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Undersystem翻外【錯誤】

【自創文】【Undersystem番外】
作者:恆音
【錯誤 上】
#Undersystem番外
私設CP:
【Sans和Frisk】
【Undyne和Alphys】
【Toriel和Asgore】

FB專業搜尋:【恆音之隨筆】
作者的話:相信大家看完第十五章會覺得有點無感(咦( ̄∇ ̄)
畢竟本篇是以Player為主視角,較少提及其餘角色的想法,所以番外篇另作闡述。
此篇對應第八章【瘋狂】
………………………………………………………………………………

【嘻嘻嘻,開心嗎?】

Sans緩緩睜開眼。

「又是這裡嗎……」他喃喃自語道,一股脫力感從心中由然升起。

殿堂的景色他看了無數遍,即使遮著眼也能正確指出哪裡有柱子,窗外的風景如何的平和,那孩子的出現的時間點是什麼時候……

無所謂了,這樣下去一點意義也沒有。

乾脆把殺戮當成一種樂趣、一種本能,一切都會變得更加輕鬆……

不對!我在想什麼?!

Sans在心中出現這個似乎不屬於自己的奇怪想法時嚇了一跳,他往後跌坐在柱子旁,大力的喘氣。

「哈……呼……哈……」

很痛苦……不管是呼吸還是整個身體,都被某股重重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

感覺……很奇怪……

昏眩衝擊腦門,世界天旋地轉,充斥思想的是漫天的雪花,隨風飄蕩的灰燼,還有弟弟死亡前的身影。

重複同樣的事一次不算什麼,幾十次在接受範圍,幾百次在挑戰他的耐心,但是千次……

他快崩潰了。

【只要當成純粹的殺戮就會很開心,對吧?】

不對。

【停止思考的話,就不用去煩惱了呢~】

聲音甜膩得猶如惡魔的囈語,像是有形體似的,從背後擁抱他,在他耳邊喃喃著。

「不,這是不對的!」Sans找回理智,本能反應出危險。

預感告訴他,認同的話整個人會隨之墮落的。

【殺戮,會帶來快感,如同你口中L-O-V-E.】

「住口!」

【呵,你應該睜開眼看看的。】

什麼?

視角的切換,從殿堂的一角切換到一片白的牆壁,Sans無暇多看他位處何處,視野便被紅色侵滿,手不偏不倚的位於深紅的中央,緊緊掐住某個東西。

這是……什麼?

手指沒辦法……動…

Sans試著退開一步或放開手,身體沒有絲毫的控制權,維持一樣的動作,僅有思想和視線的自由。

他站在原地,手指使出的力道有越來越重的趨勢,像是要粉碎眼前的東西。

話說回來,這是什麼?

鮮紅,滿滿被緋紅覆蓋而看不出原樣,Sans很確信他正掐著什麼。

眼前的紅色如同回應他的疑惑,顫抖了一下,以緩慢可見的速度動了起來。

等等……他不想知道那是什麼了……

隨著紅色的晃動,慢慢出現其他的色彩,一開始是棕色的毛髮,接著是布料質感的紫色接著是膚色……

拜託……他真的……不想要知道。

Frisk………?

她身上的衣服沒有一處是完整的,身體殘缺得不成人樣,像是被惡意破壞的洋娃娃,眼神卻是人的。

「Sans……」Frisk以破碎的聲音組成而成的簡短話語。細碎、沙啞、語末從嘴角慢慢流淌出鮮血。

【看看你,真可悲。】

【你甚至連去問她一句話也沒有過。】

我……到底幹了什麼?

【交給本能也不錯啊,至少還能把錯推在精神損害上,不是嗎?】

Sans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地面上,想知道此刻的他表情是什麼樣的。

猙獰?喜悅?瘋狂?

單純以片段的記憶概括全部,沒預料到自身執行的事是如何的殘忍。

【發現了嗎?現在的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面·無·表·情·呢。】

所以,他到底做了什麼?

【你不懂嗎?這全是你的錯。】

「全是……我的錯……」他站在原地迷茫的重複對方的字詞。

周圍瞬間化為一片黑暗而廣闊的空間,一如他空洞的心靈,色彩在這裡毫無意義。

【沒錯,所有的事情全是你的錯。】

珍視的人化為灰燼是我的錯。

殺害應保護的無辜之人是我的錯。

什麼都沒看清,一昧執著的殺戮是我的錯。

全部、全部都是,而且不可理喻、不可原諒。

「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從眼眶冒出的淚水擠滿了視線,茫然的…對所作所為感到抱歉。

【凝視深淵與怪物戰鬥的英雄,被深淵吞沒化為了真正的怪物……】

【真是可笑,不是嗎?】

评论
热度(22)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