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第二十六章

【自創文】【Undersystem】【Frisk】
【自創角Player】
#Undersystem

作者:恆音
第二十六章【作戰開始】

私設CP:
【Sans和Frisk】
【Undyne和Alphys】
【Toriel和Asgore】

作者的話:再來一點日常,然後重頭戲!
……………………………………………………………………………

我把Frisk放到Papyrus的床上,耳溫槍嗶了一聲--她的體溫並沒有問題。

Frisk沒有避諱,她很直接的問了我,坦蕩的說出她不正常的行徑。

本來打算等她……

不,我應該多關心她一些……

「Player……我好害怕……」

眼淚在Frisk的眼眶裡打了圈,流了下來,讓人心都碎成了一片片。

「我知道…大家…都死了……因為我的關係……」她蜷縮在被窩裡,抖大的淚水沾濕棉被。

我輕撫她棕色的頭髮,輕聲說:「沒事……那不是妳的錯……」

「但是……我…」

Frisk泣不成聲,我默默的抱著她,不斷的安慰……

今後該怎麼辦?應該怎麼做?該怎麼面對那些曾經動手過的對象?

心態、感情、思想,沒調整好的話,對Frisk未來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

所以,我現在什麼都沒有做。

寧可她現在什麼都不要想。

她是很溫柔的孩子,我得想想怎麼讓她從下意識自殺的陰霾走出來。

她會害怕,所以她在餐桌旁時那麼做了。

不是逃避,正因為恐懼著事情重演,所以她會毫不遲疑的將刀刃指向自己。

她這樣大哭也是挺好的,將壓力宣洩出來,才是經歷這種事情的人該有的反應。

「妳……會憎恨嗎?」我問著她,懷著一顆搖擺不定的心。

憎恨嗎?

憎恨著強迫與怪物們戰鬥的世界?憎恨著不理解真相的怪物們?憎恨自己遭遇的種種悲痛?

我不是真的想得到一個答案。

我想知道這孩子怎麼想的。

獨自一人走了過來,明明什麼都沒有,卻能不斷向前邁進,贏得大家的看重。

未來的走向沒有意外的話,她的確會是大家簇擁的光芒。

「我…最喜歡大家了…沒有人……應該被憎恨……」她哽咽著擦擦眼淚,展露明亮的笑顏道。

「就連“她”也是嗎?」

Frisk點點頭,從她的眼神中能知道這話一點虛假也沒有。

是這樣嗎……

心裡湧起一股暖流,聽她這麼一說,讓我越發堅定了自己當初的決意。

那麼,之後就正式開始吧。

名為Happy Ending的作戰策略。

评论(4)
热度(25)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