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第五章

【自創文】【Undersystem】
【自創角有】
第五章  :【結盟?】

作者:恆音

私設CP:
【Sans和Frisk】
【Undyne和Alphys】
【Toriel和Asgore】

作者的話: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和Flowey的互動。
嗯……一個攻一個受。
喔…不對。
應該是暫時性盟友的概念w
(歡迎搭訕,可以提供意見或問題喔~)
……………………………………………………………………………………………

「如果她不是Chara,妳也不是。」

「……那妳是誰?」

……………

「Chara去哪了?」

幾分鐘前,我和Asgore的談判結束了。

回來時看到一朵金黃色的花盯著他們瞧,實實在在的讓我的心臟漏了一拍。

確認沒有危險性後,我將不久前甩出的小刀收了回去,上前察看兩人的傷勢。

「妳這個idiot!我在問妳呢!」Flowey猙獰的看著我,語氣帶有威脅性。

「所以呢?」我淡淡的說著。

「蛤?」

「如果我說我把那傢伙殺了呢?」

我冷冷的看向Flowey,輕輕的拿起蓋在他們身上的風衣,穿了回去。

Flowey咬緊牙關,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只好作罷,朝我乾瞪眼。

「殺與被殺的理念,是吧?」我冷笑了一聲,擺出自認殘酷無情的樣子。

「你現在知道堅持這個理念的後果是什麼了吧?」

「你會被殺掉。」

「世界會因此毀壞。」

從玻璃的反射來看,我在微笑,那是一個沒有絲毫溫度,冰冷又唯美的笑。

「妳,妳到底是……」Flowey往後縮了一下,面露恐懼。

「所以…給你個機會吧。幫我一點小忙好了。
阿……應該說,先來幾個測試如何?」

「!」

我轉換表情,溫和的笑著。

對之後的Flowey來說,這個笑他寧可不要看到。

…………………………………………………………………………

兩三天後的現在,很多居民都回來了。

經歷過大屠殺,他們的臉上大多帶著恐懼與悲傷。

一路上很多人抱著逝去之人遺留下來的衣服或物品,哭泣著。

種族屠殺……

光是以一個外來者的立場站在這裡,就差不多有同等的感受。

「所以說我們要去哪?」

Flowey突然說話,我回過神來,把風衣拉得更緊一點。

「Flowey……安靜,我不是說盡量不要引人注目嗎?」

Flowey從我的風衣內側口袋裡冒出來,看了看外面,隨後望向我。

他擺出嘲諷的表情說:「呵,相信我,這群笨蛋正忙著唉聲嘆氣,根本沒閒時間來注意妳。」

這傢伙………

「Flowey,請注意你的態度……」我眼神些微銳利的看向他。

它稍微縮了一下,滿不在乎的揮了揮他的葉子手:「是,是,隨便啦。」

……………

算了,至少他不要亂跑亂搞,我就欣慰了。

「所以我們出來的目的是什麼。」

Flowey躲回口袋裡問我,自從他說自己討厭寒冷的地區,為了攜帶方便,外出時就把他放入我的衣服裡了。

「找一個值得信賴的人買東西。」我邊說
又拉緊了風衣。是說這裡也真夠冷了,還好風衣的材質有禦寒的效果,算是沒什麼大礙。

「買東西還要找信賴的人?」Flowey疑惑的說,一副「天殺的,白出來這一趟。」

我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以我們的立場,你認為我們有可能正大光明的到商店嗎?」

Flowey挑著眉,沉默的思考著,隨後想到了什麼,又抬起頭來。

「那妳為什麼不叫Asgore給妳什麼皇家證明或之類的,搞得我們現在……」

我打斷了他的話:「可能會引發暴動的。」

我一說完Flowey一臉疑惑:「……暴動?」

我緩了緩,在腦中組織出詞語後解釋:「你想想,一個國家被一個外來者屠殺,侵略,國家近乎毀滅,最後好不容易將他趕了出去。」

「但不久後,那個外來者被國王當成上賓看待,呼籲民眾要善待他,人民會作何感想?」

事情小的話,就只是負面影響國王的評價,以及讓整個國家的人民陷入不安而已。

如果事情鬧大的話,可能會有反對組織的出現,要求國王下臺,或革命軍等等……也不是不可能。

說是暴動是有點誇張了些,皇家衛隊被殲滅殆盡了,剩下的怪物也大多是沒什麼戰鬥力的,但至少可以肯定反彈聲浪肯定不小。

不管如何,這些事情都不是我樂見的。我在這裡的行動與他們的安全都是擺在第一優先位置,其餘的事另做盤算。

我抬頭確認了目的地,停下了腳步:「到了。」

「Grillby's?」

我點點頭:「嗯。」

Flowey難以置信的說:「妳一定在開玩笑吧?」

他皺了皺眉頭說:「記得那傢伙跟我談話時一直很沉默,非常的無聊以及乏味。」

「妳卻說他值得信任?」

「直覺。」我給了他兩個字。

「喂…直覺是怎樣啊……」不等他說完,我已經打開木門,走了進去。

店裡沒什麼人,我饒有興趣的看著店內的裝潢與擺設。

檜木製的吧檯,桌椅,給客人打牌的四人桌以及兩張六人沙發,在透明玻璃窗的附近也設了一排的位置來看風景。

「呵…」

「這有什麼好笑的。」Flowey無奈的說,從進到店裡開始他就一整個煩躁感上升。

「長那麼大第一次來到酒吧。」帶著小小的興奮,我坐上吧檯前的位子環視周圍的景象。

「喔,真無聊。」Flowey意興闌珊的說完後躲回風衣的內側口袋,藏了起來。

我淡淡的微笑,欣賞外頭的雪景。
如果是平時的話,店裡一定高朋滿座,好不熱鬧的……

我這樣想著,之後要做的事還很多,至少到目前為止都還在預計範圍內。

再給我一點時間就好……我一定會讓一切恢復原狀的,所以……

酒館內的溫度很宜人,因為遲遲等不到Grillby,我就趴在吧檯小睡了一下,直到口袋內的Flowey傳來動靜,我才慢慢的睜開眼,醒來。

「Flowey?」我揉了揉有點想睡的眼睛,位於酒吧旁的門剛好打開了。

Grillby走了出來,注意到我的存在後,馬上朝吧檯走去,急忙的拿著一個酒杯擦拭著。

「這位客人,請問要什麼嗎?」

他的表情有點疑惑,大概是因為我用風衣把我整個人遮住的關係。而且這麼晚的時間點出現在這的,也只有我一人了。

我笑了一下,惡作劇的心態都有了。

我壓低聲音說:「老樣子,一瓶蕃茄醬。」

Grillby因為驚訝,些微拉高了聲音問:「Sans?」

我將帽T拿下,露出了我的臉。

吭啷--------鏘

Grillby急忙的往後退而撞到了酒櫃,幸好只是搖晃了一下,並沒有任何酒瓶摔落。

「妳……」他驚呼了一聲,紅色的火焰自他的手中燃起,熊熊燃燒著,似乎隨時要和我開戰了。

评论
热度(33)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