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ccino邂逅篇【第二章】

【ccino!Sans】【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第二章《常客》

作者的話:其實ccino就是那個嘛,被邪惡誘惑的咖啡廳女子~~(欸( ̄∇ ̄)

………………………………………………………………………………

咖啡店是按照正常上班時間營業。

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星期一至星期日無休。

老闆跟店員都只有我一個,如果多雇用一個員工,店內收入跟支出不會平衡,衡量後一個人經營會是最佳狀態。

店面全權經由我手,想休假就休假,想開店就開店,不過為了生活還是不能過於放縱。

雖然很辛苦,可是為了貓貓們我很努力……

努力的……為自己以外的東西……

活著。

從黑暗中甦醒,就連自己也沒意識到為什麼會這麼做,茫然的抬頭後與一雙漆黑明亮的雙目對望……

感覺不久前也看過,宛如整個人會被吸進去似的……黑色……

「ccino,晚上好!」女子清爽的聲音,以及打招呼的口氣讓我猛然清醒。

「Player,晚、晚上好。」秒知那聲音是誰,我默默舉起手。

等等,這仰角的角度非常不對勁,而且我是躺平的狀態在直視她。

難不成這、這就是傳說中的膝、膝枕!?

「呃……為什麼我會……」躺在這裡?

Player疑惑的謎眼歪著頭說:「嗯?為什麼ccino一副不記得的樣子?」

「ccino跟我聊天聊到一半,自己睡著了~」Player戳戳我的臉,笑笑地解釋道。

完全沒有印象……

腦袋昏昏沉沉……只記得像往常一樣忙碌地一路工作到下午,除此之外的記憶朦朧。

「真是非常不好意思!」我著急的起身,彎腰向她道歉。

竟然麻煩Player照顧如此失態的我!

「不會麻煩喔……」

「想必ccino很累了吧?別勉強……」Player摸摸我的頭,面帶無奈的笑容。

累的話是常常會有的事,不過目前身體有點輕飄飄,早上工作時有點沉重的疲勞感一掃而空。

是睡了一覺的緣故嗎?

「沒事,我好的很!」我有精神的伸個懶腰,骨頭緊接發出咔咔的聲響,說明身體沒有問題。
 
「希望你不要閃到腰……」

不知為何,Player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年長的老人,而且還在偷笑!

「Player好過份!」我輕輕的打了Player兩下,她大笑著向我求饒。

我氣呼呼地跑去收拾店裏的用具,實則默默注視Player,嘴角不自覺揚起笑容。

其實Player這樣鬧我,我其實挺開心的。雖然不太清楚,可是她就是有種人格魅力讓人很難不喜歡她、依賴著她。

咖啡廳營業了一整天也要休息了,Player收拾好所有的稿紙,自個兒說:「OK,這樣就好了。」

「ccino,明天我會再來喔~」Player站在門口,把側背包甩到一邊,揮揮手向我道別 。

即使有點不捨,不過我依舊回道說:「明天見!」

「嗯,明天見。」

她確信的點頭,這更讓我加深對明天的期待,目送她離開那扇門。

Player有時連續三天或隔個一兩天光顧店裡,已經是固定常客這件事讓我很開心。

除了Fluffytale的熟人以外,店內最常光顧的就屬她了。

雖然在咖啡廳遇過很多人類,不過有好幾次都會幻想如果當初這個世界掉下來的是她就好了……

應該會更開心吧……不會有痛苦的事……

「是說我從沒問過Player是從哪個AU……」我停了下來,總覺得有股嚴重的違和感。

「不對。」

下意識的否定,我沉沉思考著,思緒清晰的在指引我走向謎團的出路。

不對,照道理說這不可能發生。

這間咖啡廳的本體是Fluffytale,然而店內的門設定成每一天會隨機通往其他AU。

連續兩天可以說是是巧合,但是接連三天,甚至這一個月她來的次數……

我流下冷汗,茫然若失地覺得這件事越想越奇怪……

「次數太多了……」

擦拭她剛使用完的馬克杯,我心裡盤算著到底要不要問清楚這事,有點煩燥。

Player到底是……什麼人?

评论(2)
热度(89)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