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第十五章

#Undersystem
【自創文】【Undersystem】
【自創角Player】
作者:恆音
第十五章:《對不起,還有謝謝》
私設CP:
【Sans和Frisk】
【Undyne和Alphys】
【Toriel和Asgore】

作者的話:我很想哭,但我哭不出來w(內心哭泣

……………………………………………………………………………

嘎---

木門被Player單手打了開來。

柔和的微光從窗外照進房間,不開燈也能看清房間的擺設。

放置在木門旁的一盒骨頭,那些叫Asgore扮成聖誕老公公送給Papyrus的公仔,還有Undyne送給他的海盜旗。

沒變,一切都沒改變。

唯一變的是--房間的主人已去,以及多了一張木床,木床上躺著的正是陷入熟睡的Frisk。

Sans有想過再次見到Frisk的情況。

向她親口坦承…他應該說的……那些很抱歉的話………

即使得不到原諒也沒關係,起碼得見到她……

在腦袋裡架構草稿、組織言語,對天生思緒靈活的他易如反掌才對。

而他現在停留在原地,一言不發的沉默。

這跟想好的不一樣,他認為應該說些什麼才對,真的有些話必須要說出口……只是……只是…看到她這副模樣……

他只想跪在地上哭泣。

「碰觸的話,她感覺得到。」

Sans抬起頭看向Player,她溫和笑著說道:「即使處於深沉的沉睡狀態,患者還是感受得到外來的觸碰和聲音,對Frisk來說是有益處的。」

Player讓出了空間,讓Sans更靠近木床,順道拉了張椅子,讓虛脫無力的他不至於那麼辛苦。

Sans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撫摸Frisk纖細的手隨後握實,臉上滿是掩不住的憂色。

Frisk的臉看起來很憔悴,看得他心如刀割般痛--這全是他害的。

人類……很脆弱…同時也很強大,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我……對不起妳…」Sans小小聲的說道,似乎竭盡所能想到的歉詞只能濃縮成幾個字。

對不起我不能早點察覺。

對不起對妳做出過份的事。

對不起當時沒能感受妳的心意。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他的語末出現自身也沒發現的泣音,全身隨著字詞的吐出顫抖。

我真的……很……

一開始是一滴淚,然後是第二滴,接著像停不住的山河泉湧而出。

「我……如果…」能早一點做些什麼……

如果…再聽妳說個幾句。

胸口開始有發疼到喘不過氣來的痛苦。

他深切痛心的擠出話:「那……是不是…」

一切都會不一樣。

「San…s…」

聽到聲響,Sans猛然頓了一下,朝Frisk的臉望過去。

後者仍然沉睡著,嘴裡呢喃著無聲的話。

「□□□」

沒有任何聲響,Sans從嘴型看出她所想表達的言語。

那是她一直在說的話,在那時候她不斷說的,哪怕他沒有任何意識,Frisk卻不斷笑著哭著說出口的話。

「Frisk……謝謝。」

他在她旁邊待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事。淚痕尚在,他的眼神卻從動搖轉為贖罪般的堅定

「走吧,她需要好好休息。」

Player說完後,讓Sans手臂跨在她的肩上將人帶出去,不忘關上房門。

Sans在閉門前回頭看了一眼,用承載溫柔且輕柔的語氣說道。

「晚安,Frisk。」

评论
热度(31)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