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第三章】

【同人文】【FaithSans】【自創角Player】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第三章】沒有什麼啦?!包紮!只是包紮!!!

作者的話:剛剛做了誤刪第二章的蠢事(乾o∇O

……………………………………………………………………………

似乎,是個不錯的人。

Faith打從心底這麼認為著。

「話說,Faith有看到我的風衣嗎?」

Player看看身上僅穿一件單薄黑色外衣的自己。

她身上衣服的搭配本來就很少,對她來說少了那件衣服,行動稍微有點不自在。

「啊,我發現那件有點受損,所以拿去修補了。等等喔,現在就去拿給妳。」不等Player回話,Faith轉眼間就跑掉了。

看著已經跑遠的Faith,Player無奈的撓了撓頭。

如果破損的話,Player原本想著再弄一件新的就好,不過既然Faith修好了,還是不要辜負人家的一番好意好了。

Player索性躺平在沙發上,右手覆蓋在眼睛上,認真的思考著。

「所以說,你對他做了什麼,creator。」

Player睜開她其中一隻美麗漆黑的眼睛,純粹的沒有任何情感,散發出冷冽的氛圍。

類似的情形她看得太多了。

一開始身體融化成泥的形狀、說不出話來的,甚至沒有理智,不斷殘害他人、瘋狂的傷害自己的例子。

因為創作者的Love(愛),他們誕生了,然後受苦著,有些甚至連故事都沒有,單單就只是存在著。

killer、murder、nightmare、horror,這樣的例子要多少有多少。

Faith到目前為止的行徑都算是「友善」的,但是不是永遠都這樣,她還無法確定。

所以,Faith的誕生是為了什麼?

難道他一出生,你就把他「折翼」了?

如果是這樣,也太惡趣味了。

Player維持一貫的笑,卻是那種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似乎稍不注意,接近的人就會面臨被撕碎的危機。

「不過,反過來一想,我很感謝他們。」她莞爾一笑,從口袋掏出了刀子,若有似無的在手上玩弄著,在旁人看來像是要割傷自己般心驚膽顫。

死亡嗎…唔……………嗯?!

痛!

鏗鏘---

刀子從手中落到地上,Player從腹部感受到一陣刺痛,反射性抱住肚子,緊接著將衣物掀起來查看。

「繃、繃帶!?」

她什麼時候身上纏上這個了?

繃帶一梱梱的纏在她的腹部上,也許是專門給病人用的伸縮繃帶,她一開始並沒有發覺到。

Player很小心翼翼地尋找連接處,開始慢慢的拆掉,於是乎很快的隨著繃帶落下,覆蓋在下面一層的繃帶被腥紅浸滿,她的手似乎也開始染上些微的紅色。

「喂…喂…不會吧……」

就在她懷著傷口處有可能血肉模糊的心理準備時,意外的,除了幾道傷口比較深外,其餘只是小傷的程度。

「先把比較小的傷口處理好了。」她喃喃的說著,指尖發出綠色的光芒觸碰那些患處,而那些傷口也慢慢的癒合了。

恢復大約五成以免起疑好了。

就在Player這麼盤算時,傳來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她只好作罷看向Faith的方向。

她揮揮手,微笑道:「喲,Faith,你拿到了嗎?我的風衣。」

「Player,那些繃帶先不要拆掉!」他焦急地從遠處喊道,邊跑了過來。

抱歉啊孩子,你說得太晚了。

地上的刀子還有放在一旁的舊繃帶已是證據確鑿,雖說她是慢慢撕開不用刀子的,估計也沒什麼好辯的。

「啊,妳看看妳……」Faith心痛地看見Player手上的血跡和退去的舊繃帶。

Player尷尬的笑,很習慣的撓了撓臉,結果她完全忘記那隻手是沾有血的,臉上也擦到紅色的液體。

他沒好氣的笑了一下道:「妳的傷還沒好,我現在重新幫妳上一次藥。」

Faith將折疊好的風衣放在一旁,從附近的木櫃拿出藥膏和繃帶。

Player眼睜睜地望著對方迅速俐落地完成準備工作,完全不像因為缺少一隻手行動不便的人士。

而在她回過神來時,Faith準備要掀她衣服了。

等等等等等!!!

Player猛然抓住他的手,Faith有點吃驚地望向她眨了眨眼,眼神猶如單純的小綿羊,認為這樣做似乎沒有任何的不妥。

「這個,我自己來就好。」Player用淡漠的聲音說著,開啟她每次遇到這種事時的裝逼模式。

「不行,Player的手都是血,交給我來就好。」這招視乎對Faith完全無效,他全副心神都放在包紮對方的傷勢,氣氛不對什麼的全是浮雲。

……………

為人誠懇熱心,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為信條的Faith在怎麼說也不會讓患者自己動手包紮的。

而另一方被Faith純真,直接的眼神盯著的Player,真的只好舉雙手投降了。

在包紮的期間,Player只能看看遠處的風景,擺出一副無所謂冷酷帥氣的表情,心裡其實很想去搥個牆壁之類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就是所謂的風水輪流轉,當人有一天脫人家的衣服時,自己也會有被別人脫掉的風險。

评论
热度(29)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