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gtart邂逅篇【第六章】

【gtart!Sans】【自創角Player】【FellFaith(FF)】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六章【抑制】(重更版

作者:啊啊,終於寫出有趣的文章了(擦汗露出開心的笑容
@大肌肌少爷
………………………………………………………………………………

舒適的環境、好吃的食物,會溫柔照顧他的人。

已經很不錯了吧?

gtart看著穿紅風衣的少女遞上了藥跟水,有些放空的想著。

他已經能獨自下床活動了,不過身體本能的嗜睡似乎讓他每每在早晨被喚醒時,床上已經擺好食物跟藥物。

他被要求做的事很少,例如普通的洗碗、掃地、擦桌子、拖地,其餘自由的時間都被他拿去發呆跟睡覺去了。

沒有多說什麼,他就這樣被少女「命令」以這樣模式生活一、兩個月。

以一個會為她拚命至死的道具來說,實在是大才小用了。

gtart始終沒有問過,一來是因為他並不是那麼想知道答案,二來是他開始習慣一早能見到她的身影。

牛奶跟咖啡也不是長時間居留在此,只是偶爾會見上一兩面。

會住在這地方的只有他們,不禁會讓人疑惑這麼多的空房,只有她會常駐的緣由。

這幾個禮拜以來,gtart倒是又見到了一個人…呃…應該說又一個跟他很像的怪物。

「妳為什麼又帶男人回來了……」

他被一個渾身纏繞肅殺之氣的混混指著,Player則是困擾的往後退了一步,慢慢躲到沙發後露出一顆頭。

「並沒有帶男人好嗎!我喜歡就可以把任何人帶回來!」話說得風流,不過本人看上去似乎在避免正面回覆。

「妳是以為沙發能保護妳嗎?!」混混大力的吐槽,隨後一臉拿她沒辦法的嘆氣。

「敢作怪就殺了你。」

那時,他楞了幾秒,gtart才意識到被混混如此小聲的警戒著。

「長時間存在像空殼一樣的東西,遲早會產生問題,你最好想辦法讓自己恢復正常。」

空殼……

血色的眸子彷彿要射穿他,gtart無神的回望,沒有任何想法跟情緒波動。

混混從沙發後面把Player拉出來訓斥一頓,因為沒有被下達過要保護她之類的命令,所以一直在旁邊觀望。

他對這副景象有些茫然,就像褪色的人物闖進色彩鮮豔的世界,始終無法融入。

【System】-以Player為領導所成立的組織,組織成立目的是在各個宇宙與世界線予以人們跟怪物幸福。

宛如訴說著理想鄉存在的口氣,Player這麼向我解釋:「硬要說的話,我們做的其實只是欺騙外界所見,這樣子誰都可以獲得幸福。」

「外界是指什麼?」說得好像他們一直以來被誰監視控制一樣。

Player沉默半晌,道:「是透過其他管道知曉我們存在的人們。」

他有些無奈地沉下臉,這個答案他依舊不能理解。

「之後我會慢慢解釋給你聽。」

Player笑了笑,她幾乎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在他身上,不管是出門踏踏青或是在他發呆的時候伺機跑到他旁邊閱覽讀物。

她看上去有點壓力,gtart偶爾會發現被對方悄悄注視,複雜且含有些許擔憂的眼神。

簡單的日常過到至今,gtart知道每天都有東西在增加着,甚至已經超過了負荷。

想死。

好想死。

真的好想死。

如同慢性扼殺心靈的詛咒,這個想法不斷堆積在心裡,重複的回響。

同一時間,悶在胸口的巨石也不斷的壓著他,支撐他的理智慘遭碎裂。

不會…不會說的……就連死的時候,嘴巴也會是緊閉的。

好像只有在Player身邊,他才不會想太多這種事,不過慢慢地……已經…………

他想毀掉這份讓他安心的救贖。

「如果我要把妳殺死了,妳會殺了我嗎?」

gtart衝著Player的臉淡笑,對方有些不知所以然的怔征回望。

沒有多餘讓她思考的時間,gtart迅速將她按壓在地上,用極大的力氣緊扣住她的肩膀。

Player看上去很驚訝,對於即將逼近的威脅無動於衷。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思緒被這份想法侵蝕,gtart的手勒住Player白皙的脖子,逐漸地縮緊。

「g…tart……你……」

Player掙扎著擠出氣音,我冷靜地把用魔法幻化而出的刀子遞到她手上。

所以……快點,將我殺死吧。

评论
热度(27)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