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第二十三章】

【同人文】
【Faith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二十三章【將過往卸下】

#恆音的文章
#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恆·期望有多點熱度·音。

………………………………………………………………………………

Faith……

用肉眼就能判斷Faith的情況很不妙。

還好仍記得鏡子能啟到幫助他的作用,他望了一眼後閉了回去,確實冷靜不少,卻依舊在隱忍著什麼,看上去很痛苦。

「Faith……有甚麼我可以為你做的嗎?」

Faith搖搖頭,勉為其難的離開我的擁抱,僅剩的左手將我的手臂握得緊實,他汗流浹背兼喘著氣,整體看上去非常衰弱。

FF……

FF會知道怎麼做嗎?

但我不知道怎麼聯絡他啊,搞不好早先跟他吵一吵,就跑到任誰找不著的地方了,有夠失策。

現在這種情況,Faith不會出什麼事吧!?

腦袋裡有很多亂糟糟的想法,一般來說Faith不會感到外界的疼痛,那他的疼痛就是其他因素造成。

Faith在我睡著後到底做了什麼?

Faith緊閉的眼緩緩睜開,原本的金黃色眼底有著深層的黑暗聚集,看上去有些意識不清的樣子。

「……十七年……訊息……」

不清楚Faith的含糊話是不是出於自身意識。

儘管沒有再多的下文了,但他吐露的關鍵字我還是盡所能去理解。

Faith意指是長達十七年的訊息?誰的訊息量這麼大,Faith為什麼又在這時候去讀取它?

疑惑完沒多久,一隻金色的蝴蝶從Faith身後冒了出來,在我震驚的目光下,發現它周邊纏著若有似無的紅色鎖鏈,靜悄悄的停在我肩膀上。

它逐漸透明消融,彷彿化為我的一部分。

…………訊息?

雖然只是個預感,Faith該不會……

【讀取了從我身上誕生的訊息。】

腦海浮現出這個可能性,我的臉色剎那間刷白,猶如陷入冰窖,渾身發冷發顫並恐懼著。

仔細想想,我也曾出現過那樣的眼神跟狀態。那個時期出了很多事,後面出了什麼狀況不敢再去多想。

總言之,必須儘快處理掉才行!

我那從出生開始十七年的精神狀態可不是說撐就能撐下去!

眼看Faith撐不住身體,乾脆讓他暫且靠在肩上。

畢竟自身也有緩解這種情況的力量,相信多少能輔助岌岌可危的事態。

Faith也顧不上太多,精神及各方面承載壓力,將我的長髮抓得生疼,不過這都沒什麼關係,只差在不好行動罷了。

好在處的位置離桌子夠近,手勉強能勾到水壺水杯,隨後倒了滿滿一杯水讓他喝下。

不能讓他就這麼睡過去,至少這情況下絕對不能。

如不現在處理,以後會更難處理。

不管是從小到大的經歷,抑或是我十七年來對自己施加的所有暗示結果。

他從不需要承受跟瞭解這些……

定下心來後,我想盡辦法讓Faith集中精神在聽我說話。

這難度很高,他隨時都有可能痛暈過去,就算很心疼Faith,這變向的溫柔絕對會害死他。

Faith感受不到外界帶來的痛苦,所以一定要以柔的形式,像是時不時讓他吃點東西跟喝些水。

他持有掛鏡的效果最佳,勉強讓他注視一眼都能讓他從混亂中找回自我,維持專注。

我不勉強他睜眼,否則對視使用暗示兼對話催眠會是很有效率的方法。

Faith能做到的也盡力在配合我,引導他一個個解除暗示也會消耗他,狀態時好時壞。

好的時候能靜靜依偎在我身邊,明確做出我給的指示,惡劣的時候受不了疼,會本能往我懷裡蹭,不斷哭泣。

等他完全安份下來,已是深夜之時。

我的手顫抖地把Faith抱起來,彼此都一身狼狽。

也沒有管那麼多,跟他一同躺在大沙發上,全身從緊繃的狀態放鬆下來非常想入睡。

Faith很努力撐到最後,沒有了那些多餘的沉重東西,他會好起來的。

讀取訊息會有相對應的睡眠量補齊體力,這次睡的時間會比較長吧,反正我已經有著他睡上四五天以上的心理準備。

「傻孩子……」我伸手觸碰他,輕柔的將他往懷裡抱。

Faith……是想要幫我嗎?

誕生出訊息是我也沒能料想到的事,即便離那一切遠去,封存的過去化為求救並接觸了Faith。

想起先前醒來時,見Faith雙眼空洞的倚靠在一邊,我當下嚇得不輕--他的身影看上去好像要消失了。

普通的叫喊沒能讓Faith醒來,除了衣服除外 他的身體也越發透明,逼得我只能下猛藥。

試想他遇到的狀態,憑空構想語句,語氣要涵蓋韻意與深意,高階的暗示手法也不過如此。

不過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必須要十分信賴暗示者,信賴在心理學上,都能讓心理治療師與催眠師事半功倍。

「歡迎回來,Faith……」好在他很相信我。

十七年很漫長,Faith經歷的對我而言也不過幾分鐘的事,不過我能理解對歲月感受的差距。

之後,這事還要再跟FF解釋一下……

他很關心Faith,我們都免不了會被苛責吧……這事我也要負擔部分責任。

「我會等你醒來……」對Faith輕輕道了一句,也許知道有人陪著,他會更快醒來。

周遭停滯的金色蝴蝶不打擾疲憊的守護者,散發溫和金光。望著紅衣少女慢慢的闔眼,陷入寂靜的沉睡。

這是個,很漫長的一天。

评论
热度(12)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