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ccino邂逅篇【第三章】

【ccino!Sans】【gtart!Sans】【nightmare】
【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第三章《絕望的預備》

作者的話:PE跟GE的gtart都會誤會ccino是女的( ̄∇ ̄)

ps:這是與Player相遇後渡過七個月的gtart

………………………………………………………………………………

貓咪咖啡廳是甚麼呢?

對我來說那是G留下來的遺產,而我必須經營的店。

時常去各個AU買賣物資並在咖啡廳進行等價交換,畢竟這裡的環境艱苦,居民很難自產自足。

因為大家的需要以及喜愛,我獨自堅持很久。

居民的生活模式抱持無所謂的態度,就算有不曾見過的客人從別的AU來訪,大家也會選擇性無視或當成陌生人看待。

我們的未來沒有機會……

「nighty……」見遠處走來濃黑的身影,我淡淡地微笑,提著手上的購物籃跑至nightmare面前。

nightmare也注意到我,他偏頭邪邪一笑向我漠然說:「要今天來嗎?」

「嗯,今天可以。」我淡笑著,貓咪咖啡廳營業完的今天後正式永久停業。

Player今天並沒有來咖啡廳。

本來盼著能問她一些事情,甚至再稍微跟她講點話,不過昨天理所當然成為我們最後一次會面。

從今往後她瀟灑開朗的身影只能貯留在我的回憶,再次會面已是不可能。

因為做了接下來的事,我也沒臉見她或任何人。

我顫抖的用手指撥打號碼,手機接通的另一頭是再熟悉不過的家人。

「Papyrus……」我盡力讓聲音努力維持鎮定,手指卻依然不停的抖動。

「喂、喂?是哥哥嗎?」

「對!啊…突然…嗯…有點想你了……出來見個面如何?」聽著Papyrus的聲音,心裡一陣陣的刺痛。

「既然是哥哥的要求,偉大的Papyrus義不容辭,立馬就到!」手機裡頭傳來Papyrus精神地敲胸脯的聲響。

「…………」

「等會兒見?」Papyrus略為擔憂的聲音傳來。

「嗯,當然!等會兒見。」讓口氣聽上去有精神些,說完我掛掉手機。

注視螢幕鎖定背景上與Papyrus合照最後一眼,遞給了nightmare。

手機斷成兩半的聲響從後方傳來,心裡也有什麼東西壞掉且無法復原。

「我很喜歡你現在的表情。」nightmare淡淡地道,笑得很開心。

我腦袋一片空白,往後依偎在他懷裡。

我盡我所能卻走到了盡頭,那再走下去就是懸崖了。

「吶,nighyty……我現在看上去怎麼樣?」我安穩的閉上眼問,不是很想思考。

我的問題似乎逗樂了nightmare,他足足冷笑了好幾聲後才回覆我。

「跟死人相差無幾。」

……………………………………………………………………………

「辛苦了……」

冰涼的飲料貼著臉頰消除熱意,坐在沙發上的我淡笑接過,把手上的文件放於桌上。

gtart躺在沙發上側身靠著我,打開了果汁罐,鋁罐上頭畫著青蘋果。

「唔……這個好喝……」馬克杯裡漂浮冰涼的梅子,酸甜中帶點茶香的味道,喝起來清爽可口,後勁還消除了茶的苦味,用類似蜂蜜的甜味取而代之。

我指著梅子茶,一臉期待的問:「gtart,這個怎麼……」

「我調的。喜歡的話隨時找我,我來弄。」

在我的做字出現前,gtart用不可拒絕的淡漠語氣堵住我的話。

唔………

「好~~~~~」我乖巧的回覆他,以後跟gtart盧一下做法看看好了。

不知為何,gtart喝著果汁的時候,看上去心情很好。

我重新拿起文件翻了翻,上方紅筆跟藍筆的畫痕交錯,還重點標註了一些句子。

我深吸了一口氣。

「妳很煩惱吧?」gtart突然的一句讓我暗地嚇了一跳。

「欸?看得出來嗎?」我在想什麼,可是幾乎沒人看得出來啊……

「妳臉上的汗流下來了。」gtart掏出手帕,不由分說幫我擦汗。

啊……覺得自從身邊多了gtart,頓時我的日子過得特別舒適……

你能想像起床時拖鞋放在適宜的位置,一出房門就有熱騰騰的精緻早餐在桌上,更別提當你還處於迷糊的坐在椅子上時,站在一邊的骨會突然主動用溫毛巾幫你擦臉。

嗯……

不行!我不能因為gtart的緣故讓自己廢掉!

家裡雖然不是所有事都讓gtart一手操辦,不過我要振作點。

「妳在想什麼?」

我如實說:「在想我會不會被你寵壞……」

過太多好日子多少會有些罪惡感,雖然環境可以予取予求,不過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要不然誰來寵妳?」gtart淡淡的瞄了我一眼,淡定道。

要不是說這句話的是gtart,這話聽上去真的很甜,大概是無意間把調情技巧傳授給他了吧。

我無奈的笑了聲說:「我又不需要被寵……」

「……沒關係,我喜歡寵妳就好。」gtart盯著我幾秒後摸摸我的頭,舉止平淡自然。

「這是目前在處理的案子?」

我很順的把文件交給gtart查看,第一張是關鍵人物的照片,後翻是好幾頁的文獻。

「ccino……是PE的朋友嗎?」gtart看到第一頁的內容,眼睛微微一亮翻了下去。

不同AU會因為偶然或是創作者的蓄意有所接觸,PE的gtart是屬於後者,而我並不打算讓我身邊gtart看到有關這事的資料。

「這些都是她的設定……」gtart開始翻起ccino的資料,認真的讀了幾頁後,他的表情漸漸跟我之前一樣凝重。

「是呀……」

再次喝了口梅茶,我慢慢瞇起眼說:「恐怕我們……會失去他。」

评论(3)
热度(49)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