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Ink邂逅篇【第二章】

【同人文】【Ink!Sans】【Error!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二章》瀕臨崩潰

Player的話:每次遇到初次見面的人,一定會有人昏倒、睡著,或者快要死掉,一定是種詛咒。
……………………………………………………………………………

我大概是真的瘋了吧?

出現幻覺了。

出現有東西在我面前的幻覺。

模糊的影像靠我越來越近,到後面成為兩股看不清的影子豎立在前。

其中一個影子伸出了手,而我自然也伸了出去,看上去大概有握住的樣子吧?

就算是實體,我的手也感覺不到任何碰觸。

「你好,請殺了我好不好?」我微笑著,第一印象很重要,雖然開口就是過份的要求。

影子抖了一下,另外一個影子倒退走了幾步。

「只要一下子就好,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

「可以的話……請殺了我。」

眼前的影子搖了搖頭。

「哈哈、哈,也是。幻覺怎麼可能殺得了我。」我笑了起來,把手放回發顫的懷裡。

說起來,好像發生過自主結束生命的事。

撕裂靈魂而解脫之類的吧?欸,那發生過嗎?那是誰的記憶?

真是的,我不會想死想瘋了吧。

Ink很早有自知之明。

在精神面崩壞之前,灌輸同樣的想法或目的是個保全的方法。

承受的痛苦不會因經驗減輕,至少他可以透過以前的經歷,知道如何應對。

不要停止思考,以及找個活下去的理由。

絕望會成為精神的糧食,如果連這點想法也沒有的話,那本身與周遭的背景也沒什麼不同了。

沒錯,就連死亡,也會成為活下去的動力。

視線晃了一下,發黑了。定睛一看,幻覺還在。

等等,上一次睡覺是什麼時候?

這種事沒有必要考慮,生物累了就會自主休息,進入休眠狀態。

不過這幻覺看著挺有趣的,失去意識搞不好就沒機會看到了。

「看得見嗎?」

這可新奇了,有聲音的幻覺。

Ink沒有回應,他單單沒有焦距的注視前方,維持一貫的笑。

空洞的笑。

「沒事了。」影子這麼說著,抱住了他。

不、不會沒事……

這才不會沒事……永遠不會沒事……

Ink發現他喘息了起來,這簡單的話解開以往冰封的狀態,他必須維持一個既定的頻率來忽略他的處境。

不要……放開我……

好可怕、好孤單、好痛苦……

拜託…不要放我一個人在這裡……

不會有人來……

停止,停止那一切,停止!

我可以變得有用!

不要,我不想再睡了!

救救我……

這些累積起來的負面情緒沒有發泄的管道,Ink不斷忽視他們,尋找其他的感受替代。

潰堤只是一瞬間事。

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哈哈哈……哈哈…」

Ink往後退了開來,手裡握著明顯尖銳的玻璃,那是他無意識下做出來--結束生命的工具。

那樣會很輕鬆的,不會再有任何痛苦,再也不會難受。

他毫不猶豫的將尖頭對準脖子,用力……

碰-----

原本站在旁邊一直不動的影子將Ink手上的危險物品踢開,然後用力踩個粉碎。

這過程不到幾秒,另一個影子突然閃現在眼前。

他突然看清了,身旁的影子原來一直不是幻覺。

Ink望著對方如同夜晚般沉靜的黑眼眸,不知為何心理鬆懈下來,那些壓力催促著讓睡魔擊倒他。

「好累……」他坐下來喃喃,邊喘著然後流下眼淚。

「終於找到你了。」那人自顧自的說,眼裡懷著太陽般的溫度將他靠在肩上。

觸碰他的手掌十分溫暖,他不自覺握了上去。

這人的靈魂性質和創作者很相像。

「但願你的夢充滿色彩。」

那是對他而言,溫柔的祝福。

评论(7)
热度(55)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