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酩酊與香味 下】

《黑之系列》【gtart!Sans】【黑丞耀(OC)】

【丞耀 X gtart】

《酩酊與香味 下》

作者的話:黑之系列就是這對CP的故事,屬於gtart原世界分歧的其中一條時間線,以後還有關於本篇【Undersystem】的另外時間線的故事。
\( ̄∇ ̄)/ (本篇越寫越大快填不完了了是否XD

……………………………………………………………………………

頭有點暈……

似曾相似的甜味……溫暖的空氣中飄散著咖啡的醇香還有檜木的味道……

這裡是……哪裡?

視線聚焦後,頭上是一盞富有藝術氣息,由樹枝環繞的球狀吊燈,凝結了層霧氣的窗戶在左側,右邊則是純木製的桌子,而我似乎躺在棕色沙發上,身上蓋著某人的外套。

有點…不想起來……

溫度適宜,耳邊傳來放鬆身心的鋼琴樂曲,導致gtart連動一下也不太情願……

話說這外套上的氣味好像在哪裡聞過……

勾起不太好的回憶,五味雜陳的心情……

「喲,你醒來了嗎?」

手把外套放在一旁,看到對面坐的人是誰後,嗜睡感一掃而空,那瞬間連殺意都上來了。

「你?!」

以魔法凝聚的黑色刀刃抵在對方的脖子上,男子一動也不動,依舊和顏悅色的微笑著。

他輕輕的把食指放在嘴中央表示安靜,意味深長的要gtart覺察處於的環境。

咖啡廳嗎……

gtart的視線始終沒從男人身上離開,僅靠一點眼角的餘光就足以判斷局勢。

這個方向是死角,沒有人會注意到這邊的動向,來往的服務生親切有禮地招待客人。手上的利刃就算真的劃一下,實際上也不會發出什麼聲響。

傾刻間,男子親切的微笑,頭微微傾向附近的服務生舉起了手。

gtart見狀,立即消除了黑刃。

男子靠了上去,在女服務耳邊講悄悄說話的行徑引起她臉上一陣緋紅,事後女服務生小小的咳了聲,故作矜持的離去。

恨不得千刀萬剮的人就在眼前,gtart沒給什麼好臉色。

顧慮到這是公共場所,怪物跟人類的風波近幾年好不容易安定,要不然他早就……

「哦……這就是前皇家衛隊副隊長對待救命恩人的表現?」

gtart瞪視對方,不客氣的說:「救命恩人?我只看到一個妨礙他人人身自由以及犯下強制性交罪的強姦犯。」

男子喫了一口茶,淡然說:「我認為你倒是挺願意配合的。」

「那是因為你給我下藥……」gtart咬牙切齒的道。

如果他的理智是由無數條線組合而成,gtart覺得想必斷得差不多了。

他有耐心的待在這裡,是因為套話後逮人報仇容易多了。

還有……他還是感到些許暈眩……

「酒量不好,就別學大人喝酒。」男子聳聳肩,他看得出gtart違和的呼吸頻率明顯是在逞強。

糟糕……這樣看上去也很美味的樣子。

「咳……總之醒酒的藥應該在發揮作用,勸你還是安份點好。」男子咳了聲,紳士的笑了笑道。

gtart皺起眉問:「你又餵了我什麼奇怪的東西……」

男子馬上揮揮手,坦然的說:「普通的藥,僅此而已,保證沒有加奇怪的東西。」

gtart姑且相信對方的言論,緊接著疑惑的說:「等等……那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哼……你不記得最後發生什麼了嗎?」

聽男人這麼一說,gtart試著回想。

打鬥聲……說話的聲音……還有……

腦內閃過模糊的片段畫面……gtart陷入短暫地昏沉,肩膀被碰觸了也渾然不覺。

「發生……像這樣的事,不記得了?」

男子溫柔的撫上他的臉,冰冷的觸感瞬間讓gtart清醒,下一秒要親他似的近。

「別碰我!」像被踩到尾巴而炸毛的貓,gtart紅著臉閃離對方,他也的確想起了什麼。

不……是他自己主動才會……可惡……

gtart越想越氣。

接二連三的被這人亂碰,真是恨不得一口氣把他作掉,從此一勞永逸。

「你看上去好像要用眼神把我殺掉。」男子回到原本的座位,一臉輕浮的說道。

「我去你的,才不會感謝你的搭救。」

gtart為了冷靜下來,喝了口桌上的水再看看前方的人,突然又想起某件事,後知後覺的想要吐掉。

見狀,男人哭笑不得的說:「我沒那麼壞心……真的不打算對你做甚麼……」

「最好是……」gtart臉色鐵青。

男人平靜悠閒的喝著咖啡,gtart依舊保持警惕。

這段沉默直到服務生在gtart的桌上送來一份餐點才點下休止符。

「抱歉,我並沒有……」gtart正想解釋他並沒有點餐。

男人打斷他的話,笑了笑說:「全權是我請的……」

gtart聽到後立馬抓著服務生的手,臭著臉說:「現在立刻送回去,馬上。」

「哈哈哈,你真是愛說笑啊……」男人打馬虎的解決事態,心裡有一處微妙的被傷到了。

居然比想像中還討厭我嗎……

不過換個角度想,越難得手的東西越想拿到的心態,這孩子只會越來越討他喜歡。

「抹茶……」

淡綠色的茶飲倒映gtart的影子,那香味讓gtart心情沉澱,浮躁感消散……

一旁的木盤上還放有日式的茶點。

男人緩緩的解釋說:「一般來說,喝酒後濃茶傷身……不過淡茶還是可以喝一點……」

gtart飲下後覺得身體好很多。

怪物和人類身體組成不一樣,所以他說的情況不成立,不過男人還是有顧慮他身體的狀況才會細心點選。

「你的名字……是什麼?」gtart抬起頭詢問對方,語氣平和了很多。

男人燦爛的笑著說:「丞耀,全名是黑丞耀。」

丞耀嗎……記下了……

「名字不錯,人品卻糟得比下地獄百層的人渣還要爛上幾萬倍。」gtart趁喝著茶,有了閒情逸致來嘲諷丞耀。

「我當這是稱讚了。」

語畢,丞耀默默的看著gtart品茶……

今天幫他解圍跟聊天而已,但……如果這茶裡面被放了點什麼……那應該…很有趣。

被丞耀這股奇異的視線盯得發毛,gtart索性避開他的目光。

單就外表來說,這人看久是挺舒服的。

不過gtart沒忘記丞耀幹得好事,沒讓他當場暴斃就算對他不錯了。

「為什麼是我?」

gtart沒少過調查對方,可惜就算掌握到資訊,真實也只佔了很小部分的比例。

gtart挑了眉不客氣的說:「我可不記得有得罪過名企業的背後操盤手,在那之前我們甚至連一面之緣都沒有。」

丞耀饒有興趣地說:「喔,你查過我?」

「你可真令人驚訝啊……」gtart深深的感嘆道。

「在這網路發達的時代,你的資訊幾乎都沒有被記錄。關於你的身份還是駭進了某家企業的秘密文件裡,資料格式化後重新拼組,才知道的。」

解開多道的程式密碼鎖倒是費了gtart一身的心力,不過在憤怒加持下花了兩到三天還是被他查到了。

除此之外,一切都沒有記載。

有這號人,卻沒有他任何資料,有一陣子gtart有種那段時間是幻覺或是夢境之類的想法。

不過男人的聲音在耳邊揮之不去,像魔音似的,時不時的在腦內響起。

「因為我喜歡你。」

「啥?」gtart頓時一愣。

拿茶杯的手微微顫抖,連思考也快停止,丞耀的語出驚人使他受到震撼。

「在街道上散步的時候,無意間見到你拿出罐頭給公園的流浪貓餵食。」

「第一次見到你就是那時候。」丞耀懷念的道,彷彿在說那是他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

gtart腦袋很懞,扶著額頭說:「就因為這種小事……你……」

丞耀搖搖頭,否定gtart的結論。

他聳聳肩說:「那是我遇見你的事,喜歡你倒不是一見鍾情。」

「那段時間,工作的地方剛好位於那附近,經常看到你,於是勾起我的興趣……」

「越清楚你的事就越讓人在意,等我察覺到時,你佔據掉我生活的大半部份。」丞耀幽幽地說,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意義的笑

gtart聽著聽著,比任何時候還想逃離現場。

在他的觀念裡,一直都認為世上只存有男女關係,沒聽過男男戀,甚至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男性告白。

「你說說看我應該怎麼做?」

丞耀迅速而安靜的接近gtart,雙手抵在他身體的兩側,只差沒直接抱上去。

「想把你弄壞卻又想珍惜你的心情……」

丞耀纖細的手指愛憐地滑過gtart的脖子,輕聲說:「吶……當我在碰你的時候,覺得很舒服吧?」

混帳……

gtart被對方調戲也不是第一次,他閃避對方的碰觸以及言語上挑弄,說服自己冷靜下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不吸還好,吸了一大口才發覺哪裡不對,緊繃的身體攤平在沙發上,意識呈現片段的恍惚……

他身上的味道……好甜……

gtart不知道怎麼形容那股香味……腦袋變得很空,近在咫尺的身影帶點虛幻。

「我要擄獲得不只是你的身體,還有心、精神,組成你的一切……」

額頭靠上額頭,gtart感受彼此發燙的氣息,緊緊的閉上眼。

「不、不知道你在說甚麼鬼話……你、你的外套,趕快……拿回去。」

gtart在關鍵時刻摸到救命道具,那件棕色外套緊急隔開了兩人,gtart得已放鬆的呼吸。

該死,他怎麼跟Alphys一樣在口吃……

丞耀訝異的眨眨眼,隨後瞭然的向gtart道了謝,彷彿方才什麼事都沒發生般,穿上那件外套。

這個人果然太危險了!

絕對不能讓那傢伙有機會近身自己,這點是絕對!絕對!!!

gtart在心裏不斷告誡,身體發燙得難受。

「好了,那我們出去吧。」說完的下一秒,丞耀自然的牽起gtart的手。

!!!

gtart猛力的甩開對方的手,忿忿不平的往後退。

「這個餐廳有時限。時間到了,你不得不走。」丞耀和顏悅色的解釋道。

「我自己會走!」gtart雙手插進外套的口袋,往外走,不讓丞耀有機會接近自己。

等丞耀結帳花了一點時間,gtart發現這咖啡廳的價格並不平民,不過如果是手頭寬裕的上班族想偶爾光顧這家店,經濟上來說不會有問題。

還不錯吃……先記下來……

gtart默默記住餐廳地址後,轉向走出咖啡廳的身影說;「是說……把你那鉅額的臭錢拿回去。」

結完帳的丞耀有些意外,他以為gtart會趁此機會走掉,沒預料到gtart就站在店門口等著他。

丞耀沉默了一會兒,緩聲說:「嗯……也就是說你認為那點價值比不上你囉?」

「啥?」gtart聽不懂這意義不明的話。

gtart瞪視對方,面有慍色說:「我才不需要別人的錢來……」

「還是說你認為你屬於無價。」

丞耀悠哉的打斷gtart的話,似乎因gtart的發言勾起興趣。

「無價有兩種不同的意思,一種是太高昂無論用什麼方式都付不起,另一種則是免費……」

丞耀靠近他,似笑非笑地說:「gtart是屬於哪一種?」

gtart不想久留,這男人善於攻心,能巧妙的運用簡短的話來動搖他,這點很是厲害。

丞耀注視gtart,一雙黑眸子有著驚心動魄的魅惑。

對此,gtart並非正眼看他,而是有意無意的避開他的視線。

「我原本以為你比想像中來得無慾。」丞耀道出一句話,緊抓gtart的肩,逼迫對方直視。

「現今無業,無所求,辭掉過去的職責,過著平淡的生活。」

「所以我製造你掉下去的情況……你擅長忍耐,然而最終卻向慾望妥協這點,我十分欣賞。」丞耀瞇起眼睛,宛如狐狸般狡詐。

「奪走你的第一次就當作一筆交易,我認為你值得這個價格。」

話鋒一轉,丞耀的臉綻放如刀刃危險而美麗的笑容說:「既然你不想要,選我也可以。」

宛如魔術師的戲法,手上憑空出現一張名片,遞向gtart。

gtart沉默的收下,黑色的卡面上頭以銀字烙印聯絡他的基本資訊,看上去異常的高級。

「我個人有點自負,至少我想不出世界上有什麼東西的價值更甚於我。」丞耀的口氣不似自戀,他是打從心底確實那麼認為。

gtart的手一鬆,卡片緩落至雪地,被他一腳穩穩的踏上去,就此埋沒。

「給我滾開,從我的人生裡消失。」gtart無言的道,呼出的寒氣說有多冰冷就有多冰冷。

「我可不是賣春的牛郎,要找的話請死遠一點去找。我不會成為你的對象!」

gtart邁開步伐,決定就此離去。一跟這種人扯上關係絕沒好事。

顏質好、家世好、事業好又怎麼樣?

他會有感覺是因為藥的緣故,實際上對他連一點心動感也沒有,更別提他骨子裡糟糕的性格。

啪答啪答啪答-----

丞耀跑了過來,把所有重量壓在gtart身上,隨著一個踉蹌,兩人雙雙倒在雪地。

「你幹什麼!嗚……」

gtart被往上一翻,咖啡的苦味瀰漫在舌尖,他愣了半响,發現丞耀正在強吻他。

本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撞開他,丞耀身上的香味卻飄了過來,舌頭間攪拌的水聲惹得gtart難為情,身體狀況不佳的他被緊緊抓住,隨意被擺弄……

「哈……呼哈……哈……」

gtart被吻得腳軟,這其中也包括那香味會侵蝕意識的緣故。

gtart依靠丞耀的攬腰攙扶才站了起來,並在對方仔細幫他拍掉身上的雪時,朝他臉側膝擊。

丞耀伸直身子,摸了摸腫脹起來的右臉,並輕鬆接下gtart朝他左臉揮擊的拳頭。

「我說別碰我,你是哪個字聽不懂!」gtart不甘心的朝他拳打腳踢,動作精準,力道卻遠比實際上看來不足。

丞耀閃躲著,一邊游刃有餘的說:「我不是說過喜歡你嗎?」

「這句話可是很認真的。」丞耀輕浮的笑道,微微瞇起眼。

gtart的話他全聽進去了,不過說跟做丞耀當作兩回事。

「神經病……」

那迷人的味道依舊未散去,尤其在被吻過後,gtart呼吸越多越難以抗拒這味道帶來的影響。

彷彿會在不知不覺間沉迷,到最後會……

丞耀無奈的注視受影響的gtart,寒冷撤骨的手溺愛地一路從他的臉滑到下巴。

gtart那一刻完全清醒了,像被潑了一桶冷水。

「時間差不多了。」

「那就再會啦,gtart小朋友。」

丞耀鄭重的向他敬禮,不懷好意又吸引他人的表情烙印在gtart眼中,不留遺憾的揚長而去。

「副隊長~~副隊長~~~」遠處傳來呼喚的聲音,小隊長從遠處奔來gtart面前。

gtart皺眉,疑惑地問:「怎麼搞得這麼狼狽?」

「是!想說隊長會不會醉倒在奇怪的地方,所以河裡、樹林裡,所以各個地方都找了您一遍。」

小隊長覺得自家副隊長沒事真是太好了,不枉他迅速的搜查社區的每一塊區域。

「剛剛跟副隊長講話的,是認識的人嗎?」

一提到丞耀,gtart氣得牙癢癢說:「不知道,我都不想承認認識他。」

「喔,這樣啊…」

副隊長不想說的話,想必不是什麼愉快事,小隊長識相的閉嘴了。

「話說剛剛天兵說了一句話,讓我格外擔憂。」

「他說了什麼?」

「用詞不太文雅,先行失禮了。」

「副隊長那麼帥~~被撿屍的機率絕對比醉倒在路上、街頭還要大,應該搜索每一家可疑的餐廳或房屋找人才對。」

「…………」

「副隊長?」

gtart沒有應聲,撿起埋沒在雪地,只露出一角的黑色卡片。

gtart隨意把卡片朝小隊長扔過去,訓練有素的小隊長馬上穩穩接住。

「反搜查,做得到嗎?」gtart呼出一口白色的霧氣,擺出他原本身為皇家衛隊的架勢。

「是,謹遵副隊長吩咐。」

评论
热度(16)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