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煙火綻放之時 上】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有色的眼光不在,大家看待怪物已如同家人般,是個充滿溫暖的世界。

「真和平呢……」

FF率先發出感慨,他去過的地方沒少過蝴蝶的存在,至少這個世界會圍繞他的蝴蝶,一隻也沒看著。

他穿着紅黑兩色的浴衣,以黑為底的布料繡上紅色的蝴蝶,襯托出FF本身凌厲且出眾的氣質,像彼岸花般美艷,卻同時象徵死亡。

「旅遊的話就要來熱鬧又平和的地方,不是嗎?」G!Ink笑了一下,穿著紫色浴衣的他得體的笑了一下,和它手上的優雅的扇子相配,引來不少女性的注視。

「第一次穿浴衣,異世界的傳統果然很特別呢~」Faith腳踏木屐轉了一圈,欣賞浴衣飄逸的感覺,同時重心不穩往旁倒。

「糟糕……」Faith已經能想出他倒下去的狼狽樣。

「小心。」一個微小的聲音說道,運用高大的身體優勢單手把Faith整個人扶正。

Faith回過頭看向來者,欣喜的說:「謝啦,咖啡。」

咖啡點了點頭,躲在他後方的牛奶冒出一個頭,朝Faith悄悄揮了揮手。

「你也好阿,牛奶。」Faith蹲下來揮了揮手,在他看來牛奶小小隻的,格外需要照顧。

G!Error撇了撇嘴,掃了在場的人一眼後,自顧自的臉紅說:「哼…要不是聽說是那個人正式的邀請,我才不會來呢……」

Faith默默靠近G!ink,問道:「Player不是很簡單的傳個簡訊說大家要一起去而已嗎……」

G!Ink老師一副高深莫測的說:「嘛,同一件事對不同的人有不一樣的想法吧……」

「原來是這樣啊。」Faith有所理解的道。

兩人相視,愉快的笑了出來,望著G!Error的眼神無比之欣然。

為什麼他們看我的表情這麼微妙,G!Error抽著嘴角,把視線放在了別的方向。

「啊……女主角到了呢……」G!Ink眼角瞄到一個身影,順口的說了出來。

黑長髮盤了起來,頭上綁著七色花的頭飾。Player東方人的面孔本身就很適合這樣的穿法,亭亭玉立得仿佛從水墨畫中走出來。

「呦西!Player小隊衝喔!」Player拿出十足的活力喊出了話,瞬間把出場的唯美氣氛破壞得一乾二淨。

反觀,在場的男士們非常有默契的在想同一件事。

【第一次看這人穿除了風衣以外的衣物。】

「沒想到妳這樣也挺……好看的。」來自G!Error的傲嬌發言。

「Player看上去很美喔!」來自Faith的真誠讚美。

「深藍很適合佳人……」G!Ink富含深意的點點頭表示滿意。

咖啡跟牛奶同步,手指比出滿分10分。

「喔。」來自FF的感嘆。

「FF還是那麼不坦率呢,明明Player如此奪人眼目……」G!Ink嘿嘿兩聲挪揄FF,手正壓往他的頭上。

「不就換了一身衣服嗎,有什麼好看的……」FF躲開了G!Ink的襲擊。正眼看向Player。

很適合她……應該說往好的方向……成長了那麼一點。

「謝謝。」Player看著FF笑了出來。

謝啥?

全場無數的眼睛盯著他瞧,FF被看得心裡發毛,幹嘛視線都集中到他的方向。

「哥們~你都把心裡話講出來了。」Faith
拍拍他的肩膀,面露善意的提醒他。

…………幹!

「傲嬌本性不改啊FF~」G!Ink笑得一臉燦爛,FF面露青筋握緊拳頭,倒是想一拳打掉那個笑臉。

看大家吵吵鬧鬧,Player平和的微笑著,享受當下無比和樂的氣氛。

「挺熱鬧的嘛,我是不是很順手的“殺”了氣氛?」

一把刀子架往Player脖子上,咖啡跟FF最先反應過來。

骨刺搶先擋住,為Player作出防禦。FF拔出劍來,劍在月色照耀下反射出冷酷的光線,直指來者。

「Sans?」Player面對突發的危險無動於衷,平和的笑了起來,好似威脅她的是塑膠模具。

「哼……好一陣子沒看見妳了……」killer親暱的蹭了上去,有意的在跟對方撒嬌。

FF不爽的瞇起眼睛,其餘幾位男士也擺出各種微妙的表情。

「嘿~~大家。沒記錯的話,killer先生現在是第一模式吧?」G!Ink拍了拍手,打圓場道,試圖把緊繃的氛圍化解。

「是啊,今天就一起開心的玩嘛!」Faith跳了起來,用手扯了扯FF的袖口。

咖啡還有些顧忌,但Player一個眼神遞了過去,很快就收手了。

至於FF……

「過來!」FF叫了一聲,也不等Player反應,直接把人拉往他的方向。

「呵……」killer有些挑畔的笑著,將刀子收回口袋,配合的加入團體之中。

Player無奈的看所有人安定下來,一群人以她帶頭,十分搶眼的帶往廟會攤位。

趁大家不注意時,G!Error悄悄把他的手派了出去……

攤位的老闆嚇了一跳,兩隻手飛至他的面前,轉了轉,其中一隻手指示它要買的東西,另一手攤開打算付出錢。

老闆幾個月前也幫一位骷髏和一個可愛的女孩作過可麗餅,怪物對他而言好比親切的外國人,彼此間沒有任何隔閡。

「兄弟,拿好啊!」遞過去後,他跟另外一隻手擊掌,看著那雙手慢慢飛走。

「小孩子都喜歡吃冰糖蘋果……」老闆爽快的擦擦汗,再次充滿活力的叫賣著。

…………

「給我的?」G!Ink歪著頭指指自己。

「才不是特別給你的!只是那看上去好像童話故事裡的毒蘋果,想試試能不能毒死你。」G!Error彆扭的道,羞紅了臉別過頭去。

G!Ink愣愣地,拿著遞來的冰糖蘋果。

G!Error不坦率的說:「趕快吃啦!而且,我又不喜歡甜死人的食物。」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囉~」G!Ink心裡叫那一個暖字。

他們家不成熟的黑包子會為他著想欸,有什麼比這感動~

评论(2)
热度(33)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