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Bendy【擁抱】

【Bendy】【Henry】【Joey】【同人文】

【擁抱】

作者的話:總而言之是滿滿的腦補~~Joey大概就是……嗯…Bendy跟Henry的關係感覺會很暖/////

……………………………………………………………………………

「Bendy,下一場表演是十分鐘後,好好準備。」

Joey平板的照唸手上的行程表,轉身就走,沒理會Bendy在後方想說些什麼的落寞神情。

「Joey,你對Bendy太苛刻了。」

隨著門闔上的聲響,Joey往回頭看向來人,露出了開朗的笑容。

「嘿…Henry,什麼風讓你突然有時間來我這裡逛了?」

「好歹我也是經營人之一,當然會撥點時間來看看你老兄啊。」

他們說話的同時,碰掌,擊拳,然後擁抱。

Bendy站在一旁,注視“創造者”和Henry的互動,純真的目光閃爍著好奇。

「老兄,你也把Bendy逼得太緊了……」Henry站到Bendy那一側,拍拍他的頭,展露如沐春風的微笑。

「有嗎?」Joey翻翻行程表,一項項照本宣科的唸出來:「十分鐘休息,開拍兩小時,休息二十分鐘,為接下來的表演演練三小時,然後試演一小時,接著再……」

發現Bendy的臉色越來越差,Henry趕緊叫對方停下:「夠、夠了Joey。先停下來。你這樣太操之過急了。」

Henry站在Joey面前據理力爭說:「孩子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好好玩樂,不是嗎?」

Joey思考了會兒,揉揉緊皺的眉頭,嘆口氣說:「Henry……你說得對,我大概匆忙得過頭了。」

「你也休息會兒吧……要不,喝個咖啡配對面餐廳的美女服務員如何?」

「年輕熱情的,聽說服務不錯喔~」

Henry擺出花花公子的嘴臉,Joey清楚這是Henry是在鬧他,本人才不是這種吊兒啷噹的性格。

Joey躺在沙發上,神態疲憊的說:「不了,叫工讀生幫我買個便當,吃完、三十分鐘再開工。」

「至於Bendy……」

Bendy下意識吞了吞口水,即使他吞的是墨汁。

「行程延後。今天晚上再排演一小時就夠了。」Joey揮揮手說完後,趴向沙發另一側倒頭就睡。

「Bendy,真是太好了呢~」

第一個叫出聲來的是Henry,得到空閒時間的人明明是他,Henry卻興高采烈得好像他今天放假一樣。

Bendy不太懂這個男人。

Henry嚴格來說不是他的“創造者”,從第一次見面起,Bendy印象中他一直都對自己很好。

喜歡逗他笑,陪他玩……

Bendy有時認為,比起身為“創造者”的Joey,Henry更像是他的“父親”。

「小朋友果然還是要盡情遊玩,才有小孩的樣子」Henry感慨道。

「我才不是孩子……」Bendy頭上滴下墨水遮住他害羞的表情。

Henry見狀,笑了出來說:「小孩很好啊,可以盡情向大人撒嬌,做自己喜歡的事。」

他蹲下來跟Bendy同視說:「你剛剛想說些什麼,對吧?」

Bendy愣了一下,視線撇向一旁,嘴裡咕噥說:「今天約好,要和Boris一起去玩……」

「既然這樣,好好把握爭取到的時間……」Henry愉快的說,摸了摸Bendy的頭,心想這孩子表演十分大方,卻有不坦承的一面。

「我還是親自幫Joey買好了,只有我才知道他特別喜歡哪一家的特製便當。」

Henry打開門踏前一步,即將離開,發現他的衣服似乎被什麼勾住了。

「Bendy,怎麼了嗎?」Henry回頭,發現Bendy拉住他衣服的一角,想說些什麼。

「你可以……像對Joey那樣……抱我嗎?」Bendy的頭又開始滴墨水,不同的是Henry看清楚他臉紅的模樣。

臉頰跟人一樣淡淡的紅暈,像鬧彆扭的孩子,不知如何跟大人開口。

「可以呀。」Henry語氣柔和的說,順手把他抱了起來。

咦?

大概是沒想到整個人會被抱離地面,Bendy的小手抓得Henry的身體緊緊的。

「我不是說了嗎?」

如太陽般燦爛無暇的笑容,Henry眨著眼說:「小孩可以向大人盡情撒嬌。」

「所以我說……我才不是……」Bendy想反駁他的話,但一想到一定又會被說是小孩,只好作罷。

他有點好奇、羨慕,被別人抱在懷裡的觸感。

他不太敢向Joey開口,他們之間總有種說不出來的隔閡,Henry對他而言卻不一樣。

「Bendy,感覺如何?」

聽見Henry的詢問,Bendy閉上眼細細的品嚐這樣的時光,然後開口。

「我覺得……」

“很溫暖……”

他睜開眼。

除了黑暗,沒有隔著布料傳來的溫度,沒有用溫柔眼神看著他的人。

他在被整個世界遺棄的廢墟。

孤伶伶的……一個人。

望著在地面暈開的墨水--那是從他眼中流下的。

只是夢而已,為何要那麼失落……

回憶如此的美好,歷歷在目般鮮明,彷彿閉上眼就能回到大家都在的日子。

他每一天告訴自己:“為了復仇,我必須活下去。”如同跳針的黑唱片,不停反覆的念誦。

因為停止的話,他會害怕,開始想可怕的事。

僅存的理智不斷的思考,給予自己假想的夢,然後一過就是幾十年。

“好冷。”

他會回來的。

他在一堆資料裡好不容易找到Henry的地址,模仿Joey的筆跡,寫了封邀請函寄給他。

“我主……”

“我主……”

周圍細細碎碎的念聲,呼喊著,Bendy望著他們的眼神毫不在乎,甚至感到厭惡。

他們是最下等的殘缺品,是意外中誕生出來的雜碎。

以神的名義稱呼他,是因為誤以為擁有實體的他是神的存在。

手上拿著三人的相片,那幾乎是他們唯一的一張合影。

他們背叛了我,呵呵……

他放開手,照片浸泡在墨水中,化為一片烏黑,以往美好的日子早已回不去了。

差不多要開始了。

和他相應的舞台早就準備好了……

濃稠烏黑的墨水扭曲、覆蓋將他的身高拉長一倍,跟Henry差不多的高度。

他彎下腰,撿拾那張濕透的照片,滴落的墨水分不清是來自身體還是臉。

“不過果然還是……好冷哦……”

“Henry.”

评论(4)
热度(64)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