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Ink邂逅篇【第七章】

【Ink】【自創角Player】

第七章《同居(?)》

作者的話:大家好像都忘記留言區可以跟角色互動(茶

………………………………………………………………………………

「Ink……呃…難道沒有可以住的地方嗎?」

我撓撓臉,表現出有些困擾的樣子,不是說我不想讓他住在這裡,只是這地方……

等我想出其他折衷方式前,Ink已經在說明了。

「通常是某個AU的雪鎮附近空無一人的洞穴……也許不會被打擾到人的某個空間,常駐的是塗鴉領域。」

他平坦直白的說:「AU守護者可不能被太常發現存在,盡量不干預原生居民,會很好地隱匿生活。」

「說起來還真罕見,我很少睡過床,雖然可以直接畫出來,不過比較常在打地舖。」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那形同漂無定所的說法,讓人覺得他越說越悲慘了。

「那…為什麼會想和我…同居…不,住在一起?」

同居是偏向男女朋友的說法啊,不過這情況比較像是我在誘拐兒童……

Ink連思考都沒有就秒答我:「想要更加的了解妳。」

就算Ink沒有那個意思,但也不要說得那麼太令人心動啊Inky,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被有心人士綁走喔。

孩子,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危險的……

我嘆口氣,慢慢地思考Ink的未來以及以後……跟我有牽扯真的好嗎?

感覺這一切都「太早」了。

Ink看我凝重的在思考,顯得無助甚至失落的垂下頭,原本就無精打采的臉又蒙上一層陰影。

他試圖打圓場說:「沒關係,獨自一人也……」Ink說到一半突然咬緊牙關,眼眶中兩行眼淚慢慢地滴下,好不可憐。

「抱歉……眼淚自然就…………」他茫然地摸著臉上的淚水,不能理解這樣的反應。

Ink處於的情況讓他能明顯展現的情感很有限了,甚至在他明白前,身體最先作出反應。

此時見他哭,以我豐富的想像力能幻想到原世界的Inky鐵粉在為我弄哭Ink一事而舉起火把跟鐵棍,誓死抗爭到最後。

況且我這個人同情心氾濫不可治,對Sans-es的請求抵抗力很差的人……

我深吸口氣,朝Ink伸出了手,展露微笑說:「剛好我一個人住在這裡也很寂寞,暫且住在一起吧。」

「以後請多指教了,Ink~」怕孤單的孩子,心底實在放心不下他。

「謝謝……請多指教……Player!」Ink靦腆的的回握我的手,雖然他依舊沒有展現太多情緒,還是可以看出他喜歡這個決定。

「要謝謝我的話,就先把眼淚止住吧。據我所知,眼淚可不適合古靈精怪的Inky喔~」

我重新正視他說:「比較想看見你笑的樣子。」

Ink用袖子擦擦眼淚,微苦著臉說:「現在做不出來吧……因為沒有什麼感情。」

「……大家需要的是有“感情”的我,Player也比較喜歡那樣的我吧。」Ink忐忑的低下頭,認為我也會有相同的想法。

「既然這樣,我一定會盡速的……」他顫抖地拿起床邊櫃子上的顏料,原本就很空的眼神覆上一層朦朧。

「等等,Ink是在否決現在的自己嗎……」收起了微笑,沒作多想直接制止他的行動,將顏料脫手放了回去。

「不需要、必須成為那樣、想抹煞那樣的存在,Ink是這麼想的嗎?」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第六章

【Ink】【自創角Player】

第六章《新決定》

作者的話:怠惰寫文與文章品質下降(翻滾qwq

………………………………………………………………………………

剛剛那是……魔法嗎?

某些AU的人類也會使用魔法,依據創作者的設定,這種情況也不算是罕見。

可是依剛剛的情況來說,她使用魔法快得連過程也沒有,倒有些耐人尋味。

我望著兩個茶壺跟兩個茶杯,一旁還放了配茶用的餅乾,它們看上去真的很普通,也不像本身被施了魔法。

我決定暫且將此事拋諸腦後。

偏頭想了想,雖然食物跟飲品的味道基本吃得出來,不過沒了情緒,喝茶的意義也不是很大……

知道是對方的一番好意,不過照自身情況看來,搞不好還浪費了茶點。

我微微垂下頭,嘆氣地說:「……不管哪個都可以。」

她注視我一會兒,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摸摸我的頭說:「Ink……選擇是種權利喔。」

「也許你認為哪種都可以,不過……由自己作出的選擇可以決定很多事物。」

她微笑著看向托盤,堅持我在其中作出選擇。

在缺乏情感的情況下作出決定會有什麼意義嗎……

我的聲音有些忐忑的說:「那……紅茶可以嗎?」

硬要做出抉擇的話,這兩者看上去……紅茶的色澤溫暖多了。

「當然可以。」

「啊,不介意的話,我想放一些砂糖進去……」

「嗯。」

我輕聲回應,注視她手裡的攪拌匙撥起漣漪,白砂糖在熱茶中慢慢溶解,遞上來的茶面倒映著我面無表情的臉。

端起茶杯,紅茶的香味醇厚,光是聞味道就能充足的感受閒適。喝了一口,溫熱的液體順著喉嚨進入身體,感覺挺不錯。

黑髮少女淡笑著注視我,同樣喝著茶,接著滿足的咬了一口餅乾。

等等……她說她叫……什麼來著?

我扶著頭,健忘症發作永遠不是時候。

「那個……抱歉,忘記妳的名字了。」放下茶杯,張口對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感到特別空虛難受。

在情緒虧空的情況下沒有與人相處的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迎合對方的期待。

始終一直深信人與人相處必須要有對應的情緒才能構成對話,避免把自己處於現在的位置。

手陣陣的在發抖。就連現在也在掩飾不安感,盡力假裝自己是一般人。

「Ink,放輕鬆點……」

她的眼眸中一片溫柔,彷彿看穿我所有的想法,輕聲地安撫:「名字……不管多少次都會告訴你。」

「不過……為了防止你忘記……」

她拾起我的圍巾一角,在上方用黑筆寫上了自己的姓名。

她輕聲笑說:「佔了一點空間,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直愣愣地注視圍巾上俐落清晰的筆跡。

Player……對,不久前也聽過自我介紹同樣的名字。怎麼這麼容易就會忘記……

感慨自己的健忘症可能一輩子都治不好,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Player好像……很了解我?

她是從Error那裡得知我的嗎?還是說我們曾會面過?

如果以前見過她,就算不記得了,多多少少都會有熟悉感,但這絕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而且無來由的,有打從心底想依賴她的感覺,如同居無定所的孩子找到願意收留自身的家一樣。

這個感覺只有在創作者……如此接近的時候,但她又那麼……不一樣。

「那個……請問我可以跟妳同居嗎?」

想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為此有必要好好待在她身邊好好調查一番 ,而這同時也是身為AU守護者的職責。

語畢,Player看上去整個人的時間都停住了。

緊接著,她非常認真地看向別處,自言自語說:「照這個走向,我鐵定會被警察抓走吧。」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第五章

【Ink】【Error】【自創角Player】

第五章《coffee or black tea》

作者的話:不要懷疑,Player其實很喜歡抱www
尤其沒睡醒時,附近的人都是襲擊目標~( ̄∇ ̄)~

………………………………………………………………………………

滴答---滴答---滴答---

清楚聽到指針撥動的聲響,我慢慢轉醒。

這裡……是哪裡?

昏黃的燈光在房間角落打了下來並不刺眼,白皙的牆壁染上溫暖的黃。

朝左側一看,整齊的書桌,旁邊矗立的書櫃擺滿了美術用品以及眾多的書籍,側面的牆則是一扇通連至外面的門。

打算直接起身去四處看看,沒想到棉被有個阻止拉扯的重量--趴在床邊另一側,熟睡的黑髮女子。

帶點英氣卻又不失高雅的面容,規律的呼吸,屬於人類才有的心跳聲,一頭柔順的黑髮隨之上下起伏。

明明…只有一點點,不過這感覺是什麼……?

我靜靜看著她沉睡的摸樣,隨後輕輕搓揉她的頭髮,光滑細緻的髮質觸感良好,滿足我小小的願望。

趴著的她悶哼了一聲,我把她弄醒了。

創作者,不對……這份違和感……

少女揉了揉雙眼慢慢抬頭,似乎有回頭想繼續睡的意思,於是我加了一點力道按了回去,輕撫著她。

她有些訝異的往上看我,不等她說話,我就開口了。

「妳……大部分是空空的。」

這就是我開口跟她說的第一句話。

有點難以置信,至少我都是在有著完整靈魂(情感)的狀態下向人搭話。

不過我現在跟自己說出的話是一樣的情況,雖然不認為做錯什麼,不過這話會引起對方不滿吧?

少女愣了愣,眨了眨眼,隨後想起了什麼,無奈的笑說:「是啊,是空空的。」

那人輕輕揮開我碰她的手,閉上眼笑著說:「太好了…我們是空空的……」

太好了?

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空空的很好嗎?還是說我們都是空空的,這樣很好?

紅色的衣料壓了過來,我聞到很淡的花香味,她放鬆的抱住了我。

頭靠在我的頸部,撒嬌似的,說出令人哭笑不得的話:「三分鐘,拜託再三分鐘就好。」

想睡的話沒人會阻止她啊,這人有貪睡的習慣嗎……

無法動彈,我繼續撫摸她的頭部,換來少女舒適的呼嚕聲,她似乎連這短短的時間也睡得很沉。

看上去睡得好幸福啊……如果平常我也……

想一想,我的手不自覺平放下來。

咦?我好像也……?

抑制直接往後倒的衝動,我立刻環抱著她。

奇怪……明明才剛起來,怎麼會……

這麼…想睡?

視野有些模糊,為了避免壓到她,我往後挪了一點,靠在床板上。

「現在是……三點嗎?」看著牆上的時鐘順口道出數字,沒有方才睏睠了。

隨意往床頭櫃一瞄,我瞬間怔住了。

慣用的筆刷斜放在牆側,常用的顏料也被安放著……

這些東西……怎麼會……

等一下……

雖然印象有些模糊,但當時在場的應該有兩個人,一個是眼前的她,那另一個人自然是……

凌空踢開我本想自我了斷的道具、體型,還有明顯往後退的反應……

Error……

我嚇到他了嗎?不過我想我的狀態應該任誰看我都會嚇到。

始終無法以這個狀態跟任何人相處,我沒辦法依靠自己「感受」任何事物。

我害怕著。被發現的話會被當成異類,仿真的人偶始終無法被看作真正的個體。

構成我的一切全部都是「虛假」。

感情、靈魂、心,幾乎是「無」的概念……

那我還剩下什麼?

「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停下來比較好。」眼前突然迎來一片黑暗,她蒙住我的眼如此道。

人類的手很溫暖,她換個手勢抹掉我臉上的液體,平淡的說:「你露出很悲傷的表情。」

「我…………」

不等我回話,她摸摸我的頭,打了個哈欠說:「抱歉,稍微睡不太夠。不過你也睡得太少了,差點不自覺把你放倒了。」

「我嗎?」睡得少不好嗎,雖然那片海真的很暖和,但我……

「睡了五小時就醒,太不正常了。換作是我十來天沒睡,一定事後大睡到爽為止。」她俏皮的眨眼笑道。

十來天沒睡?雖然她淡淡的道過,不過說的時候語帶確信,這讓我有點好奇這數據哪來的。

她有些鄭重的向我行了禮,認真的說:「你好,AU的守護者。我是世界外之人-Player。」

抬起頭來,她展開溫柔的微笑說:「叫我Player就好。」

她轉過身去,沒花幾秒回來正對著我,就像變魔術一樣,她的後方沒有可以擺設任何器物的空間,然而手上憑空出現喝茶用的器具。

「那首先……你要咖啡還是紅茶?」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第四章】

【Ink】

第四章《白色之夢》

作者的話:你知道很棒很長的小說都有廢話充字數嗎www(不

………………………………………………………………………………

我害怕著和白色相關的負面隱喻。

孤獨、空洞、無個性。

一旦聽到、提到那個顏色,我第一個會聯想到自己。

有時害怕急了,該喝顏料的時間還沒到就會自動把不足的情感優先補齊。

當然,我也有不太需要彌補的情緒。

恐懼、自卑、不安、害怕、沮喪、焦慮、悲傷、痛苦、失落感、自我毀滅。

哈哈,這麼一想,原本的我似乎也不是毫無感情而空洞的……

《I·N·K》Inside of Necessary Keep. note1.
……………………………………………………………………………

遇到痛苦的事時,我總是作著白色的夢。

我在想那一定是什麼懲罰吧,對逃避眼前發生事情的懲罰。

在夢裡哀嚎出尖叫,然後淚的溫度使我一度突然發覺這不是夢。

於是我冷冷的笑出聲,笑到連自己都感到悲哀。

什麼嘛,兩邊都是地獄一樣的景色,那倒不如清醒的好。

就這樣,名為恐懼的情緒直接扼殺了睡意。

我等了很久……

幾個禮拜?幾個月?時間在這裡仿佛沒有流逝,我迷失了,一步一步朝著更黑暗的彼方前進,內心染上絕望。

等到發覺時,紅色的少女向我搭話了。

夢?

深藍色的海,身體慢悠悠的持續下沉,呼出的氣體形成氣泡掙扎著往上飄。

仰頭一望,色彩繽紛的波光擄獲了我的目光,五顏六色的稀奇魚類繞過我伸出的手游了過去。

“願你的夢充滿色彩。”

想起來了,有人將我救了出去。

情緒薄弱到維持最低的理性反應,最後只記得清醒後握上的溫度和那相似於創作者的靈魂屬性。

妳,到底是……?

我思考著,同時閉上眼休息了一會兒。

真稀奇……在夢裡意識到正在做夢……

這片海域很溫暖, 海裡的漂浮物是我喜歡的物品,強烈暗示出「待下去也沒關係」的訊息。

沒有強力的束縛……但一稍不注意就會覺得維持現狀很好,不自覺沉溺下去。

就連情感薄弱的我都有那麼深刻的體會。

雖然很感謝,不過我應該要醒來了。

還有很多事情想問。

海域以我為中心颳起了颶風,不到一會兒,那些本應環繞在周遭的事物全數被排除了。

「看來不快點補充情感會出問題呢…」

我站在原地,勾起一抹淡淡無感情的微笑。

歡迎回來,白色的夢。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第三章


第三章:錯誤的人

…………………………………………………………………………

「喂!妳要帶他去哪?」

前方的女子沒有停下腳步。

「喂!喂!」

「喂!!!」

「我的名字叫Player,不是什麼喂。」女子斜眼賞了對方一句話,沒好氣的繼續往前走。

「所以我說妳要……」

「帶他去哪,關你這個囚禁犯什麼事了?」嘲諷的回覆打了Error一個耳光。

「我又不是……切!」

Error想否認也無用功,事實就躺在眼前。

他媽的,人關一關就忘了,誰知道他會……

他會……

Error皺緊眉頭,不知不覺停下腳步。

Ink崩潰的模樣閃現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讓他心裡騷動的煩躁不知何去何從。

他當初也是這樣嗎?不記得了,他也不希望回想起那個時候。

理念不同的人碰在一起,從來只有你死我活的選擇。

他沒有錯。

那些荒謬、和雜碎跟灰塵同等的AU(多重宇宙)都是要被摧毀,無意義的存在。

真不懂眼前的女人在偽善個什麼盡兒。

「妳把他帶走,就是與我為敵。」Error好不容易撂了一句狠話,可在Player耳裡聽來令她鄙夷到一個不行。

這句話就跟,如果你和他成為朋友我就跟你絕交的幼稚宣言有什麼區別?

「好啊,如果你那麼想的話。」

看到Player連反駁都沒有,Error有些急壞了,伸手就把她拽了過來。

「我說妳……!」

「為什麼你會不知道!」

Player突然的低喝嚇到Error,後者被吼得一臉茫然,抓住她衣物的手被強力的拍開。

她憤憤不平的望著他,好似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眼神卻又悲傷得仿佛真正可憐的人是他。

Error瞪大了眼,半句話都說不出口。

「你從沒認真瞭解過任何人……」

Player平靜的說完後,連帶背上的Ink隨著她往前邁向的步伐,傾刻間消失。

那個空間只剩下一個骷髏默默的思考著。

「我要知道什麼?」

Error咬緊牙根,深深的皺起眉。

能給他答案的人早已不在身旁。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第二章】

【同人文】【Ink!Sans】【Error!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二章》瀕臨崩潰

Player的話:每次遇到初次見面的人,一定會有人昏倒、睡著,或者快要死掉,一定是種詛咒。
……………………………………………………………………………

我大概是真的瘋了吧?

出現幻覺了。

出現有東西在我面前的幻覺。

模糊的影像靠我越來越近,到後面成為兩股看不清的影子豎立在前。

其中一個影子伸出了手,而我自然也伸了出去,看上去大概有握住的樣子吧?

就算是實體,我的手也感覺不到任何碰觸。

「你好,請殺了我好不好?」我微笑著,第一印象很重要,雖然開口就是過份的要求。

影子抖了一下,另外一個影子倒退走了幾步。

「只要一下子就好,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

「可以的話……請殺了我。」

眼前的影子搖了搖頭。

「哈哈、哈,也是。幻覺怎麼可能殺得了我。」我笑了起來,把手放回發顫的懷裡。

說起來,好像發生過自主結束生命的事。

撕裂靈魂而解脫之類的吧?欸,那發生過嗎?那是誰的記憶?

真是的,我不會想死想瘋了吧。

Ink很早有自知之明。

在精神面崩壞之前,灌輸同樣的想法或目的是個保全的方法。

承受的痛苦不會因經驗減輕,至少他可以透過以前的經歷,知道如何應對。

不要停止思考,以及找個活下去的理由。

絕望會成為精神的糧食,如果連這點想法也沒有的話,那本身與周遭的背景也沒什麼不同了。

沒錯,就連死亡,也會成為活下去的動力。

視線晃了一下,發黑了。定睛一看,幻覺還在。

等等,上一次睡覺是什麼時候?

這種事沒有必要考慮,生物累了就會自主休息,進入休眠狀態。

不過這幻覺看著挺有趣的,失去意識搞不好就沒機會看到了。

「看得見嗎?」

這可新奇了,有聲音的幻覺。

Ink沒有回應,他單單沒有焦距的注視前方,維持一貫的笑。

空洞的笑。

「沒事了。」影子這麼說著,抱住了他。

不、不會沒事……

這才不會沒事……永遠不會沒事……

Ink發現他喘息了起來,這簡單的話解開以往冰封的狀態,他必須維持一個既定的頻率來忽略他的處境。

不要……放開我……

好可怕、好孤單、好痛苦……

拜託…不要放我一個人在這裡……

不會有人來……

停止,停止那一切,停止!

我可以變得有用!

不要,我不想再睡了!

救救我……

這些累積起來的負面情緒沒有發泄的管道,Ink不斷忽視他們,尋找其他的感受替代。

潰堤只是一瞬間事。

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哈哈哈……哈哈…」

Ink往後退了開來,手裡握著明顯尖銳的玻璃,那是他無意識下做出來--結束生命的工具。

那樣會很輕鬆的,不會再有任何痛苦,再也不會難受。

他毫不猶豫的將尖頭對準脖子,用力……

碰-----

原本站在旁邊一直不動的影子將Ink手上的危險物品踢開,然後用力踩個粉碎。

這過程不到幾秒,另一個影子突然閃現在眼前。

他突然看清了,身旁的影子原來一直不是幻覺。

Ink望著對方如同夜晚般沉靜的黑眼眸,不知為何心理鬆懈下來,那些壓力催促著讓睡魔擊倒他。

「好累……」他坐下來喃喃,邊喘著然後流下眼淚。

「終於找到你了。」那人自顧自的說,眼裡懷著太陽般的溫度將他靠在肩上。

觸碰他的手掌十分溫暖,他不自覺握了上去。

這人的靈魂性質和創作者很相像。

「但願你的夢充滿色彩。」

那是對他而言,溫柔的祝福。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第一章】

【同人文】【Ink!Sans】【Error!Sans】
【自創角Player】

《第一章》寒冷的憤怒

作者的話:Error君是個大白痴~o∇O~

……………………………………………………………………………

「所以,妳打算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混合著雜音以及立體音效,格外不耐煩的口吻。

「欸……Error君看到我來,居然不歡迎我啊。」Player捂住胸口,表現出心碎的樣子,語氣絲毫沒有誠意。

Error爆出青筋,咬牙切齒的說:「廢話,這裡是我的地盤……」

豈是妳來自去如的地方……

名字後面加個君又是什麼意思!

「可是這地方又沒寫上你的名字。」

Player擺擺手在地上翻滾一圈,明目張膽的耍無賴,Error在旁整個怒火中燒。

我操!難不成我還要跟狗一樣撒泡尿,證明這地方是我的喔?!

「反正,你好像也沒那麼抗拒我來啊~」Player順手拿了一本小說開始閱讀,還不知從何處拿出巧克力在吃。

「等等,妳是從哪拿來……」Error反射性朝外套內側摸去,臉色漸漸變得難看……

Error握緊拳頭,走向Player的方向說:「妳這個混……」

然後他的嘴就被巧克力堵住了。

「抱歉啊,因為沒看過這個品牌的所以吃吃看,味道意外的很好。」始作俑者叼著巧克力一邊翻頁,無視在旁眼睛閃過亂碼的黑色雕像。

幹……我以為她塞給我的是原本她放在嘴裡的……

Error以一種複雜的心情停止想下去。

他對剛剛有那種想法的自己噁心了一下, 雖然Error依舊疑惑為什麼同樣的巧克力會有兩個,至少他的巧克力要回來了。

周遭到最後只剩下書頁翻過一頁頁的俐落聲響,不知為何Error也自動安靜下來。

算了,這裡有點其餘的聲音也是挺好的。

「說起來,你見過Ink嗎?」Player嗑下剩下那一小口的巧克力,悄悄瞄向對方。

「妳是說那個彩虹渾球?妳和他認識?」Error挑了眉,看向Player的眼神變得銳利。

Player並沒有避開,直率的、顯露些微的憧憬說:「不,雖然我知道他,但我們從沒見過面。」

抱著期待,她微笑說:「我想說你知道他的話,或許……」

Error大聲的冷笑出來,直接打斷Player說的話。

「是說那傢伙應該還活著吧?我應該找時間來看看他才對。」

什麼意思?

Player臉上瞬間沒了笑容,散發的氣息冷得可以讓空氣凍結。

Error的表情變得猙獰,「記得是叫Ink……來著吧?嘛……那傢伙假惺惺的秉持著正義什麼的阻止我破壞AU,有夠煩人的!」

「那些悲哀,在平行宇宙中誕生的骯髒錯誤根本沒有必要存在。」

「不過他實在太煩躁了,所以我把他關起來。那可真是最迅速又簡便的方法,我可真佩服我啊,是不是啊,第1號Sans傀儡?」Error手上擺弄操線布偶,邪笑道。

「那他現在在哪裡?」Player對Error的邪惡理念沒有絲毫興趣,她現在就想知道人在哪裡。

「要我說的話,我不太想去想起來,和這空間一樣吧。」

「哈哈,這裡的時間流逝比較快吧,我甚至忘記我啥時把他關起來,直到妳提醒了我。」

Player的黑眼眸覆蓋一層冰冷,冷漠的說:「帶我去找他。」

Error難得看見Player認真的模樣,動了歪腦筋說:「那求我啊,跪下來舔我的拖鞋求我,要不然學貓叫繞三圈也可以。」

Error瞬間得到了回覆。

抬起頭,一個巨大的圓點在他眼前放大,再放大,然後整個人被踢飛了出去,身體摩擦著地面,翻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這個死婆娘……來真的……」Error惱怒的站了起來,抹了抹臉,緊接著紅色的布料映入眼簾。

「帶我去找他……」Player一直極力隱忍怒氣,給出簡短的要求。

「所以我說憑……」

「你知道在那地方待太久的下場!」

Player吼在他身上,Error第一次看到這女人殺氣騰騰的樣子。

「然後,你最好把他身上的東西給我交出來…」

那話語不寒而慄。

查看全文

Ink邂逅篇【楔子】

【同人文】【Ink!Sans】【自創角Player】

《楔子》

作者的話:又是一個填不完的坑,順帶一提,從零開始虐Ink小天使~o∇O~

…………………………………………………………………………

要瘋掉了…………

念頭一閃而過,他停下手邊的動作,緊壓著胸口。

 純粹出於本能的反應。那樣做並沒有好起來,也沒有加劇痛苦。

「日記…對…沒錯……寫日記…」回過神來,不知道第幾次的覆誦,好似連自身都能欺騙。

「話說……之前去過的AU必須要記錄下來,才不會忘記之前去過哪裡。」微笑著,他提起筆。

他很清醒,知道現在在做什麼。

「記得下一次,藍莓說要和我一起做蜂蜜蘋果派來著。」憑著印象,他畫出對方拿著派開心的給他的樣子,自個兒發笑。

為什麼會落到這樣的局面?

Ink微微笑,手下握著用到只剩一兩公分的鉛芯。

「啊……鉛筆好像快用完了……還真是困擾……」乾笑著,手停不住的顫抖。

他胡亂的把鉛芯往旁一丟,索性用長圍巾蓋住身體,讓視線處於黑暗中。

「幾分鐘就好,就允許幾分鐘……」他喃喃唸著,閉上眼。

啊啊,已經快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感,身體被掏空一般,漸漸化為空洞,很快就會變成「那樣」。

他從來沒告訴任何人,有多麼害怕那個顏色、那個感覺。

或許是因為他認為那樣的地方很適合折磨他,所以順水推舟的把他丟在這裡。

不得不說,效果很好。

他身上很多東西都被奪走了--長年累月陪伴在旁的筆刷,斜掛在身側,五顏六色的罐裝顏料。

對那人來說,他有的一切意義不大,剝奪他在意的東西只是其中一種樂趣。

畢竟,痛苦是最鮮明的反應。

「還能撐多久……」

任是誰在這種地方待久了,下一秒崩潰也不意外,或許……那樣還比較正常。

手指緩緩碰上脖子,手邊的東西能讓他弄的花樣不多,圍巾幸許可以充當輔助。

他不想那麼做,即便那樣做更容易讓他直接解脫,可是他真的不想 。

「再睡一下,好了。」拿睡眠來麻痺自我也是一種選擇。

等待救援是種虛妄,能在各個宇宙與空間穿梭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更別提他困在這種地方。

「誰來…救救我……」他哽咽的道出這句話。

在組成他的所有化為「空白」之前。

查看全文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