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第十一章】

【同人文】【FaithSans】【自創角Player】

Faith與Player邂逅篇【第十章】無盡使命

作者的話:照進度填坑中。

………………………………………………………………………………

「大致上了解妳的情況了。」FF微妙的挑了眉一下。

總之,在我三吋不爛之舌,說謊跟喝白開水一樣的話技,加上Faith的神之輔助兼補充。

我頓時化為一個身處異鄉,意外受了重傷又沒有即時治療,昏倒在地上,被偶然路過好心的Faith救回家的異國女子。

啊……我的處境是多麼的可悲可憐,連自己都要哀嘆一下。

「Player的傷現在還會痛嗎?」Faith握著我的手,臉上寫著滿滿的心疼。

看,Faith是多麼貼心。

像在寒冬覆蓋在身上的小棉襖,不管天氣多麼嚴寒,只要抱緊緊,不僅禦寒還附帶安心效果。

我可以想像出電視台在介紹Faith時,上面無限放大的閃耀字幕--妳,值得擁有他。

相比之下,FF聽到我受傷後,毫不留情的說:「這樣喔,那啥時傷好,可以儘快離開這裡。」

好冷。

明明這裡是春天,我冷得像一塊剛從冷凍庫拿出來的人體冰塊。

「Player?」Faith可能看我想事情想得出神,喚了我一聲。

我一個回頭,Faith不知為何笑得異常開朗的說:「會痛的話我再幫妳抹藥膏。」

這話一出,我身體一僵。

「那真是…太…感謝了……」無法拒絕Faith善意的我難以啟齒的說出這句話,順道引來FF一個瞪視。

藥膏的羞恥play什麼的,可不可以婉拒啊,我真的可以自己來啊啊!

「人類真是脆弱。」FF鄙夷的說道。

我摸着頭,汗顏的說:「嘛,只要是人都會受傷啊……」

會流血流淚就是人類脆弱而真實的象徵,畢竟人就是一群流著熱血的恆溫動物。

「你們也是一樣的吧。」就算種族不同,只要受傷就會感受到疼痛,這點可是生命共有的。

FF忽然沉默不語。

「FF?」我疑惑的問了一聲,FF沒有搭理我。

這尷尬的沉默來得突然,不由得讓我緊張起來。

視線一移,發現不僅FF就連Faith聽到這句話也有相同的反應。

等等,難不成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如果因為錯誤的發言導致好感度下降這可是重大的損失。

「抱歉,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不是的…Player……」FF邊說邊往一個木櫃走去,打開了抽屜。

「Faith…住手。沒有必要讓她知道。」FF出聲打算制止Faith。

「沒關係,Player知道也沒關係的。」

知道?知道什麼?

一把銳利閃著光的水果刀映入眼簾,我疑惑的望著他,下一秒我的心臟要跳出來了。

Faith毫不猶豫的反手拿著刀子朝他完好的左手砍去,動作俐落,大有把整隻手砍下來的勢頭。

「Faith!不要!」我大吼的同時顧不得FF在旁邊。

等Faith意識到時,我已經從他身後抬起那把刀子,然而一開始揮下的速度很快,刀子看上去砍進他的手有一定深度。

沒有完全避免掉嗎……

剎那間,金黃的花瓣從傷口處散了開來,再以驚人的速度填補傷口,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我吃驚的睜大眼。

握住Faith的手臂,潔白的臂骨沒有任何擦傷,也不像是用障眼法隱藏住傷口。

Faith退了開來甩了甩手,一副方才的事從沒發生過般,平靜的向我解釋:「外在的傷害不會讓我們感受到疼痛,即便是人類意義上的死亡,我們的存在也不會消失。」

「和常人不同,我們的壽命是無盡的,沒有終結、沒有結束,只要黑暗存於這世上,我們就有存在的必要。」

Faith訴說時口氣、情感毫無波動,應該說,他理所當然的認為那是屬於他的使命,並以此為榮。

我握緊拳頭試圖讓心情平復,就連指甲拑進肉裡也毫無知覺。

沒有終點。

好比充滿詛咒的祝福,在愛與理想中被冠上美好的名義加以束縛,而在時間的摧殘下,效果尤其明顯。

以主觀來講那是幸福的,他們能接受那樣的現實,穩步的前進在自認正確的道路上。

相反的,被有心人士利用的機會也不無可能。

我微微一笑,不帶任何情感。

评论(1)
热度(28)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