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第二章】

【同人文】【FaithSans】【自創角Player】

Player與Faith邂逅篇【第二章】請多指教

作者的話:溫柔的人+溫柔的人=雙倍溫暖

……………………………………………………………………………

沒有人告訴我故事如何結束。

只有開頭沒有結尾的故事很多,而且一旦下了筆,很多時候……那些結尾--和當初想像的全然不同。

「這樣下去,妳會壞掉的。」

稚嫩的孩童聲從背後響起,那是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平坦,一直線的音調。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知道啊,所以準備好了。」我擺出一如既往開懷的笑,釋懷的說道。

「…………」

那孩子身體抖了一下,身體倚靠在我的背後,重量卻幾乎沒有壓到我的身體。

我有點無奈的笑了一下,繼續說道:「別擔心,我已經決定和“他們”定下了“契約”了。」

「所以,沒事的。」我看向自己的手,隨後緊握,如同這樣就有把未來緊抓在手裡的實感。

沒錯,所有人都會沒事的。

「為什麼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呢?」

我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明明是一貫的面無表情,但我知道--她快哭出來了。

「為什麼,會知道?」她抬起頭疑惑的看向我。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我將她輕柔地抱在懷裡,輕聲的說著。

「因為……妳就是我。」

…………………………………………………………………………

颯--颯--颯--

Player微微睜開眼,光線如寶石般閃閃發光的從樹蔭間傾瀉而下,耳邊能聽見風吹拂過樹葉間發出的細微聲響。

她坐起身來,發現自己在一張沙發上。

樹林的景色映入眼簾,宛如童話場景裡的巨大泰迪熊,木製的小巧桌椅,櫃子上呈擺許多零零碎碎的物件。

修補中的…等待修補的……

看來東西的主人細膩地為這些物品做上標籤,個別分類。

她完全沒想到意外闖到全然陌生的地方,並不是Underground……

「我……該不會又……呃!」

感受到刺痛的一瞬間,她的腦海裡閃過一抹身影,那是一位黃綠色衣服的……

「早安~~」耳畔傳來爽朗的聲音,Player順勢朝聲源望了過去。

「妳還好嗎?小姐。妳沉睡了兩天呢。」

「早餐吃玉米脆片加牛奶可以嗎?」

白色的骷髏溫和的笑著,左手拿著玉米片的袋子倒進桌上的碗裡再倒入牛奶,展露出十分燦爛的笑容拿到Player面前。

「那個……我……」

Faith看著對方些微茫然困惑的樣子,想到自己應該有哪裡不周到之處,話鋒一轉:「那、那個……不用擔心!請相信我。我不是什麼壞人!」

Player看到他這樣的反應,怔在原地看著他,視線瞄到他手上的玉米脆片。

看到對方盯著手上的玉米脆片,Faith的話不經大腦的脫口而出:「當然,玉米脆片裡也沒有放毒喔!」

等等!這樣不是說得好像裡面有放毒一樣嗎!?

Faith還來不及為緊張而導致的失誤懺悔,手上的碗轉眼間憑空消失,被原本坐在沙發上的人放回桌上。

在Faith反應過來前,他的肩膀被重量加壓,換成他坐到沙發上,然後對方用淡漠的表情喃喃自語的開口著。

「你就是……黃綠色衣服的……」

咦?

Faith看見對方深吸了一大口氣,然後開口。

「請問你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是不是被我襲擊了?!」

「你的右手沒了,是被我砍斷的嗎?!」

Player失去以往的冷靜,不斷查看對方有無受傷之處,大有一種把Faith全身檢查一遍,缺了一個細胞以示負責的氣勢。

Player不會原諒自己的,她明白自己應該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來到了另一個AU。

雖然是第一次看到這個AU的「Sans」,不曉得對方的「背景故事」,但傷害「Sans」這種事是對她來說不被允許。

開什麼玩笑,她不被粉絲踩成肉醬還算好,重點是良心絕對會不斷譴責她的,直到海枯石爛、世界末日都不會停止。

「現在去大醫院還來得及嗎?等等……話說這裡真的有大醫院嗎?可惡……應該怎麼辦……」Player不對撓頭嘆氣,很認真的在想辦法。

Faith看著對方感慨又懊惱的樣子,有種想笑,心底又覺得暖暖的感覺。

果然……這個人很溫柔。

「那個……右手是天生這樣的……」

「果然還是動用……等等……你說天生就是沒有右手?」Player有點訝異的回覆對方。

Faith微微笑的點頭,繼續說道:「也不能說是沒有,只是……動用時,需要耗點力量 。」

「不過天生就沒有,這件事是真的。」

看到Player擔憂的神色,Faith故作生氣的說道:「可不要因此小看我喔,這裡的家具還有物品都是我自己修補、製作出來的!」

「日常起居沒有問題,也有積蓄的習慣,已經堪比一人獨居的成年男子了。」

Faith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眨著眼看向Player說:「所以說,不用擔心。」

…………

「噗哧……」

Player很大聲笑了出來,甚至笑到眼淚都出現了,Faith的臉也慢慢黃了起來。

「請問我有說什麼,讓妳覺得很好笑的事情嗎……」Faith的臉撇向一旁,他認為剛剛的發言很帥氣才對。

「沒有,只是覺得你很有趣而已。」Player擦了擦笑出來的淚水。

獨居……所以說是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Player的眼神一瞬間銳利了起來,隨後像蜻蜓點水一樣,傾刻間恢復成往常的樣子。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Player伸出了手,Faith握了上去,彷彿有種決定性的事情正要展開。

「我的名字叫Faith,請多指教。」

名為命運的齒輪在轉動著。

「請多指教,Faith。」

「我是世界外之人-Player」

评论
热度(32)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