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gtart邂逅篇【楔子】

【gtart】【gtart與Player邂逅篇】

《楔子》

作者的話:邂逅篇人物經歷必遵循原作者設定撰寫www 所以GE的gtart是真的存在。目前在少爺那裡,大家看到的是PE的gtart。(邂逅篇只是另一種可能性,所以原GE的gtart大概就……嗯……

………………………………………………………………………………

我親眼目睹家鄉被毀滅的景象。

地域毀滅於怪物們自相殘殺、動刀動武。

我沒能阻止那個力量,也沒能拯救朝夕相處的兄弟。

那發生得很快。

快得連通知都做不到。

塵埃多到停滯在空氣,隨便吸一口就會感到噁心想吐。

打算救的人殘殺另一個人,即使阻止了還要堤防身後的人插刀。

同伴相繼死去,這並不是他們的錯……

大家都因為同一種力量瘋了。

最終,我找上了始作俑者。

嘲諷的話語針對,我知道我們無話可說。

我曾經給過那孩子機會,他拒絕了。

戰鬥就在那時候開打。

不斷、不斷的攻擊,數年來最後一場人類跟怪物的戰鬥。

人類的力量過於強大,就算經過一場激戰我也沒能勝過他。

在快被擊敗時,突然出現的靈魂飛進人類的身體裡,我注視著相似卻是不同的人爭奪身體的主權。

最終,名為Frisk的原主人奪回。

Frisk說明,人類在與Papyrus的戰鬥時。

Frisk沉睡的靈魂被Papyrus發現,Papyrus瞄準時機拿走了他的靈魂,卻因此沒有躲開致命的一擊。手套下的他一直藏著觀戰,才有機會奪回身體。

他與另一個靈魂談妥,說自身擁有的力量可以重置這個世界,全部的事情都會從他掉落那時重頭開始,而我也確實在他眼神中讀到歉意。

我慢慢的思考,向他點頭同意了。

看著他按下重置的按鍵,我在那瞬間因魔力的枯竭昏睡過去。

然而這一切沒有意義。

除了人類消失外,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變動。

也許連人類自身也不知道,不過在他消失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慢慢理解了。

我想起G以前研究的理論,跳躍時間線……

人類能拯救的--並非我的世界。

我走回了家,架構我內心的世界在這段路程上逐漸崩塌,什麼都不剩。

直到關起了房門,我絕望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直到心跟地上的冰雪相同的寒冷。

我在的這個時間線已經被捨棄了。

這就是我的末路

【Genocide Ending】

评论
热度(42)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