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gtart邂逅篇【第二章】

【gtart!Sans】【自創角Player】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二章【為了幸福而活】

作者:GE的gtart已經壞得差不多了huh huh
就算被強……我想他也不會在意ouo(乾
………………………………………………………………………………

臥室的天花板,猶如剛睡醒的視覺模糊,無法順利的呼吸,身體也重得如石塊。

死了還有那麼多感覺嗎?

gtart爬起身來,眼前所見讓他愣了一下,也許他真的死了。

現在的地獄使者都穿得一身紅?

基於禮貌,gtart想了一下開口問:「您好。請問……這裡是地獄嗎?」

少女答道:「不是。」

gtart挑起眉繼續問道:「請問這裡是天堂嗎?」

她搖了搖頭說:「不是。」

gtart整張臉沉了下去, 皺起眉問了最後的問題:「請問我死了嗎?」

「沒有。」

「我把你救下來,所以你並沒有死。」

聽到少女給了他最糟的回覆,gtart直接下了床,連瞥個對方的身影都沒有就離去。

這裡的一分一秒他都不想待。

「你要去哪?」少女抓住對方握住門把的手試圖阻止他。

gtart認為他沒有回話的必要,灰色的眼中沒有絲毫熱度,甩開對方的手動用瞬移。

一來到熱地,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跳下岩漿。

突如其來的拉力把他扯了回來,gtart發現少女不知為何也出現在相同的地方。

「先給我等一下。」少女喝道,紫色的魔法層層纏上gtart的手腕跟她銬在一起。

gtart試圖掙脫卻徒留在原地,開始急劇的掙扎,幾分鐘後坐下去沒了動靜。

他的情緒上異常激動,少女也感到相當的意外。

看gtart似乎冷靜了點,她慢慢地走了過去,想和對方說些話。

剎那間,gtart凝聚由魔法組成的黑色刀刃,沒有絲毫遲疑的朝被束縛的手砍去。

少女沒有預想gtart會這麼做。

血淋淋的紅如噴泉而出,黑刃砍進她手掌幾公分的長度,使她吃痛的咬緊牙關。

血濺在gtart面無表情的臉上,他感到些許暈眩。

「呼……哈………呼…哈……」

少女跪坐在地上,紫色的魔法被解了開來。

「你就……這麼想死嗎?」少女喘著氣道,看著身旁的怪物不氣餒的站在道路邊緣。

gtart回望少女,吐露淡漠寂寥的聲音:「這裡……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他不懂少女為什麼要竭盡全力阻止他邁向死亡。

gtart確認了這世界沒有讓他可以活下去的目標。

怪物早已在剩下他時真正意義的滅絕。

活得如此痛苦,死亡會是他唯一選擇。

他是如此期待著和同伴們一同化為塵埃。

阻止他的死亡,這個人類可以獲得什麼?

回過神來,少女撕了身上衣服的一角,隨便纏了幾圈綁在手上止血。

一步步朝他走了過來。

少女的一個一個字鏗鏘有力地喊:「絕對、絕對會讓你的世界回來!」

gtart稍微睜大了眼,很專注的聽少女接下來要說的話。

他迎上少女的眼眸,只覺對方眼神堅定,而且充滿善意。

「前提是……你必須留在我身邊做事……」

以悲傷神色注視gtart,比起命令更似祈求:「在那之前,用盡全力…好好…活下去……」

大量的失血讓少女不是很好受,她幾乎是勉強才把話講完。

gtart沉默了一會兒,思考沒幾秒後立即給了少女答覆。

「成交。」

聽到gtart的話,少女有些意外對方比想像中來得容易妥協。

她卻沒有想到,對gtart來說虛假的希望也沒關係,他不介意繞個遠路迎向死亡。

這微小的可能性沒有讓他升起多少想活的慾望。

一切都無所謂了。

從今往後會度過怎麼樣的生活並不在他的考慮內。

某些東西壞掉後就再也無法復原。

如果少女想把壞掉的東西撿回去,他也隨少女高興帶走。

在某種意義上,他早就是死人般的存在。

相比之下,不知gtart內心想法的少女欣慰地微笑,顯得比平時有耐心說: 「總之,我們先回你家一趟,你不能滯留在這個AU太久……」

gtart點點頭,打從少女出現的一開始他就不想過問太多事。

看著對方的背影,他連活下去的動機都沒有,剩下唯有機械式的聽從。

「咳……哈唔…………」

沉重的吸氣,gtart搖了搖頭,眼前所見的一切越發扭曲,呼吸變成非常勉強的事。

「喂……你……」

在少女講完話前,gtart猝不及防的倒下。

仰著頭,gtart也不清楚為何會倒地。身體動也動不了,連方才倒下的衝擊也感受不到。

少女緊張的坐下來,把他的手跟額頭迅速的檢查。

「好冰……氣息也好微弱……」少女喃喃把他的情況道出。

gtart發現對方的黑眼睛深邃明亮,眼中倒映的怪物虛弱得隨時都會斷氣。

缺氧很快,gtart很久沒注意過自己的hp還剩下多少--至少……那不再重要了。

就算不自殺,自己遲早也會死嗎?

這真是非常諷刺。

少女急迫的把他抬起。對gtart來說長那麼大難得能再一次體會像小時候一樣被抱起來,倒是挺新奇的事。

少女不知道吧?

她看上去急得快哭了,還是勉強的向他露出笑容。

「死了也……沒關係……」gtart抓著對方的衣領,保持清醒的向她訴說。

跟妳沒關係,這不是妳的錯。

只是他必定會走向這樣的結果。

讀懂gtart話中的意思,少女心頭一酸,吸了口氣,以溫柔的語調說:「不是沒關係……」

「有人希望你能活下去就是幸福的事………」

gtart看著對方掉了幾滴淚水,眼淚落在他身上有幾分熱度。

「我希望gtart也能幸福……」

聽著那樣的話,gtart閉上眼,有一陣暖意流過心坎接著歸於平靜。

這次可能不會再睜開眼了。

不過可以的話他還想再聽一次。

那有如融化寒冬厚雪的溫暖話語。

评论(3)
热度(50)
  1. 大肌肌少爷恆音 转载了此文字
    讚美恆音3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