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第五章】

【同人文】【FaithSans】【自創角Player】

Faith與Player邂逅篇【第五章】Faith ask Player

作者的話:我寫那一段時,我自己也笑了( ̄∇ ̄)
……………………………………………………………………………

Player披上了她的風衣。

在兩人同時吃早餐的同時,Faith很簡單的交代來龍去脈。

在田野裡遇到她,無意識的攻擊以及發現她有傷在身,將她帶回家治療。

Player好像不是很意外失去意識的那段過程。

像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小事點了點頭,示意Faith繼續說下去。

至於有關受傷的事,她睜大眼訝異了一會兒但似乎心裡有底。

這讓Faith更加懷疑她的身份和遭遇了。

那件風衣被他清洗、縫補後、穿在她身上,並沒有因此鬆一口氣。

相反的,Faith很擔憂。

原本,那些割裂染下的鮮紅是未處於風乾結塊潮濕的血,而底色乾掉深紅並不是原本衣服的色彩。

Faith當初只浸泡了風衣的一角,血紅素立刻污染乾淨的清水,才發現這件事。

流失了足以讓風衣全部吸透的血量,從割裂處再留第二次血覆蓋所以那部分的顏色才會明顯不同。

簡單來說,整件風衣堪稱血衣。

「Faith,怎麼了嗎?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欸?應該還好吧。」Faith困窘的笑了笑,決定逐步照自己的方式將事件明朗化。

在Player回話前,他搶一步開口道:「那個、我可以問Player幾個問題嗎?」

Player不疑有他的答道:「可以呀,你想問什麼?」

「我有點好奇,Player為什麼要說自己是世界外之人?」

「難道說那是座右銘、名號之類的?」

Player笑著解釋:「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鏗鏘--

很突兀的,Faith手上的湯匙掉落至地板上,全身劇烈顫抖著。

Player被Faith的行動嚇到也停止了用餐的動作。

Player上前關心他,小心翼翼的說:「呃……Faith…你還…」

「我很好!好得不得了!」Faith難掩飾心中蠢蠢欲動的興奮,大聲叫了出來。

Player似乎又被他嚇到了,眨了眨眼疑惑的看向他。

「抱、抱歉,我一不小心就……」有點羞赧的,Faith撇過頭去,心裡還是很雀躍。

糟糕,太開心結果模糊原本的目的了。

冷靜點,Faith。現在是Player的事擺第一,其餘的再談才對。

Faith深呼吸整理好情緒後,找回失去的理智想到了另一種可能性。

等等,基於Player的第一句話,以普通人的角度來看,她該不會……

Faith皺緊眉,眼神陰暗的問道:「Player,妳患有精神疾病之類嗎?像是……中二。」

於是乎,穿着風衣的少女露出眼神死的表情。

「不,我沒有……」她該不會還要解釋自己沒有瘋吧?

Player哭笑不得的想跟Faith解釋「中二」不是精神疾病。

Faith的話很認真,這讓她好想笑喔。

沒有嗎……

一丁點心思都沒認知到說錯話的Faith,再接再勵的問下去,打算直接問問題的核心。

「那Player有任何一點印象,為什麼會失去意識還有流血嗎?」

「…………」

察覺對方沉默不語,Faith順勢見風轉舵道:「沒關係,如果是難以啟齒的事可以不用現在就說,不過Player想傾訴的話,我隨時都……」

「我是意外中來到這裡的。」

望向Player,她五味雜陳更多是抱歉的看向Faith苦笑道:「這是我現在可以說的極限。」

评论
热度(25)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