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Ink邂逅篇【第一章】

【同人文】【Ink!Sans】【Error!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一章》寒冷的憤怒

作者的話:Error君是個大白痴~o∇O~

……………………………………………………………………………

「所以,妳打算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混合著雜音以及立體音效,格外不耐煩的口吻。

「欸……Error君看到我來,居然不歡迎我啊。」Player捂住胸口,表現出心碎的樣子,語氣絲毫沒有誠意。

Error爆出青筋,咬牙切齒的說:「廢話,這裡是我的地盤……」

豈是妳來自去如的地方……

名字後面加個君又是什麼意思!

「可是這地方又沒寫上你的名字。」

Player擺擺手在地上翻滾一圈,明目張膽的耍無賴,Error在旁整個怒火中燒。

我操!難不成我還要跟狗一樣撒泡尿,證明這地方是我的喔?!

「反正,你好像也沒那麼抗拒我來啊~」Player順手拿了一本小說開始閱讀,還不知從何處拿出巧克力在吃。

「等等,妳是從哪拿來……」Error反射性朝外套內側摸去,臉色漸漸變得難看……

Error握緊拳頭,走向Player的方向說:「妳這個混……」

然後他的嘴就被巧克力堵住了。

「抱歉啊,因為沒看過這個品牌的所以吃吃看,味道意外的很好。」始作俑者叼著巧克力一邊翻頁,無視在旁眼睛閃過亂碼的黑色雕像。

幹……我以為她塞給我的是原本她放在嘴裡的……

Error以一種複雜的心情停止想下去。

他對剛剛有那種想法的自己噁心了一下, 雖然Error依舊疑惑為什麼同樣的巧克力會有兩個,至少他的巧克力要回來了。

周遭到最後只剩下書頁翻過一頁頁的俐落聲響,不知為何Error也自動安靜下來。

算了,這裡有點其餘的聲音也是挺好的。

「說起來,你見過Ink嗎?」Player嗑下剩下那一小口的巧克力,悄悄瞄向對方。

「妳是說那個彩虹渾球?妳和他認識?」Error挑了眉,看向Player的眼神變得銳利。

Player並沒有避開,直率的、顯露些微的憧憬說:「不,雖然我知道他,但我們從沒見過面。」

抱著期待,她微笑說:「我想說你知道他的話,或許……」

Error大聲的冷笑出來,直接打斷Player說的話。

「是說那傢伙應該還活著吧?我應該找時間來看看他才對。」

什麼意思?

Player臉上瞬間沒了笑容,散發的氣息冷得可以讓空氣凍結。

Error的表情變得猙獰,「記得是叫Ink……來著吧?嘛……那傢伙假惺惺的秉持著正義什麼的阻止我破壞AU,有夠煩人的!」

「那些悲哀,在平行宇宙中誕生的骯髒錯誤根本沒有必要存在。」

「不過他實在太煩躁了,所以我把他關起來。那可真是最迅速又簡便的方法,我可真佩服我啊,是不是啊,第1號Sans傀儡?」Error手上擺弄操線布偶,邪笑道。

「那他現在在哪裡?」Player對Error的邪惡理念沒有絲毫興趣,她現在就想知道人在哪裡。

「要我說的話,我不太想去想起來,和這空間一樣吧。」

「哈哈,這裡的時間流逝比較快吧,我甚至忘記我啥時把他關起來,直到妳提醒了我。」

Player的黑眼眸覆蓋一層冰冷,冷漠的說:「帶我去找他。」

Error難得看見Player認真的模樣,動了歪腦筋說:「那求我啊,跪下來舔我的拖鞋求我,要不然學貓叫繞三圈也可以。」

Error瞬間得到了回覆。

抬起頭,一個巨大的圓點在他眼前放大,再放大,然後整個人被踢飛了出去,身體摩擦著地面,翻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這個死婆娘……來真的……」Error惱怒的站了起來,抹了抹臉,緊接著紅色的布料映入眼簾。

「帶我去找他……」Player一直極力隱忍怒氣,給出簡短的要求。

「所以我說憑……」

「你知道在那地方待太久的下場!」

Player吼在他身上,Error第一次看到這女人殺氣騰騰的樣子。

「然後,你最好把他身上的東西給我交出來…」

那話語不寒而慄。

评论(4)
热度(50)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