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同人文【抽鬼牌】

【同人文】【FaithSans】【G!Ink & G!Error】

《抽鬼牌》

G!Ink & G!Error 介紹及漫畫作者:宮川玥

Faith介紹及漫畫作者:桑茶

作者:極力推廣他們的AU!!!!!(熊熊燃燒

同人文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切開來是黑的,我喜歡OwOb
……………………………………………………………………………

三個人聚在房間,其中一人神色凝重、表情扭曲、手指顫抖地抽取一張牌。

「就是這張!」

「孩子,出老千可不好喔。」

G!Ink氣定神閒的用畫筆畫了條繩索,逮住了G!Error的手,手漂浮在上方暗示抽哪一張卡的動作被定格住,G!Error也百口莫辯。

「這不公平!為什麼你們兩個可以贏這麼多回,我卻一直輸!」G!Error把手中的牌灑在空中,一臉不服氣的躺在地上打滾,黑色的雙頰被五顏六色的筆畫得花花綠綠,顯得格外好笑。

「尤其是Faith!為什麼這傢伙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啊!」

被點名到的Faith抬起頭來笑了一下,比起其他兩人,他受到懲罰的次數最少,臉上只有三個G!Ink畫過的圖案,其充滿藝術感的設計一點也不難看,反而越看越覺得充滿格調。

G!Ink的臉算是藝術及搞笑參半的那種,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是誰畫的塗鴉。

而G!Error是被整得最慘的那個。

小豬、小鴨、貓鬍鬚、白色小樹、超簡易版旋渦太陽、甚至在額頭中央被寫上「忍」這不知有啥含義的字。

G!Error拿了鏡子過來,額頭佈滿憤怒的青筋,想著等這一切結束,他就要好好把這些恥辱洗刷掉。

「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Faith好像刻意當第二個脫手的……」G!Ink回想Faith每次脫手的時刻,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手牌全數丟完,要不就是第一個脫手。

G!Erroe想了一下也恍然大悟說:「對欸,聽你這麼一說,這傢伙好像都是那樣……」

他們制定的抽鬼牌懲罰規則很簡單。

第一個脫手的可以畫一個塗鴉在抽到鬼牌的倒楣鬼上,至於第二個沒手牌的沒事。

「這到底是為什麼……」

G!Error和G!Ink對Faith投以懷疑的眼光,後者還是笑得陽光燦爛。

「其實……我只是看穿你們的習慣而已。」Faith撓了撓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G!Error挑眉,頭上出現無數的問號說:「蛤習慣?」

「嗯……我有什麼習慣嗎?」G!Ink有點感到疑惑。

被兩人如此注視,Faith在心中組織言語解釋道:「G!Ink大概沒發覺吧,鬼牌放置在左邊的機率是40%右邊是60%」

G!Ink整張臉看著Faith呆住了:「等等,這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Faith四周開著小花,平靜淡然的道:「大概是觀察力吧。不過相較之下,我挑你左手邊的牌,危險性比較少。」

「至於G!Error……我想G!Ink也明白吧……」

「至於孩子……」

「果然是那個吧……」

「對呀,就是那個……」

G!Ink和Faith互看一眼,心有靈犀地點點頭,完全把G!Error蒙在鼓裡。

G!Error瞬間怒了:「你們兩個打什麼啞謎啊!有話好好說啊混帳!」

他們兩個一口同聲的笑道:「你的表情實在是太明顯了啊~~」

回想G!Error每次抽到鬼牌或是鬼牌即將被抽走的戲劇性表情,他們都忍住不要笑出來,才能繼續看G!Error一直露出明顯的「破綻」。

Faith感謝的說:「我有幾回很驚險都是靠G!Error的表情得救的呢。」

G!Ink也有所共鳴的道:「是啊……有這麼毫無自知之明的人一起來玩抽鬼牌真是太有趣了。」

G!Error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嘴角抽搐的道:「你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啊……」

「而且G!Ink也太過份了吧。」G!Error指著自己的臉大罵對方。

「為什麼畫Faith的臉就那麼好看!」

Faith有點納悶為啥什麼都沒做又中槍了,只好默默讓G!Error的手近距離指向他的臉。

「孩子啊……這是因為……」

「啊啊……果然是那個來著。」

看著兩人有默契的搭起肩來,G!Error眼神完全死掉地看著他們一搭一唱,背景散發光芒的說:「因為我們是甜食黨!!!」

幹!!!你們是小學生嗎!?

「所以G!Error就這樣被排擠了,真是可憐~~」G!Ink深深的感慨道。

「這不全是你害的嗎……」G!Error緊握手到想直接衝撞到G!Ink臉上,把他一拳擊倒。

「其實在我看穿你們的行動後,我可以一直贏下去,但怕你們心裡不平衡所以要偶爾故意輸個一、兩局……」Faith小小聲的說道,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出心裡話。

「兄弟…你金黃的外表切下去是黑的嗎……」

G!Ink覺得背脊一涼,總覺得Faith在這瞬間成為他日後不想得罪的對象的其中之一。

「我現在可以揍他嗎?」G!Error面無表情的說,他很想扁前面這兩位很久了。

「嘛,還是下次再一起玩吧,這次玩得很開心喔~~」Faith愉快的笑了笑,周圍圍繞金色的蝴蝶,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於是現場只剩下兩個人。

「G!Ink~~~~~」G!Error笑得很燦爛,背後飄出某種黑氣,手上拿著一桶放在一旁的畫筆。

「孩子……遊戲時間結束了喔……呵……呵。」G!Ink乾笑兩聲,腳底抹油先閃再說。

「有種別讓我逮到你!!!!!」

【這就是G!Ink、G!Error以及Faith某一天的愉快日常~~】

评论
热度(32)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