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You don't need a heart【一】

【You don't need a heart.】【第一章】
【Bendy】【Joey】【Henry】【同人文】

作者的話:我寫出由國外太太的漫畫衍伸出的同人文www原漫畫超棒,滿滿的玻璃渣刺心頭www

【文章屬於我,原設定及漫畫屬於原作者】

You don't need a heart.原漫畫

……………………………………………………………………………

迷迷糊糊中被誰抱了起來。

是Henry嗎?

大概是表演結束後太累而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睡著了吧?

Bendy放鬆的靠在那舒適的肩頭上,甚至覺得不回去床上睡,維持這樣一覺到天亮也沒關係。

他常常這樣,十成裡有九成是Henry搬他回去,剩下的一成是Henry考慮到時間太晚了,乾脆跟Bendy擠同一張沙發。

不過,是錯覺嗎?

Henry的體格跟印象中有所差距……

咔嚓------

疑惑後是上銬的聲音。

Bendy猛然驚醒過來。

背後靠在冰冰涼涼類似手術台的板子上,左邊的桌子排列著陌生的工具。

手術刀、鉗子、小剪刀--Henry曾向他簡敘述過這些工具的用途。

要不是Joey曾因意外受到嚴重的割傷,他才不會有機會看到。

當尖銳的器具取出卡在他肉裡的玻璃碎片,從Joey扭曲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很痛。

Henry警告過他不要太靠近這些物品--這些有棱有角的銳利東西可不是玩具。

「哇……哇…看誰醒來了?」這是耳熟到不能再熟的聲音。

「Joey?!你在做什麼!」Bendy使勁全身的力氣試著掙脫束縛,然而木製的銬鎖並沒有看上去的脆弱。

「快放開我!!!」Bendy大聲的叫了出來,語末不停的喘氣。

Joey見狀,從容的拍拍Bendy的頭,以安撫的情姿態說:「沒事的,Bendy……」

他滿懷笑意的拿起一旁的手術刀。

刀的尖端在光的反射下冰冷的閃爍著,映出Bendy恐慌的神情。

Bendy抬起頭,那是瘋狂得連人性都泯滅殆盡的微笑。

「放輕鬆,很快就會結束~~」眼前的瘋子如此開口道。

刀下去的瞬間很快,筆直地插進Bendy由墨水組成的身體,往下割開……

啊……啊…啊!啊!!!

一切的感受只有痛。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為什麼?!為什麼啊啊啊啊……Joey!!!

從Bendy心底湧出以往都沒有的憤怒以及憎恨,以痛為根底衍生出來那股力量,突發性超越身體的限制。

右手以蠻力粉碎了木製的枷鎖,往Joey的臉抓了過去,將Joey的左臉抓出了數道血痕。

Joey反射性撫摸左臉。看到血液流了下來,滴在手掌中,在地板上繪出紅色的抽象畫。

僅僅是一笑置之罷了。

Bendy的努力是絲毫沒有價值的。

啊啊…………

墨汁配上手掌中的血,那是一種奇異的色彩。

不………不要……我不要……

Bendy感覺身體在融化,他對外界的感覺虛弱,甚至懷疑自己有沒有在呼吸。

「你還真是不肯放棄,對吧?」Joey用手指戳了戳Bendy護在胸口的手道。

這孩子堅強的意志力令人感到佩服。

他掰開Bendy的手。

Bendy的心中充斥著絕望。

眼睜睜的,看著組成他自我的關鍵部分被硬生生拔了出來。

這過程當中,感受著常人無法承受的痛楚,空洞虛無的眼中流出了墨水。

心臟被Joey放進玻璃罐內,穩穩的被鎖緊。

「你不需要心臟……」

【You don't need a heart.】

耳畔間,似乎聽到誰說出這樣的話。

最後迎來黑色的世界。

在Bendy的眼中,世界是黑色的,周遭的景物都是以粗糙的白線組成,看上去像凌亂的線稿。

有一個人在面前展露大大,稍微有點恐怖的笑容。

Bendy甚至沒發覺就連自己的手看上去也是簡易的線稿。

Joey……為什麼?

Bendy看著Joey撫上他的臉龐,緊接著,Bendy露出了虛弱的笑容。

哈哈,Joey是誰呀?

話說……

我……是誰?

评论(4)
热度(25)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