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第八章

【自創文】【Undersystem】
【自創角有:Player】
作者:恆音
第八章【瘋狂】

私設CP:
【Sans和Frisk】
【Undyne和Alphys】
【Toriel和Asgore】

作者的話:
咱們看到這文章標題,就知道作者不懷好意了:')
CP CP CP 沒錯,我有依循我的指標喔XDD
…………………………………………………………………………

「Player!!!!!」

我猛然睜開眼。

劇烈的聲響從二樓傳來,時不時傳來物品撞落和短切呼嘯而過的聲音。

右邊,Sans的房間。

咻-------------------

轉眼間,我來到二樓的房間裡。

從我眼前閃過的骨頭和Flowey的子彈碰撞後,濃濃的白煙掩蓋了我的視線。

等等……骨頭?

Sans醒來了!

「Flowey!住手!停止攻擊!」我連忙大聲吼道。

「白痴!我在救他的命!」Flowey向我低吼了回來,聲音中帶著不屑。

Flowey說他在救命?

救誰的命?

我掩住口鼻讓自己不要吸到那些粉塵,在煙霧散去後,我終於看到周圍的景象。

Flowey位於房間的角落,他瞇起眼,認真的看往Sans的方向,召出了些許子彈在空中旋轉,預備著。

另一邊的Sans站在床頭,左眼散發虛弱的藍光,面朝和Flowey不同的方向,佇立在一旁。

我很想開口叫住對方,可是Sans做的事讓我愣住了。

他憑空召出了屬於他的攻擊,大約有五六個左右。

在我以為他要朝我或Flowey射擊時,做好防禦時,Flowey看準時機打掉了Sans的攻擊。

雖然時間短暫,但我看到了。

「喂喂……別開玩笑了。」我喃喃道,臉色說有多蒼白就有多蒼白。

Sans眼看自己的攻擊似乎沒有達到效果,召喚了更多的骨頭在空中,直到認為數量夠了,把所有的攻擊對準一個方向射去,也就是------Sans他自己。

「Flowey,後面!」

我喊完後,往Sans的前方跑去,打掉了位在他前方大部分的攻擊,卻因為攻擊太過密集,無法一一閃掉,受了點輕傷。

Flowey將所有朝他背後射去的攻擊完全打掉,又出現新的子彈預備在前。

「Sans!你知道自己在………!」我急忙往後退,腳下突然出現的骨刺讓我遠離他,他似乎並不想讓他人碰觸。

「對不起……對不起……」

聽到聲音後,我抬頭看著Sans。

他邊說邊撫著額頭,左手靠著窗戶攙扶,失魂落魄的重複說著「對不起」「抱歉」

他邊說著,然後哭了,令人感到心碎的乾哭。

「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我應該……」

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抱住了頭,左右搖晃了下,突然間停了下來,想通了什麼似的。

最後他開始笑了,小小聲的,然後越來越大聲,最後乾脆大大哈笑了起來。

他臉上帶著淚水和笑聲,緩緩的說著:

「我應該要消失。」

無數的骨頭瞬間出現在他的周圍,朝他自己的位置射去。

巨大的響聲爆出,煙霧瀰漫在整個房間。

地板被點點紅色染上。

「欸……你這傢伙…有那麼想死嗎……」

我站在Sans的身前,抵擋了大部分的攻擊。

Sans的攻擊並不流暢,攻擊速度比平時慢好多倍,這才讓我的左肩膀和右大腿各中了一個攻擊而已。

「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Sans似乎不想放棄,遠離了我,又召喚了一些骨刺,Flowey瞬間將他的攻擊抹滅,得意的看向了我。

「Sans,給我清醒過來!」

我半跪在地上大吼,大腿受的傷讓我很難站起來。

Sans似乎沒有感覺到有人在喊他,只是對自己攻擊瞬間被消除感到些微的厭煩。

過了一段時間,他似乎不想再召喚攻擊了,只是站在那裡,像是沒了意識,又似乎是在沉思。

「Sans?」

我疑惑性的喊了他一聲,他這次有了反應,抬起了頭,看了我的方向。

我心中升起一股小小的希望。

清醒了嗎?

我爬起來,艱難的走向他的方向,一邊喊著他的名字。

「Sans……你醒了嗎?」

拜託,一定要清醒。

「Player!小心!」Flowey向我警示道。

Sans的左眼閃出了濃濃的藍光,一閃而逝。

Gaster Blaster緊接著出現,飄浮在不遠處,眼看再幾秒鐘就要聚集完能量,朝他自己的方向放出衝擊波。

他媽的真的別開玩笑了!

拿Gaster Blaster 轟自己?!

你可知道那孩子有多拼命的保護你,你才完好無缺的到現在?!

「絕對……不會…」讓你去赴死!

我忍住疼痛,身體的感覺突然變得很輕,時間一分一秒似都乎變得異常緩慢。

來不及把Gaster Blaster 打碎了,只好……

我一咬牙,衝過去把對方抱住,仆倒在地,將兩人的身體壓低在地上。

咻----------------碰--------------------

Gaster Blaster衝擊波離我們只有幾公分,夾炸著刺耳的聲音穿透空氣,爆出劇烈的光芒,隨後消失在窗外。

我躺在地上,似乎連動都有點吃力。

Sans獨自站了起來,左眼的藍色光芒閃過後,似乎在想別的方法的自殺。

真的是……夠了!

從胸口冒出的怒火讓我顧得沒那麼多了。

啊啊………好想睡……身體好痛……

我理智線近乎斷裂的站了起來,完全忽視身上傳來的疼痛。

我是不是應該像八點檔的狗血連續劇一樣給他賞個巴掌,讓他清醒點什麼的。

我搖搖晃晃的走向Sans,把他的身體轉向我的方向,讓他直視我的眼睛。

這傢伙還真的完全沒意識…

眼神混沌且沒有任何焦距,似乎是依循著潛意識層的想法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這樣是要讓我怎麼狠心的教訓他啊……

可惡……

我自己可是快昏過去了欸……

我在心裡滿腹抱怨道,然後在他又要傷害自己前,用肩膀未受傷的另一隻手把他靠過來,緊抱著。

「Sans……足夠了…」我緩緩道,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

我溫柔的說著:「自我懲戒並不適合你,你也不需要那麼做。」

拜託……不要……

「只是個噩夢而已,很快就會醒來的」

我不希望你變成我想的那樣。

「稍微原諒自己,好嗎?」

你並沒有做錯任何事。

「已經足夠了。」

我鬆開手。

他的手扯著我的領子,眼神似乎有點動搖。

他晃了一下,眼神的迷霧若隱若現,直看著我,做著最後的掙扎,最後閉上眼。

在他撞到地面前,我把他拉住,Flowey則是用藤蔓穩固我的身體,幫我把Sans送回床上。

我全身瞬間失去全部的力氣,倒在牆壁旁,叫Flowey把醫療包拿過來。

左大腿的骨刺拿出來後,血如流水般傾瀉,我趕緊撕了一大塊醫療用布緊緊纏上,血才在我纏第五圈時慢慢止住。

至於肩膀的傷,雖說傷得很裡面,慶幸的是並沒有骨頭斷裂或是癱瘓的症狀,又或者這個攻擊的位置偏了幾公分,要的就是我的小命。

「妳做了什麼?」我一邊忍住疼痛,把消毒水不要錢的灑在肩膀上時,Flowey這麼問著,眼神非常認真。

「蛤?只是說了一些話而已啊。」我強制鎮定的說著,如果不集中精神在其他事上我可能馬上會昏過去

「不對,妳確實“做”了什麼,對吧?」Flowey正經的說,似乎在懷疑我說的話。

「這是什麼意思?」這下我真的疑惑了。

「每次妳一靠近垃圾袋,他的情況都會好很多。」

「好很多?」

至今為止,我每次去看他們,他們都安定的在睡覺,這是第一次才出現這樣的情況吧。

Flowey皺眉說:「他很少睡得安穩,除了妳來的時候。」

我來的時候?

Flowey講得我一頭霧水,我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有特別做了什麼。

不過,在一開始見面時,我確實對他做了一件事。

見面時讓他睡著的彈指。

是我下達的「暗示」。

评论
热度(44)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