點冷冰冰,某些時候卻意外的暖。

糟糕……有、有點可愛及合胃口。

結果變成妳快被自己的分析說服了。

「妳說掉價?呵……我的身價就算因此少了個零,世界首富的位置也不會降一位。」總裁此番話有他得意的本錢。

「況且,我不准妳這樣說自己。」話鋒一轉,總裁明顯不高興的道。

「妳有本事在JR工作就給我挺直腰幹,自信一點!不要丟公司跟我的面子。」

夢總堅實的手拍向了妳的背,妳瞪大眼,背部的脊髓直得不能再直。

「很好。」夢總觀察了妳幾秒,突然展露一抹很暖的笑,讓妳不禁恍了神。

他從容不迫的從西裝的內側口袋拿出一張卡片交至妳手上,交代說:「拿著這個吧,把星期六晚上空出來,我讓司機去接妳。」

查看全文

因為我完全不記得Player什麼時候誕生【畢竟是人生第一隻OC,所以她的生日跟我同一天是7/25】


查看全文

【gtart!Sans】【乙女向】【H(???)】
【套用模式】

《發/情/期時,他會有什麼表現?(gtart)》

恆音:套用外國太太寫文的模式,非常喜歡tyrant太太產的文/////

我之後打算把搬運的Faith!Sans漫畫移到新的副博客,此作的第三部漫畫是明年更新~~~

歡迎大家之後追蹤,一起信仰Faith教( ´▽` )ノ♡

查看全文

ds!Ink【晚間與他共枕】

《晚間與他共枕》【乙女向】【ds!Ink】

【現代paro】【同居生活】

恆音:當大家都在deltarune,我在乙女打滾wwwww

……………………………………………………………………………

夜晚,妳翻來覆去。在心裡數羊數到快一萬頭了,妳還是無法入睡。

妳一臉羨慕的望向躺在你身邊的男友,Ink。

他睡得可安穩了,大概只有這時刻是他防禦力最低,最人畜無害的時候。

晚間到凌晨是Ink情緒消耗最剩的時段。

他會在一大早妳見不著他的時候,靜悄悄在洗手間或鎖住他的房門,補充情緒。

而這就要說到,妳有次跟他吵架後後腦子一抽,胡亂把桌上顏料往他嘴裡灌。

自此之後,他開始把喝顏料納入私人行為的範疇內。

明知如此,你還是決意把他叫醒。哪怕此時的ink搞不好會覺得搭理妳簡直是浪費時間。

妳很需要Ink一起幫妳想方法入睡。

「Ink……Ink…」妳說著,原本睡得熟呼的男友被妳輕輕搖醒。

Ink神情恍惚的揉揉臉,爬起來,他的視線掠過妳,直往一邊牆上的時鐘。

「臥艸!凌晨三點妳把我叫醒。」

在知道現在幾點後,Ink很是不悅。想都不想,怒氣沖沖的大力躺平回去順帶拉上棉被,轉過頭,繼續睡他的覺。

「Ink!!! Ink!!! 別這樣,幫幫我啦~我沒辦法自己睡著~~」

妳軟綿綿的小拳頭打在棉被上一邊不斷小聲叫囂,Ink沒被妳的拳頭影響到,但他確實被妳的聲音煩到了。

妳能聽到他嘆了很大一口氣。

Ink很是無奈的轉身,半睜著他疲憊不堪的眼說:「……那妳覺得是什麼讓妳無法睡?」

「依我的感覺~~有可能是……躺的方位不對、空氣不對、風水不對、氣氛不對、時機不對…………」

妳扶著下巴,一個個開始跟Ink列舉,真心覺得有數千種可能讓妳無法安心入睡的原因。

「打住!」Ink在妳面前伸出手掌,縮緊全部的手指。

「幹話連篇。」 Ink宛如看著一個白痴,瞪出了一道銳利的怒意,皺緊眉道。

就真的是那樣嘛!!!

「啊……要不,有個好方法。」

「我可以立即把妳打昏並踢下這張床,一切都會對了。」Ink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掰響他的骨指道。

妳一點也不敢點頭,因為Ink就是那種說到就做到的人,尤其顏料快消耗完畢的現在,出手完全不顧及情面。

「你為什麼能睡得這麼熟?」妳想著Ink方才睡得跟天使一樣的聖潔臉孔。

然後,妳抬頭重新正視他的臉。

嗯,跟魔鬼沒兩樣的臉孔。

「累了……就會想睡……」Ink笑得很冰冷,冷到妳的腳直打哆嗦。

不像某人是小職員,Ink的職業是總裁祕書,工作時段是一大早就得爬起來的職業。

總裁還沒到抵達公司前,他必須將前一晚資料整理擺到他辦公桌上,檢查當天會議前要播放的ppt,會議室放好每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的名牌跟文件,弄好海報,翻好總裁的記事本,借總裁淋浴間沖澡,然後……

他才可以趴在自己桌上再多睡15分鐘……

最後,等著公司職員把厚重的一疊資料遞到Ink的辦公桌上,他就得打起精神來,開始一天的工作。

而妳正好就是那位專門負責幫他遞資料的職員。

妳趕緊咳了咳聲,想轉移焦點的同時順道想到了其他方法。

「要不,你聽我說說日常小故事~」

雖然是一介公司職員,面對的工作不免乏味但一點也不影響妳凡事樂觀進取,從小事尋找樂趣的精神。

在公司裡人緣不錯,又有一個超有趣的秘書男友,每天生活過得多采多姿~~

「這樣,我鐵定很快就會睡了。」為了讓ink相信,妳的語氣特意往上抬,打著包票道。

再接再厲是妳的強項,把Ink叫起來聽妳說話,搞不好說累了,眼皮重了,闔上眼就睡沉了。

Ink眨眨眼,一臉拿妳沒辦法的投降說:「……好。說快點。」

在男友的同意下,妳點點頭,開始了長篇的公司內部八卦大論。小從清潔員工暗戀某職員,大到她的同事要對公司的總裁設計一場大惡作劇。

然後妳在惡作劇的計畫始末都脫口而出後,一臉錯愕的驚覺,結巴的馬上附帶了幾句,“拜、拜託請當作沒聽過”、“不、不要把我賣給夢總”之類的求情話。

「…………」

看到Ink沉默的點點頭,妳心底鬆了一大口氣。

事實是,Ink對妳的話全程都適時作著點頭,示意有在聽,他卻根本沒認真去聽妳到底在說啥玩意兒。

他感覺更多是心累與無力,竭力抱持著清醒又看妳越講越興奮,接著一想到明天還要上班,身體的感覺又更疲倦了。

煩躁,這詞在ink佔滿了全部心聲。

Ink看著妳那張開開合合不停的小嘴,他很想把nightmare請來,把他心愛的小提琴塞進妳嘴裡。

比起吹奏安眠曲更高效率讓妳安靜的做法。

Ink扶著額頭,發現對枕邊人的想法越來越無動於衷,精神的事態也不太妙。

無感情狀態啊……

呵……到時候真的就不理會她了。

「Ink,我覺得再講幾個笑話就會睡著了。你聽著啊……」

妳清清喉嚨,像要發表演講一樣的口氣說:「咳嗯……有一天,蝦子跟魚比賽游泳,螃蟹負責當裁判,當裁判說:“預備起!”,然後你猜魚就對螃蟹說……?」

「北七,你全家才都北七。」

…………

尷尬了,原來Ink聽過這則笑話。

妳抬頭,發現到他全然空洞的瞳孔,沒有閃爍任何顏色或符號也無表情,純粹的白色。

Ink面對陌生人般的表情,讓妳的心頓時涼了不少。

你打從心底愛著他,無論他變成什麼模樣。

不過相處久了,妳沒少過疑惑他這樣的情況下是不是對妳一點感覺也沒有。

假設Ink永久沒有了補充情緒的手段,是不是會離得妳十分遙遠,一點也不會難過、在意。

………………

心臟莫名一陣陣刺痛。

妳沉浸在深層的思緒,直到感覺枕邊人用手溫暖的把妳擁入懷中。

「Ink…?」妳悶聲道,近在臉龐的溫熱吐息使妳措手不及,渾身發燙。

妳能看到Ink眼神中的虛白夾雜混亂的倦意。

他直接吻了妳。

對此妳毫無反抗,Ink牽動妳的舌頭交纏帶著一分迫切的渴求, 唾液在舌間纏繞出絲線,每一次的吮舔帶有霸道的玩味。

Ink將妳越抱越緊,那姿勢幾乎能稱為佔有又不會讓妳不舒服。

「唔……哈唔…………」

Ink在鬆口時會眨眨眼,顯得疑惑的看著妳一、兩秒,好似感覺到舒適又繼續做下去。

吻妳,彷彿是他下意識傳達給自己的命令。

Ink的掌控欲讓妳有些興奮,平時就算妳一再暗示、暗示再暗示,他就跟個木頭一樣,動也不動,甚至賞上幾個白眼回應。

妳被吻得腦袋昏沉,喘著氣,Ink的喘息聲比妳來得厲害,他是從頭到尾主動強硬的那個。

「現在……給我睡……」Ink的聲音氣弱游絲,他緊閉雙眼,聲音特別富有磁性。

妳敢打賭,Ink平時以這樣的口吻說話,隨便給別人來上幾句都能瞬間讓對方淪陷。

妳的身體還在發燙,心臟還在劇烈砰砰跳動,Ink近在直呎的規律呼吸聲讓妳十分安心,他已經睡過去了。

妳一臉幸福的蹭在Ink懷裡,感慨折騰了這麼久,可以放心的睡了。

妳家的男人平時不會說喜歡妳,心裡也許不會經常想著妳,不過他就算處於無感情狀態也不會拋棄妳。

因為…………

【ds!Ink是用本能去愛一個人。】

查看全文

登登太太給我畫的圖啊啊啊!!!
好美的夏洛特跟菲利克斯////W/////
手捧百合跟蒲公英的作畫非常唯美!!!

來,大家一起來捧高她😭😭😭

登登:

【Flower】


恆音的夏洛特和菲利克斯!
(不能用艾特的只好發超連結了 哭

Ink邂逅篇【第八章】

【Ink】【自創角Player】

第八章《具有缺陷的人類》

作者的話:讓Ink給那一面重新省思

………………………………………………………………………………

我有說錯什麼嗎?

Player的質問很平白,語氣幾乎沒有給予壓力。

不過,仔細去思考話所闡述的意思,Ink發現他從沒想得那麼深。

關於現在這樣的我,也是我,這事。

彩色與黑白的生活,Ink一直很清楚這兩者的區別。

一開始的確是黑白,什麼都做不了也無所適從。但他接觸了色彩,隨後像人類一樣有了情感,感受到了溫度,最後獲得的能力甚至能讓他改變與創造事物。

在這樣強烈的對比下,他好像做出了選擇。

「否定……並、並不是………」奇怪,為何話會說不好。

有感情的我會知道答案吧?這是處於這情況的我應當思考的事嗎?

我……目前是怎麼想的?

「我…不知道……」腦袋一片空白,Ink縮緊身體,注視著放有顏料的小瓶。

儘管Player也不過微微的阻止了他,不過現在的他並不想碰它們了。

無來由的,他們一同沉默了一會兒,時間緩慢流逝得像一個世紀漫長。

Player看上去有種把事情搞砸的錯折感,她瞥向一邊,露出歉意的微笑。

「……我很抱歉,個人因素顯得有些激動了。」

「多多休息,花點時間沉澱一下,今天就不打擾你了……」

「需要我的話,我在隔壁房間。」Player走到了門邊,轉開門把。

Ink瞄到外頭走廊擺著樸素典雅的花瓶,與房間一樣的溫色系牆壁。

雖然有些好奇房子的構造,不過他的身體苛求他躺下,不好的情緒還在帶給他壓力,睡眠也嚴重的不足。

「妳呢?那妳為何能表現得像被填滿一樣。」

Player展現出來的所有情緒表現與動作都是真實,那空洞的感覺又由何處而生。

這情況讓Ink很難找到一個恰當的比喻。

就像是比他還要高級的空殼?一個固有式一個填充式?

不過Ink緊接否決這樣的想法,再怎麼跟Player比較,他也不會超越她成為真正的人類或怪物。

事實上來說,他可是眾多AU的守護者、鼓勵創作者創作的存在,同時也是不間斷需要感情填充的軀殼。

「如果你知道是什麼組成了我,我確定你不會想成為那樣。」Player含蓄的輕笑了起來。

那種事不關己的說法倒是很印證她有著問題。

不過,就像是本能一樣,Ink想接近她,想試著去瞭解她。這原先是在喜悅與產生興趣的心情中會有的想法。

「關於妳的問題,我……會試著想想……」思索沒有解答的問題,反反覆覆求證,也許也能得到一個能回覆的說辭。

「………謝謝。」Player微張著嘴有些驚訝,下一秒展露溫暖的笑容道。

Ink很靜的回望Player關上門離去,他意外發覺處在這狀態下有著某種優勢。

泯滅多數的情感,使他的判斷跟分析能力大幅提升,可以很理性的角度思考很多事。

就像他方才知曉到如何對Player的情況下一個概念定義。

Player是人類沒錯。

一個似乎有著巨大缺陷的人類。

查看全文

【原創】:七葉症

恆音的原創專區:

【原創】【七葉症】【CP文適用】

#自創病症

得了七葉症的人,在左臉頰會出現一個全黑的顯眼七葉印記。雖名為七葉,實際上整個病期是以十四天來算。

每過二天,七葉草就會少掉黑色一葉,取而代之,原本那一葉會出現淡紅的葉。

患者對心儀對象的情緒波動會反應在紅葉上,愛意會讓淡紅的葉顏色加深,遭心靈受傷害時會變得趨近原本的黑色,不過這些變色都是暫時的。

得了七葉症的人都與心儀對象有一定感情基礎,患者多數用情很深,絕不會有喪失興趣或是移情別戀的事發生,相反的,得了七葉症的期間,患者會很敏銳的感覺心儀對象的用心。

七葉症的預兆是在夢中會被心儀對象狠狠殺死,一時沉浸在絕望的情緒裡,隨後全黑的七葉象徵倒映在眼中,失去知覺。隔天醒來會發現左臉頰上出現七葉。

發覺愛得越深,夢到的噩夢越加殘酷,夢裡遭受心儀對象折磨的感受更趨於真實,死相一次比前一次淒慘。

現實裡,身體會自動裂開傷口,每一天會病發此症狀兩次。

從原本的小傷隨日子過去會越擴越大, 普通的治療無法永久治癒這類裂傷,即便一時讓傷口復原,病發時依舊會產生傷口,身體較為脆弱的人甚至會在第十四天到來前死去。

無法在病期內治癒的話,患者迎來病期後第十五天,必定流出大量鮮血而亡。

治療方法:盡量滿足患者的身心靈,讓他充分的感受到心儀對象的愛,所謂的滿足視個人感受不同。諸如包含:親密互動以及sex等等。

患者對愛的滿足感會反饋七葉,七葉印記會慢慢淡去

不過直到確認患者臉頰上的七葉印記完全消失前,此症都不算好轉或逐漸康復,最好趁第十四天到來前盡早發覺並治癒此症。


查看全文

【桑茶(Faith跟FF親媽)】 【FF(FellFaith)】【H文】


作者的話:親媽自己點的文wwwww


桑茶 X FF


Faith邂逅篇【第二十三章】

【同人文】
【Faith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二十三章【將過往卸下】

#恆音的文章
#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恆·期望有多點熱度·音。

………………………………………………………………………………

Faith……

用肉眼就能判斷Faith的情況很不妙。

還好仍記得鏡子能啟到幫助他的作用,他望了一眼後閉了回去,確實冷靜不少,卻依舊在隱忍著什麼,看上去很痛苦。

「Faith……有甚麼我可以為你做的嗎?」

Faith搖搖頭,勉為其難的離開我的擁抱,僅剩的左手將我的手臂握得緊實,他汗流浹背兼喘著氣,整體看上去非常衰弱。

FF……

FF會知道怎麼做嗎?

但我不知道怎麼聯絡他啊,搞不好早先跟他吵一吵,就跑到任誰找不著的地方了,有夠失策。

現在這種情況,Faith不會出什麼事吧!?

腦袋裡有很多亂糟糟的想法,一般來說Faith不會感到外界的疼痛,那他的疼痛就是其他因素造成。

Faith在我睡著後到底做了什麼?

Faith緊閉的眼緩緩睜開,原本的金黃色眼底有著深層的黑暗聚集,看上去有些意識不清的樣子。

「……十七年……訊息……」

不清楚Faith的含糊話是不是出於自身意識。

儘管沒有再多的下文了,但他吐露的關鍵字我還是盡所能去理解。

Faith意指是長達十七年的訊息?誰的訊息量這麼大,Faith為什麼又在這時候去讀取它?

疑惑完沒多久,一隻金色的蝴蝶從Faith身後冒了出來,在我震驚的目光下,發現它周邊纏著若有似無的紅色鎖鏈,靜悄悄的停在我肩膀上。

它逐漸透明消融,彷彿化為我的一部分。

…………訊息?

雖然只是個預感,Faith該不會……

【讀取了從我身上誕生的訊息。】

腦海浮現出這個可能性,我的臉色剎那間刷白,猶如陷入冰窖,渾身發冷發顫並恐懼著。

仔細想想,我也曾出現過那樣的眼神跟狀態。那個時期出了很多事,後面出了什麼狀況不敢再去多想。

總言之,必須儘快處理掉才行!

我那從出生開始十七年的精神狀態可不是說撐就能撐下去!

眼看Faith撐不住身體,乾脆讓他暫且靠在肩上。

畢竟自身也有緩解這種情況的力量,相信多少能輔助岌岌可危的事態。

Faith也顧不上太多,精神及各方面承載壓力,將我的長髮抓得生疼,不過這都沒什麼關係,只差在不好行動罷了。

好在處的位置離桌子夠近,手勉強能勾到水壺水杯,隨後倒了滿滿一杯水讓他喝下。

不能讓他就這麼睡過去,至少這情況下絕對不能。

如不現在處理,以後會更難處理。

不管是從小到大的經歷,抑或是我十七年來對自己施加的所有暗示結果。

他從不需要承受跟瞭解這些……

定下心來後,我想盡辦法讓Faith集中精神在聽我說話。

這難度很高,他隨時都有可能痛暈過去,就算很心疼Faith,這變向的溫柔絕對會害死他。

Faith感受不到外界帶來的痛苦,所以一定要以柔的形式,像是時不時讓他吃點東西跟喝些水。

他持有掛鏡的效果最佳,勉強讓他注視一眼都能讓他從混亂中找回自我,維持專注。

我不勉強他睜眼,否則對視使用暗示兼對話催眠會是很有效率的方法。

Faith能做到的也盡力在配合我,引導他一個個解除暗示也會消耗他,狀態時好時壞。

好的時候能靜靜依偎在我身邊,明確做出我給的指示,惡劣的時候受不了疼,會本能往我懷裡蹭,不斷哭泣。

等他完全安份下來,已是深夜之時。

我的手顫抖地把Faith抱起來,彼此都一身狼狽。

也沒有管那麼多,跟他一同躺在大沙發上,全身從緊繃的狀態放鬆下來非常想入睡。

Faith很努力撐到最後,沒有了那些多餘的沉重東西,他會好起來的。

讀取訊息會有相對應的睡眠量補齊體力,這次睡的時間會比較長吧,反正我已經有著他睡上四五天以上的心理準備。

「傻孩子……」我伸手觸碰他,輕柔的將他往懷裡抱。

Faith……是想要幫我嗎?

誕生出訊息是我也沒能料想到的事,即便離那一切遠去,封存的過去化為求救並接觸了Faith。

想起先前醒來時,見Faith雙眼空洞的倚靠在一邊,我當下嚇得不輕--他的身影看上去好像要消失了。

普通的叫喊沒能讓Faith醒來,除了衣服除外 他的身體也越發透明,逼得我只能下猛藥。

試想他遇到的狀態,憑空構想語句,語氣要涵蓋韻意與深意,高階的暗示手法也不過如此。

不過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必須要十分信賴暗示者,信賴在心理學上,都能讓心理治療師與催眠師事半功倍。

「歡迎回來,Faith……」好在他很相信我。

十七年很漫長,Faith經歷的對我而言也不過幾分鐘的事,不過我能理解對歲月感受的差距。

之後,這事還要再跟FF解釋一下……

他很關心Faith,我們都免不了會被苛責吧……這事我也要負擔部分責任。

「我會等你醒來……」對Faith輕輕道了一句,也許知道有人陪著,他會更快醒來。

周遭停滯的金色蝴蝶不打擾疲憊的守護者,散發溫和金光。望著紅衣少女慢慢的闔眼,陷入寂靜的沉睡。

這是個,很漫長的一天。

查看全文

Faith邂逅篇【第二十二章】

【同人文】
【Faith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二十二章【沉睡】

#恆音的文章
#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不管有沒有涼掉,今年Faith一定要完結!!!【燃燒靈魂】
………………………………………………………………………………

…………

說來奇怪……

我忘記我是誰了……

我知道我應該在做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好像是為了誰,自主接觸這個夢。

這個夢……很溫暖……痛苦……悲傷。

不過現在,我卻忘記我是誰,為何身處此處,甚至產生想一了百了的想法。

不是源自夢的主人想法,而是我,周遭的環境造就的痛苦在折磨我。不過這份痛苦很快就會遭到刪除,然後又是一份漫長等待的痛苦集結。

這裡……是個空白的世界。

沒有色彩,沒有流動的空氣,沒有時空間概念,映入眼簾的唯有漫無邊際的白色。

不過,我卻清楚的知道。

我在這個地獄待了將近四個月。

與夢的主人翁,紅衣少女一起。

這個地方唯獨她一人。在此處,她沒有展露什麼表情跟心情起伏,更多的時候是在睡覺,

雖然記得經歷了她從小到大的人生,不過現在無法回憶起她經歷過什麼。

光是維持自我就很不容易了。

沒有因此發狂是多虧少女的陪伴,哪怕她不知道我,也看不著我。

明知不過是存在於過往的幻影,但她僅僅存在於此,就帶給我很大的安慰。

曾經想過,情況允許的話,在這個時間點上,我會想說服少女自殺,這樣她才不會那麼痛苦,而我此時幸許也能跟著一起解脫,不過本心又跟這個想法背道而馳。

就算…失去所有的記憶,我本能的想要她活下去……

我似乎很看重也很珍惜她……

哪怕我忘了她是誰。

少女的心很平穩,沒有波動, 所以大部份時間我選擇放空自己,讓情緒隨少女的心情起伏。

不管怎麼樣,這會讓日子好過些,她這份平靜的心情會連帶安撫我的情緒。

時間在這地方也會流逝,慢慢地……就這樣跟少女迎來永恆好像也並非不可能的事……

不過我的終點似乎不遠了。

時間流淌,就連存在的意識漸漸的被剝奪了。

出於什麼緣故無從得知,倦意如同滔天大浪襲來,一波波拍碎我的理智,腦海裡對自身的定義開始模糊。

試圖抵擋這份睡意沒有意義,時間能長久磨耗我的耐性,讓我敗陣下來。

好想要睡……

睡了恐怕再也醒不來。

放不下少女獨自一人。她無論是忍耐痛苦跟控制精神的手段都很優異。

也許這種情況更偏向我需要她,而不是她需要我。

是說…………

這樣下去,我會……死掉嗎?

永恆的沉睡跟死亡沒有差別。

…………

“Faith……”

“醒來……醒醒……”

誰?

我應該認得這個聲音……

Faith……聽著好熟悉……是誰的名字嗎?

但我好睏,已經快無法思考了。

“醒……”

那個聲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尾音沉於寂靜,周遭的一切都安靜下來。

意識也中斷了,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

“在尚未殞落前,傾聽吾之聲,我命令你於黑暗地醒來。”

甜甜的低語,卻又像犀利冰冷的長劍穿透在腦海中,無法忽視。

比起沉睡,這個強大的吸引力讓人不由自主想追尋,然後沉溺其中。

於是,我醒了過來。

「Faith!Faith!!!沒事嗎?!」

「振作點!聽得見我說話的聲音嗎!Faith!」

「…………」

記憶一點點的在回溯,從原本的無到有……夢與真實的記憶交相錯。

什麼,她在說什麼?我是Player……嘶……

……不……不對,我不是Player……我是Faith。等等,那Player是誰?Faith又是……?

越是思考,腦袋越是疼痛。

「……唔…哈啊……哈啊……」手胡亂向眼前的身影抓撓,想要藉由抓住些什麼來減輕身上的苦痛。

空白……好可怕…………

記憶……不斷被刪除掉……

支離破碎的話閃過腦袋,不管是認知還是記憶都很混亂,像同一時間有不同的想法跟情感灌進腦袋,思緒無法處理龐大的訊息量,還能深刻聽到靈魂碎片發出的哀傷悲鳴。

「我……對不起……對不起……」

為何道歉,為何哭泣,這都沒有清楚的理由來解釋,只是想一個勁兒的發洩出來。

「已經沒事了……Faith……都沒事了。」

眼前的身影伸手攬住我,由我任性的在她的服飾抓出皺摺,溫暖的手撫著我的臉龐,要我睜開眼。

鏡子發出金色的光芒佔據整個視野,鏡中倒映的真實自我,讓我冷靜了一些。

沒錯,我是Faith……無庸置疑。

查看全文

Faith邂逅篇【第二十一章】

【同人文】
【桑茶(Faith跟FF的親媽)】【FaithSans】【FellFaith(FF)】
【自創角Player】

第二十一章【鎖鏈環繞的蝴蝶】

#恆音的文章
#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跟桑茶說好的開學高產。這裡是已經透心涼的恆音。(鹹魚躺

……………………………………………………………………………

Player……沒事吧?臉色看著好蒼白……

雖然額溫不高而且呼吸很穩,我還是弄了條涼毛巾放在她頭上。

天氣姑且在暖和的範疇,總不可能會中暑,比較大的可能是FF重傷了她哪裡,而我沒法直接看出來……

「好好休息。」我溫柔的道,把蓋著她的被子又拉上了一些。

等Player醒來再問問看她是否有哪裡不適好了。

關心不嫌多,人沒事比較重要。

我抬起頭,望著散發耀眼光芒的微小身影飛翔而過,目光變得越發凝重。

是方才從Player身上誕生的……

「訊息……」

金色的蝴蝶被紅色的鎖鏈包覆,形成一個圓形的牢籠,無論我怎麼靠近它,它都會跟我保持距離,與一般喜愛靠近我的「訊息」完
全不同。

沒看過這種情況的訊息……Player果然是特別的嗎?

無論是第一次碰見訊息被她救贖的那刻,抑或是能透過一些因素看見訊息本質,還有憑空讓東西出現等等……

並沒有直接去問過她,我認為只要贏得足夠的信任,她自然會告訴我。

然而她好像……始終不願意告訴我……

刻意建了一堵透明的牆,談笑風生的把所有事情簡短帶過,也不願讓我多涉獵一步。

這幾天又見她有好幾次欲言又止,彷彿怕我傷到一樣,把話吞回心裡。

那該怎麼辦?我能做到什麼?

直覺告訴我,讀取眼前的訊息就能瞭解一切。

讀取訊息會知道很多事……也許涵括當事人內心深處的秘密,心理的創傷以及過去。

Player把自身的事藏那麼緊不是沒有理由,很可能是隱藏著會影響到我的事。

但我…我不能這樣躊躇不前……

訊息是內心求助的半實體化。

想幫助Player……想成為她的助力……同時也是為了貫徹自身的使命。

我試著慢慢靠近牠,出其不意的朝它出手了幾次,都被它輕易的避開跟躲閃。

「嘖……」應該說真不愧是Player的訊息嗎,抓住它的難度真高。

而因應這種情況的秘招……我已經準備好了!

毅然決然的轉過身,我飛速的打開自製木箱的最下層,悄悄的翻開暗格,找到那潛藏已久的秘密武器。

「說真的,沒想到我有一天會使用它……」撫著當年親自削過的木製花紋,我感慨道。

手上是一隻FK800,柄是用質重而硬的樟木製作,網子則是用最上等的蠶絲細紗做成--它是……一枝、枝捕蝶網!

嗯,蝴蝶就要拿捕蝶網來捉,一點毛病也沒有。

二話不說憑藉本能就朝蝴蝶進擊,不需要多餘的預備,如同對抗黑暗的時候也不能給對方喘息的空間。

網子充其量是為了輔助,一般的訊息很乖巧,從來不需要去捕捉,甚至還會聽從指示排好順序,不過就算遇到眼前這種特例,徒手抓它又太粗魯了。

似乎敏銳的察覺到我的逼近,蝴蝶振翅飛高,拉遠與我之間距離。

「不會讓你輕易逃掉。」縱身一躍,我朝跟它身影截然不同的方向前進。

無數歲月都在這個樹林度過,諸多捷徑跟地理的掌握都勝過一隻動作敏捷的蝴蝶很多籌。

而它一定會從這個轉角冒出來!

我的網子在看到影子的剎那直接撲了下去。臉上掛著勝利者的微笑。

抓到了!

…………一隻兔子。

「抱歉啊,饅頭……」我趕緊撤網,這可是住在自家附近的小白兔啊,怎麼就剛好被我抓住了。

不明就理被抓住的饅頭,閉上眼睛在顫抖,害怕的模樣惹人憐愛,網子移開後見著是我也就放心下來。

「我在追一隻訊息,趕緊回到爸媽的身邊吧。」順了下牠一身純白的毛,饅頭很聽話離開了。

左右張望目標的去處,卻沒有撞見蝴蝶的身影。抬頭一看, 在我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它竟然穿透樹幹飛出。

運用身體渺小的優勢在樹洞裡穿梭……

望著它匆匆飛向遠方,我有些欲哭無淚。這真的是我認知的訊息嗎?這麼聰明有靈性還是第一次看到啊……

我再度追著它一段時間,每逢接近的時候,總是敏銳的摸準縫隙逃脫。

心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它有著翅膀可以到處飛,這場追逐可沒完沒了。

「……停下來,好嗎?」決心賭一把,我對它如此要求道。

蝴蝶似乎對我的聲音產生反應,它停在了原處,回頭看我。

「我…想要瞭解Player的事,想要分擔她的痛苦。」

「讀取你,也許就能幫到她,而不是在後方被守護著。」

蝴蝶慢悠悠的靠近我,停在了我眼前,原本圍繞蝴蝶的鎖鏈迅速的轉動,漸漸組成了能辨識的文字。

“你 痛”

驚訝於蝴蝶能夠透過這種方式溝通,然而這種場合下,我壓下好奇心,認真的回覆它。

「疼痛嗎?謝謝你的關心,不過關於忍痛我還是很有經驗的,多少能承受住。」

“不”

“你 混亂 瘋狂 ”

蝴蝶不停對我發出警示,那兩個名詞發出紅色的危險光芒,帶有濃重的強調意味。

“建議 等”

“我 消失”

蝴蝶在說服我放棄讀取它,也許過一會兒隨Player醒來後它會慢慢消失什麼的,讓我有些緊張。

「但我想幫助她……」將手中補蝶網鬆開,已經不需要了,蝴蝶之前的舉動也都只是為了保護我。

“值得嗎”

值得嗎?為了一個相識不到幾個禮拜的人類。

冥冥之中,我腦袋裡讀取到這一段完整的話。

「…………如果連朋友都無法幫忙的話,那何談拯救他人?」

「況且…不是值不值得……是我想這麼做。」

我有預感,如果沒有抓住這次機會,我會懊悔,所以就算會嚐到很大的痛苦,但比起被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瞭解來得好。

蝴蝶在原地煽動翅膀,最後給出了回覆。

“覺悟 好”

籠罩在它周邊的紅膜跟鎖鏈被解除,它飛了過來,停在我的肩膀。

讀取訊息需要安全的地點,這也是我沒有就地讀取的緣故,反正離家裡又不遠,能安全點就是好。

讀取訊息時,外界的流速跟讀取時經歷的流速不一樣。

時間不怎麼容易換算,不過讀取時,外界的流速一定相對緩慢很多倍。

「那麼……開始吧……」

Player的過去到底經歷了什麼?

我望著在沙發上沉睡的她最後一眼,手中的蝴蝶慢慢發出光芒,將我眼前的景物吞噬,連帶內心的感受也被取代。

當我成為她的那瞬間。

我的內心。

什麼也感受不到。

查看全文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