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第七章

【自創文】【Undersystem】
【自創角有:Player】
作者:恆音
第七章【日常展開?】

私設CP:
【Sans和Frisk】
【Undyne和Alphys】
【Toriel和Asgore】

作者的話:
明晚18:00準時放下一章的糧。
事情變得非~~~~常有趣了。
PS:《作者笑得很燦爛,你越來越害怕了》
……………………………………………………………………………

我名為Player,18歲。

擁有一定的武器使用基礎,在穿越後獲得《系統》能力,非常普通的少女。

「我看起來像愚蠢的搬運工嗎!?」Flowey大聲的抱怨,把門大力的甩上後朝罪魁禍首瞪了一眼。

大包小包的貨物被堆積在客廳的一角,雖不能說壯觀,但這麼多的東西被擺在角落還是令人驚嘆。

「謝啦,Flowey。」

少女拿著清單站在一旁盤點貨物,確認無誤後,將需要冷藏的物品放進冰箱擺放,其餘物品則是放進儲藏櫃。

沒錯。

Player,18歲,命只有一條,除掉能力外,跟普通人一樣會受傷會流血,一樣會死的普通少女。

順帶一提,沒有任何魔法能力……

「話說妳不是會瞬間移動嗎!為什麼叫我去拿啊!?」

…………

我是Player,18歲普通少女……沒有任何魔法……

「妳不是剛見面就拿這招害得我很慘嗎!?妳知道從高空自由落體,我還是有機率會撲街欸!」

沒錯……沒有任何的………

「妳倒是說話啊!妳不是會瞬移嗎?!」

…………

「唉……」

我嘆了口氣,將原本打算看第二次的清單丟向一旁,用帥氣的姿勢斜躺在沙發上,使用手機。

沒錯。

Player,18歲,此生胸無大志,也不是非常懶,但就是……

「我不想出門。」

「蛤?!」Flowey叫了好大一聲。

稍微將備忘錄更新後,我把手機放下,正正經經的跟他說:「你知道外面負幾度嗎?」

「零下負20度!」

你知道那天我從Grillby那回來後,我打噴嚏的次數,讓我一度以為自己生病,加入重病者行列嗎?!

雖說我跟他們病的癥結點在哪不同就是了……

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不想出門啊…

Flowey更加不滿了,他藉由抖動身體將覆蓋在身上的雪抖掉,跑去暖氣機旁取暖,還特意轉身不忘繼續瞪我。

是的,暖氣機。

我曾經問過Flowey,沒感覺的話為什麼怕冷?

Flowey說:「身體會硬掉。」

我當下完全聽不懂他的意思,滿臉問號。

於是他撇嘴道:「有一次,微笑垃圾袋把我丟進雪鎮的冰河裡……」

聽完的當下,我非常想笑但忍住了,因為想聽故事的後續。

嘖嘖…雪鎮的天氣這麼寒冷,估計不死也會凍傷吧。

「那你是怎麼回來岸上的?」該不會刻苦的在水裡游回來……還是…?

「冰河裡冷得要死,我瞬間結成冰塊,直到飄到熱域才終於融化掉。」

…………聽起來真的是超慘的……

我當下馬上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不要笑出來,不過依照Flowey的品性……

我撫著下巴,一副你活該的欠揍表情問。

「你一定又做了什麼好事吧?」

Flowey看著我無言了一會兒,然後開口:「他弟說想做游泳訓練,我只是站在一旁看他跳下去,然後我就被那包垃圾袋丟進河裡了。」

我震驚了。

原來Flowey不是二十四小時都在做壞事嗎?!

Flowey氣憤的說:「我那時可是天殺的什麼都還沒有做!」

等等………意思是說你可能會做或打算做嗎?

但……看他的樣子……

也許。

大概。

有可能。

有這麼一點微小的機率。

是Sans誤會了?

………

抱歉了,Flowey。

就算你真的是被冤枉,我這個護短護到沒藥醫的傢伙也是站在Sans那邊的。

Flowey待在暖氣機前一段時間,直到身上沒有水滴殘留,朝我丟來一句「我要在房子裡逛。」然後離開了。

看他消失後,我習慣性的往上撫過額頭連帶牽動幾根髮絲,窩在沙發的一角,閉目養神。

旁邊的電暖爐微微散發溫暖,舒服到令人感到安心,但事實上我並不想這麼早睡。

透過系統的《創造》,這個家被我「改造」過了。

不只電暖爐,就連冰箱,廚房,這個家甚至還新增了浴室。

…………

我突然覺得在所有我看過的穿越文或穿越的例子裡,過最爽的一定是我。

擁有的能力簡直跟玩遊戲開外掛一樣。

不過依照某種穿越者過得越爽,後期就越悲慘的世界理論,我安安靜靜當普通人就好。

不久前,我有去看Sans和Frisk的情況。

因為精神損害的累積,他們現在都處於沉睡的狀態。

這跟精神崩壞並不一樣,是大腦在修復意識的自我防衛機制。

藉由休息和大量的睡眠,這個傷害是可以修復的。

選擇Sans和Papyrus的家作為據點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獨立成幢的房子,遠離城市的郊區,雪鎮的居民大多也因為避難,跑去「新家」了。

基本上,安靜與舒適的空間是他們現在最需要的,雪鎮完全符合這項條件。

照顧他們,觀察他們的情況。

經歷過2001次的世界軸重置,他們的精神或理智都是能很輕易就能破壞掉的。

重複的死亡,重複的殺戮,先失去理智,然後是意識,掙扎,用盡全力去抵抗逐漸侵蝕自己都那一面,放棄,最後……迎接瘋狂。

曾經有一個說法。

瘋狂的人會比較快樂,因為他們不會意識到自身正在痛苦。

我可以認可…………不!

我心頭一驚,被自己所喊的「不」嚇到,然後認真思考自己剛開始起的念頭是怎麼回事。

我喃喃道:「大概是累了吧……」

我說服自己不要去思考這種無意義的事。

他們兩個真的比自己來得重要的多了。

先睡著吧……明天還要照顧他們。

我唔了一聲……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46)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