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第二十章】

【同人文】
【桑茶(Faith跟FF的親媽)】【FaithSans】【FellFaith(FF)】
【自創角Player】

第二十章【道歉的諾言】

#恆音的文章
#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恍神的Player桑~~ko wa i~~

…………………………………………………………………………

「很疼吧?FF的力道也太不分輕重大小了……」

Faith用濕毛巾輕擦我流血的嘴角,雖然FF揍我的時候很明顯在出拳時收力道了,不過他本身力氣就很大,右臉頰到現在還穩穩作痛。

……失敗了嗎?

也許我不應該威脅FF,不過我也想不到有甚麼方法說服他……

永恆的生命……永不結束的使命……

不管怎麼想,我提出的都會是不平等的條約,有腦袋的人都不會答應這種事。

那……下一步……怎麼辦?

「Player……發生什麼了?」Faith怯怯地拉著我的手發聲,臉上寫滿了擔憂。

他低著頭嘆息說:「我…沒看過FF那麼大發雷霆過……」

我內心的躊躇沒有展現出來,默默的望著他,單純思考著事情。

Faith……

如果是Faith的話……的確……

我很認真的看著Faith,有些無意識地,我的手朝他伸去,看著他疑惑的偏頭,然後帶點驚恐地往後退了一些。

「Player……?」

散發著溫暖光輝的蝴蝶,讓它經歷殘酷如龍捲的風暴後有辦法能存活下來嗎?

還是說蝴蝶承受不了龐大的風壓,遭受無數風刃的攻擊慘死,連點意念也不剩?

Faith應該是知道到無法逃開,在我碰到他的瞬間,Faith緊緊的閉上眼。

「唔!」

伸出的手一下一下地輕摸Faith的頭,他微微睜開眼,看上去顯得呆萌。

「Pl……Player?」

「……抱歉,嚇著你了吧?」我柔和的微微笑,要知道人一恍神起來的行為容易使人嚇到。

「我之後會跟FF好好道歉,因為這場爭執是我引起的。」

一人做事一人當,反正這個鍋我背好背緊就是。

「那麼……Faith的表情不要那麼難過好不好?」

平常有精神的Faith可是從靈魂深處閃閃發光,但他現在彷彿被陣陣烏雲掩蓋他的光芒,活力全失。

「真的?」Faith苦喪的臉微微見光。

直接目睹我們吵架的情況對他而言可讓他難受了吧。

雖然不清楚Faith聽到多少,不過看他那時候的反應跟出來的時機點,想必他聽得不多,應該是單純撞見FF對我出手。

「嗯,等他氣消了,我會再跟他談談。」

嘴裡還殘留著淡淡的鐵銹味,不知怎麼的,總感覺身體有些軟弱,無法撐住。

一般來說給個一拳就需要躺平休息,這樣弱不禁風的可不符合我的風格,之後還是把身體傷勢直接恢復到九成好了。

「Faith,我先躺一陣子。」手扶著額,也許是我不舒服的情況太明顯了,Faith慌張了起來。

「好,Player先躺著!我馬上拿擦肚子的藥膏過來!」

不不不,請讓我躺著就好,絕對不是肚子的傷勢,而是我的身體有些衰弱,讓我躺著恢復體力為優先啊!

「那個Faith……讓我躺著就……」

「嗯?」Faith一回頭就落下一道淚痕,徹底把這美少年版梨花帶淚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那就……萬事拜託了……」如果我的犧牲能多少讓Faith放點心,那還挺值得的。

我閉上眼,靜靜的看著Faith手裡弄著藥膏,眼皮也越發沉重。

待我真的快睡著時,心裡突然有刺痛的感覺,像是身體有一部分被抽離。

「欸,為什麼Player會有……!」 耳後,是Faith震驚的聲音。

那是我入夢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评论(2)
热度(14)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