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第三章

【自創文】【Undersystem】
【自創角有】
第二章  :
【拯救的決心】
作者:恆音

Player代表歌曲【Bone Shatter】
 Bone Shatter

我已經聽這首歌聽到中毒了……@w@
腦袋裡竟然有類似動畫OP的畫面……
當然,主角是Player,Frisk,Sans.

我把歌詞附在下面了,然後上面還附上一些自己聽這首歌的腦補動畫,加些微中文歌詞。
(可以試著腦補看看XDD)
總之很帥,非常帥,總之一個狂霸庫炫跩。

我有點想哀嘆自己。

為什麼……我不是繪師…(拍桌←不會畫畫

總之,Player很帥!!!!!

…………………………………………………………………………

風從破碎的玻璃窗灌進來,徐徐的吹著。

少許的玻璃碎屑掉在Player的風衣上,折射著閃光然後滑落。

她慢條斯理的走了過來,紅黑色的運動鞋踏足在陽光灑落的路上,舉手投足間優雅且從容。

Player的年紀看起來約17,18歲。

黑色的眼眸像最寧靜的夜般深邃,有如星空般帶點璀璨的光芒。

絲綢似的長髮在風中飄揚,有點凌亂卻又不失整齊。

她停在兩人的不遠處。

Chara眨了眨眼,饒有興趣的看向Player。

「不速之客嗎?」

「呵…有意思…」

Chara把玩手上的刀子,斜眼看著對方。

「所以呢?妳想要做什麼?」她開始覺得事情變有趣了。

「……………」Player保持沉默,望向離她最近的Sans。

從她闖進來,到站在這裡,他都沒有回頭看她一眼,抑或是說,他根本沒注意到有第三者的出現。

Chara冷笑了一下。

她才不管對方的出現有什麼理由,這不會改變任何事。

她不會再猶豫了。

舉起刀,詭異的笑容拉長,朝前方劃了下去。

這樣一切就結束了!

鏗鏘!

金屬間碰撞,帶了點回音迴響在殿堂。
橫在Sans眼前的銀色小刀接下了Chara的攻擊,並將她擊退出去。

Sans這次終於注意到Player的存在。

黑色的長髮輕易使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身上飛揚的風衣就像戰場上站在最前線英雄的戰袍。

「妳…是?」

Player聽到聲音後頓了一下,稍微撇過了頭,對他展露溫暖且燦爛的微笑。

但她馬上正對前方舉起小刀,再次接下Chara的攻擊。

兩把刀刃在空氣中摩擦,撞擊。

Chara像是個嗜血且看上了獵物般的猛獸,不斷朝前方揮擊,進攻。

Player雖說只是不斷的防守,卻游刃有餘的接下或閃避對方每一個攻擊。

她在看準Chara某次的攻擊並沒有前幾次強勁,便精准的揮擊打掉了她的小刀。

「請停止,Chara Dreemur!」Player義正詞嚴的說著。

聞言後,Chara有點意外的挑眉,以打探的眼光審視Player。

「妳知道我的名字?」

「…………」

Player沉默,將手中的小刀收了回去。

「妳知道我的事情多少?」Chara危險地瞇起雙眼道。

Chara明白這傢伙的來歷不簡單,從她闖入的時候她就知道了。

在穿越無數的時間線,從來沒在這個時間點發生的事,卻發生了,任誰都會感到疑惑。

「Chara,七個人類中第一個掉落至
Underground的人類。和Asriel成為朋友後被Asgore和Toriel收養,在籌劃的計畫失敗後,長久以後的現在覺醒。」

「我說得對嗎?Chara。」Player瞄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

「欸……好瞭解呢,清楚我的事的人並不多呢。」Chara笑了一下,撿起地上的小刀。

Player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繼續說著。

「在妳覺醒後,因為某個目的而奪取Frisk的身體,讓其一再的死去……」

「這妳可就搞錯了。殺死她的一直都是他喔~」

Chara打斷了Player的話。臉上掛著不寒而慄的笑容,用小刀指向Sans。

Sans摸著自己的脖子搖晃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他從剛剛開始一直能感受到某種程度上的混亂侵蝕著自己。

我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一再殺了那孩子?我到底為什麼殺了她?她並沒有做錯任何事

懊悔,難過,瘋狂,混亂,以及不斷針對自己的自責,這一切,幾乎將Sans逼到極限的境界,似乎只要稍微推一下,就會直接掉進無止境的深淵之中。

「他從沒去想過其他可能性。雖說最後想到了,結果自己也快壞掉了。真的是非常的愚蠢。」

Chara大笑著,就像剛剛看完舉世好笑的一場丑戲,嘴角帶著諷刺的韻味。

「將那傢伙,一再的殺掉,最後落得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Chara事不關己的聳了聳肩。

「那傢伙心靈上可能早就死亡了吧,這也是他的錯哦~」

「所有一切都是他的錯。」

Chara面帶微笑的看向Sans,後者沒什麼反應,只好將視線投回Player身上。

「妳是想說自己什麼都沒做嗎?!」

Player惡狠狠的瞪視Chara,眼神流露出想將其碎屍萬段般的兇光。

「是妳控制那孩子的身體殺了所有人,讓她承載殺害的罪孽!」

「是妳一度的搶奪她的身體,讓她不得不做出事與願違的事!」

「是妳藉由“讀檔”不斷的耗弱他們的精神,好讓妳能取得完全的勝利!」

「而在做了這些事之後,妳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自己什麼都沒做嗎?!」

Player一口氣說完後,現場除了她剛激動完,猛烈的呼吸聲外,沒有其他聲響。

「………………」

「什麼啊,原來妳都知道了。」

Chara收起笑容,將小刀朝空中揮舞後,詭異的微笑再次浮出。

「是啊,是我做的喔~~」Chara笑著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

「你們知道了又能做什麼?控制權可是一直在我手上。」

Chara手上漂浮著一顆純紅的愛心,如同宣示著勝利,將它緊緊的握在手裡。

「“決心”嗎……」

Player看到後,額頭滴下了汗水,有些事情,就連她也真的不確定最後會變得如何。

「這樣好了,既然我已經完全控制了這個身體,那再來一次怎麼樣?」

Chara說出讓Sans和Player不寒而慄的話,他們都很清楚這句話的意思。

「讓我們重頭開始,重新再來一遍,一次次的重複這場遊戲。」

「你說好不好呢?Sans~~」

惡寒的話語爬上Sans的背脊,讓他的臉色更加的難看,眼裡滿滿是因她的惡行而產生的憎恨。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抱歉了。」Player向前踏出了一步,充滿自信的說道。

「那是什麼意思?」Chara對於Player充滿自信的發言感到疑惑。

Player面無表情道:「因為……在這個時間線上,我必須將妳抹除。」

叮!

藍色的火焰從Player的左眼冒出,屬於Player的“選單”出現在她的旁邊。

「請妳滾出Frisk的身體。」Player的聲音有一種不可反抗的力場。

Sans也對事態的發展感到驚訝,但他選擇保持沉默。

「Chara……我知道妳實際上並不完全憎恨所有一切,在妳心底應該還是有良知存在。」

Player眼底升起一股深沉的黯淡。即使知道對方不會明白,但她能體會Chara內心的痛苦。

「閉嘴!妳這傢伙什麼都不瞭解!妳這……!!!」

無數的數據出現在Player的選單並自動排除著某些資料。

Chara的身體漸漸的透明化,並且持續消失著。

「下一個時間線見吧。」

「 絕對會拯救妳的……」Player看著逐漸失去身形的Chara,抱歉的說著。

Chara著實的愣了一下,隨後諷刺的大笑。

「拯救?別開玩笑了。」

「一直以來世界只有“殺”跟“被殺”!」

「我一定會讓妳後悔說出這句話的!」= )

鏗鏘--------------

落下來的小刀宣告某人的消失而落下。

Player趕緊上前抱住Frisk的身體,以至於她不會因此撞擊到地面。

Player將Frisk輕放在Sans的旁邊後,回去將掉落在附近的小刀收了回來,最後掏出手帕擦拭Frisk臉上的血跡。

「嘿……孩子她還好嗎……」Sans看著Frisk,眼中帶著擔憂與自責。

「沒事,只是暈過去了。」Player收起手帕,摸了摸Frisk的額頭,隨後站了起來。

「所以,“她”不會再回來了,對吧?」

「不,這件事還不會結束。」Player低下頭,像是下定決心般說著。

Sans笑了一下:「嘿,說真的,我還沒辦法完全信任妳,不過………妳救了我們,所以……」

「可以說說看,妳瞭解這一切有多少嗎?Player。」Sans眨著半隻眼說道。

Player看著Sans,無奈的勾起一抹笑。

「果然不會變呢,不管在那個時間線。」

Sans回以燦爛的微笑,他好久沒有這麼開懷的笑著。

「不過這件事還是等你醒來再說吧。」

啪嚓!

Player彈了一個響指。

「什……麼……」Sans的視野在那瞬間徹底的模糊,往前倒在Player身上。

他最後只聽到一句話。

「你們房子的鑰匙借我,還有…辛苦你們撐到了現在。」

Player將手覆上Sans的眼睛。

這是他們長久以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的時候。

所以先暫時交給我吧。

剩下的一切。

…………………………………………………………………………………………

原歌曲【Bone shatter 】

Bone shatters fall apart and hit the floor.
(身骨碎片散落至地板上)
If it doesn't thrill you it doesn't matter anymore.
(如果你刺激我,我也不是毫不在乎)
【Player從飛舞彩虹玻璃中現身站在殿堂,拿著刀對準Chara。】

Bone shatter.
(身骨碎裂)
Baby don't go out this time.
(我不準你繼續下去)
【Chara= )】

No matter where you been or who you are.
(不管你曾經是怎麼樣的人)
If it doesn't kill you it shouldn't leave a horrible scar.
(如果我不阻止你,你將會毀滅一切)
Bone shatter.
(身骨碎裂)
Baby don't go out this time.
(我一定會阻止你。)
【畫面在殿堂分成三格,Player,Sans,Chara】

I've been better seen a brighter side of life.
(我曾經想過人的光明面)
But any friend of the favors a friend of mine.
(但我的朋友都是一群人渣)
【Chara身後站了很多人,變成灰色消失了】
Bone shatter.
(身骨碎裂)
Baby don't go out this time.
(勸你別想擋住我的道路)【= )微笑】

So what's another stenge not a fan a million miles away ?

And what's he gonna do to me that I haven't already seen ?
【Player和Sans站在一起的場合】

You'll never stop me.
You know it's everything to me.
【Player站起來,眼神中充滿堅決】

Can we fly.(可以翱翔嗎…)
Can we fly.(可以翱翔嗎…)
【Frisk在黃花田裡醒來】

You were everything to me ...
You were everything to me.
You were everything to me !!!
(你們是我的一切!!!)

【回憶,日常】
【回憶,日常】
【Player和Frisk背對背】

You were everything to me !!!!!
(你們是我的一切!!!!!)
【Player笑了一下,開心的向眾人伸出手。】

We'll never stop !!!!!(我們永遠不會放棄)

【屏障以四散的碎片樣被打破】

cause we're only getting better.
(因為我們會做得到)【Frisk微笑】

Without making this up so just write another letter.
(在這之後,讓我們寫下,下一個結局)

I'll be fine.
【Player:I 'll be fine.】

Alive again; another day,
(嶄新的一頁,總有一天)
A way to get over.
(會再次相見的)

Alive again; another day,
(嶄新的一頁,總有一天)
A way to get over.
(會再次相見的)

【全員集合】
【Undersystem大字幕www】

评论
热度(50)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