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夜間溫柔】Player!Sans&Frisk

【Player!Sans】【Player!Frisk】【中篇文章】【正式版】

作者的話:我到後期已經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23333
其實還有後續(茶

……………………………………………………………………………

「這傢伙又躺在這裡了……」Frisk撿起地上空的洋芋片包裝,揉成一團,遠遠的丟進垃圾桶。

「嘿~角色等級到達頂點200等……」Frisk看向螢幕砸了砸嘴,所以這就是他三天三夜熬夜沒睡得來的成就……

所以這款叫劍○的遊戲好玩到他值得徹夜未眠的玩它?

Frisk很確定Sans第一天浩浩蕩蕩的大聲宣布--將角色從一等練到滿等不克金奮戰大業。

他很確定Sans後期都以喝水來果腹,偷藏在沙發後面零食早被他嗑光,Sans也懶得去冰箱微波點熟食來吃。

Frisk推估Sans大概在他到達200等的瞬間倒下斷線,原因無他,字幕正被大大的200等史詩級成就訊息佔滿,放射出金光閃閃的特效。

Sans倒在沙發上…正確來說……他的上半身在沙發,另一半則攤在地上,手裡拿著控制桿,嘴角流著口水。

他睡得很沉,堪稱不省人事的地步……

Frisk拿起毛巾,放在一旁的水盆能清楚看見熱騰騰的蒸氣往上飄。

擰下的水發出嘩啦的聲響,這不妨礙某遊戲狂在夢裡跟周公下棋,Frisk想著以Sans的性子,搞不好他得意洋洋的贏了棋局後,把棋桌掀了,對年老的古人豪邁地比出中指大叫:「Geeettttttt ducked on!!!」

周公搞不好會被氣得高血壓送醫也說不定。

Frisk被腦裡胡思亂想的事逗笑了。

他把熱毛巾敷在Sans臉上,換來Sans一陣舒適的呼嚕聲,原本就很重的黑眼圈折騰了這幾天後,重得像在動物園裡的團團圓圓。

「真是不懂得照顧自己的笨蛋。」Frisk邊抱怨邊把體重大上他一倍的骷髏連脫帶搬的抬到沙發上。

如果他不在了怎麼辦?

誰來照顧他?

搞不好有一天他會把自己搞垮。

「你知道你很會找人麻煩嗎?」嘴上說著不坦承的話語,語氣卻比平時溫柔百倍。

喜歡他…喜歡得無法用言語表達全部……

Frisk覺得愛上一個人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來解釋。

喜歡就喜歡上了,愛就愛上了。

他成熟的思考模式一向如此。

…………………………………………………………………………

「要是你看著我的時間有比玩遊戲多就好了。」Frisk曾經趴在沙發上小小聲的說出無心之語,淡淡瞄了他一眼。

「怎麼了小子?跟遊戲吃醋啊。」

Sans難得在玩遊戲時注意到有人說話,每次他只要玩遊戲,除非天花板塌下來影響到他否則照玩不誤。

他笑了一下,讓人有點想扁他的笑:「難不成你孤單、寂寞,覺得冷?」

如果我說是的話,你會溫暖我嗎?

Frisk在心裡腹排Sans,實際上保持沉默。

看著Frisk些微抑鬱的臉,Sans想了一下,隨後淡淡的笑說:「我玩遊戲差不多快一輩子有了,但我認為陪在你身邊的時間也差不多久喔。」

Sans把另一個無線搖桿丟過來,Frisk急忙接下,他用燦爛的笑容說:「一起玩嗎?」

都丟過來了,還有拒絕的權力?

Frisk想自己笑了。

「等著被我海虐吧,嘿嘿~~」Frisk直接往Sans旁邊一坐,發出了邪笑。

「呵…記得某人不是輸到快脫褲子了嗎?」Sans打開嘲諷模式想著等等如何用神走位和操作玩弄這小鬼。

「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不一樣!」Frisk想想他作天和Sans玩鬥陣特攻就整個怒火燃起來。

Sans用補助型的路西歐就把由他操作被大眾譽為幾乎無敵的死神弄趴!

還好多次!

「意思是說今天會輸到裸奔?」Sans那個得意是深埋在骨子的,要不大眾對他冠以“遊戲大神”的神聖稱號如何而來。

Frisk索性開口威脅他:「再說就不幫你洗衣服了。」

傳說中的“遊戲大神”到嘴邊想嘲笑Frisk的話嘎然而止,改口用可憐兮兮的聲音搖著Frisk說:「別啊,老大~~」

Frisk心腸很軟,時常嘴花花地逗逗Sans,卻不敢真的不幫他做事。對方不經意的碰觸,緋紅短暫浮現在臉頰上又迅速消逝。

他很喜歡看著Sans的臉,他希望Sans能夠一直如此坦然純真的笑著。

Sans的笑看著很舒暢,不論什麼煩惱似乎都會因他的笑容煙消雲散。

不過有個例外。

Sans從別的世界穿越回來,有時恰好會被他碰上。

他的鴨舌帽壓得很低,那是他遇到一些「事情」的習慣。

問他發生了什麼,Sans微笑著對他搖搖頭不願多講。

他那看上去有點茫然、無奈的笑,令他難受……

…………………………………………………………………………

「應該沒有發燒吧?」Frisk上前抵著他的額頭查看溫度,順道為他蓋上薄毯子。

現在是夏天,不過某骷髏絕對不會讓高溫干擾他遊戲的練級效率,絕對是冷氣開好,不夠的話電風扇準備好,一旁還預備一打扇子。

不得不說,他這樣弄起來,房間的溫度還真有點冷。

Frisk打了個寒顫,認真看向躺在沙發的Sans。

Sans睡得極度不安穩,看著還有點難受的樣子,這也是為什麼Frisk懷疑他發燒的原因。不過看樣子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Sans翻來覆去,時不時皺緊眉頭,Frisk觀察一會兒,終於明白Sans發生了什麼。

「大概是…噩夢。」Frisk以很小聲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喃喃自語道。

沙發還挺大的。

Frisk兩三下就擠出一個空間躺下,他決定躺下的第一點是因為這裡很冷,他必須靠近暖和的地方,第二點是這麼晚了他懶得回房,第三點是Sans在這裡。

列出這些留下來的理由後,Frisk覺得一切的發生超合情合理。

才不是只為了第三點呢!

這可是在思考過後得到的結論!

Frisk靠這些說詞說服自己後,決定認真想辦法讓Sans好過點。

作噩夢的話,最簡單也似乎是唯一的方法是叫醒那個人,但這樣對Sans好像太殘忍了,他已經睡眠不足了還把他叫起來。

所以說,怎麼辦?

Frisk東想西想,最後只要退而求其次,搖搖看Sans,看他會不會以比較溫和的方式醒來。

「Sans……欸…遊戲狂…醒醒……」Frisk輕柔的搖搖他,Sans並沒有特別好起來。

沒有效……

「再不醒來,我就把ps5燒了喔,加上一系列你玩很久的仙○奇俠傳光碟也燒了,當作烤肉的柴火。」不知道是不是方法對了,Sans產生了反應。

「…………」

Frisk不知道Sans說了什麼,字詞含糊不清,聲音小小聲的。

「笨蛋~太小聲了,我聽不……」Frisk猛然瞪大了眼,完全噤聲了。

一行淚水從Sans的臉上迅速滑過,流下了淚痕。要不是淚痕還在,Frisk都要以為那是他產生錯覺了。

「Fri…sk……」

Frisk露出吃驚的表情,隨後釋然地輕拍Sans的頭。

他的鴨舌帽遮住他整個頭,這不影響他對一個骷髏展現溫柔。

哭的原因,他不確定,大概是夢到了什麼悲傷的事吧?

閒暇之餘,他們倆常穿越「世界」,看著不同身份的他們成為朋友、敵人、抑或是戀人。

那些地方帶來嶄新的風景,不同的樂趣,也有更多不同的結局、尾聲。

他們只是旁人,除了冷眼注視結果,什麼都無法改變。

穿越至那些「世界」時,笑著對他說享受遊戲過程的,是Sans;全程握著他的手比誰都緊的,也是Sans。

那些不同的「世界」讓Frisk瞭解到許多事,也比誰都珍惜和Sans相處的時光--因為那代表他們很幸運。

幸運地成為室友,一起打Game,沒有絲毫顧忌的相處,偶爾鬧鬧對方、一同嬉笑、偶爾偷拍他的睡照捉弄他,相對的,他會把他的頭髮弄得很亂以示報復。

Frisk沒辦法將他的日常示為理所當然,也很害怕失去。

但……即使對未來產生迷惘,他也不會停下腳步。

憧憬、希望、可能性,在漫長的路途中經歷挫折持續成長。遊戲裡的主角也都是這樣一路闖過來才能迎接Happy Ending。

他會緊握想保留的事物。

「晚安,Sans。」Frisk靜悄悄的說完後,闔上眼。

夜,還長著呢。

评论(11)
热度(170)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