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
筆名:恆音(臺灣人)
年齡:19(合法的年紀(笑

專門寫一些文章,一堆坑沒填

目前超喜歡
Undertale的Frisk和Sans這對CP
所以有靈感的話會寫一些他們的日常~~
【都很甜/// 大概←w←】

沉迷戀與坑,終生李太太

寫自創文【Undersystem】
希望大家喜歡Player這個自創角

大愛Cross ∪・ω・∪
大愛gtart ∪・ω・∪

【擔任Faith!Sans漫畫以及相關搬運】

Faith!Sans原作者:桑茶
 

Faith邂逅篇:翻外《不為人知》

【FF】
Faith邂逅篇翻外:《不為人知》

#Player與Faith邂逅篇
………………………………………………………………………………

一個人可以看過多少次殺人的景象?

無數、無數次的,鮮血溢滿了整個身軀、灌進了喉嚨,目光所及皆為深紅。

哀嚎和求饒聲帶來興奮感,刀具砍進皮肉的觸感是這麼自然,血的味道是如此香甜。

因痛苦而扭曲的人臉就像舉世無雙的笑話。

不禁想讓人哈哈大笑,笑到合不攏嘴也不想停下的地步。

「好久沒看見徹頭徹尾的人渣了。」

誰?

殺人狂興致高昂的大聲笑道,反射性朝聲源的人影砍了過去。

沒有實感,刀劃過去時迸出一堆紅色的花瓣,然而確實有人在那。

「什、什麼東西!」

尚未收回的刀子被徒手握住,力道大得難以置信。

連人帶刀,轉眼間被踹飛至專門的展示櫃,那些被他肢解的人體一個個掉落。

宛如從冥界現身的死神,骷髏冷冷的望著他,後者一瞬間被那股殺意震懾住。

然而,他馬上發狂的笑了,幾乎沒有人類良知的他根本不在乎眼前的生物是什麼。

不管是什麼,妨礙他只要殺掉就好了!

「去死吧!!!」

從旁邊的角落,他舉起砍了無數人頭的斧頭朝骷髏劈了過去!

碰----嚓---!!!

木製的地板誇張的凹陷下去,因破壞而變得脆弱,形成了一個直通地下室的大破洞。

地下室昏暗的燈光可以看見無數被剖開的人體陳屍堆疊在地,已經血肉模糊的更是多不勝數。

想必那東西也成為它們的一員了吧!

「哈哈!死了吧!絕對死了吧!!!」他開心的笑著,完全忽視後方有人的存在。

骷髏面無表情,手上聚集了一股極其濃郁的黑暗,朝那個人的頭直接覆蓋下去,後者的笑聲嘎然而止,隨後是響破天霄的尖叫。

只見那人幾十秒間生理器官已經喪失原有的功能,大小便、眼淚全數無法控制的排出,此刻他只懂得尖叫和求饒。

有如痙攣一般,那人扭曲著身體,一會兒是喉嚨一會兒是手,全身上下都感受到他不曾體會過的痛苦。

「住手!好痛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

儼然發現骷髏站在他旁邊並沒有掉下去,他反射性死命向對方求饒。

然而那個方向的人並不是他,而是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影子。

骷髏微微張開他紅色的雙眼,神色寒冷的開口:「你就親身在自己創造的地獄懺悔吧……」

圍繞腥紅的蝴蝶,骷髏丟下話後逕自離去,散發紅光的眼中沒有絲毫仁慈。

…………………………………………………………………………

回到熟悉的住處,FF悶哼了聲,冒著冷汗倚靠自家的沙發坐了下去。

讀取訊息後,那些怨氣與恨意衝擊得太強烈了,有那麼幾個瞬間他是真的想殺了那個人。

「有些…被影響了……」他微微喘著氣,試圖平息身上的殺意以及怒氣。

他瞄了一眼鏡子, 腦海裡浮現那些人生前的摸樣,受盡折磨後含恨而死的哀嚎不斷迴盪。

他有些痛苦咬了一口牙,並不打算使用鏡子。反之,他虔誠的閉上雙眼,為那些逝者一次次念誦祈禱的祝詞。

那不是自我安慰。再微小的力量都有存在的必要,他誠心尊重所有的生靈,哪怕他們生前罪無可赦。

睜開眼,澄靜深紅的眼眸帶點遺憾和悲傷。

那些人……就對不住了。

他的身份和力量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的事。

休息了一會兒,FF看閒來無事,開始雕刻做一半的手工藝品,順便轉換心情。

不過他馬上發現了異常。

「什麼啊,這個訊息……」有隻蝴蝶飄忽不定的在他附近冒出,時而接近他時而退縮,使人煩躁。

「很緊急嗎?」FF不加多想,直接碰觸了那隻蝴蝶。

沒有預警,撕裂靈魂的痛楚傳來,數不清的痛苦重重碾壓所有感受。

「……」痛到連叫聲都發不出來,只能咬緊牙承受一切。

一切的感受只有痛!

“恨!我好恨啊!為什麼不殺了他?!”

“幫我們報仇……” “我不想死啊!為什麼一定是我!”

“成為制裁罪人的劊子手……可以嗎?”   “求求你!幫我們殺了他!”

身體好沉重…………

FF發現他身在黑暗不斷的下墜,耳邊傳來不同的聲響,負面的情感無法抗拒,一個勁的塞進他的身體。

別開玩笑了……

這不是訊息,雖然不知道是哪個人惡意讓他讀取這些,但這些變質的想法正在影響他!

“放棄吧………”   “就這樣不用思考……”

恍然間,意識搖搖欲墜,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逐漸被某種力量接管。

“哼哼……你可以成為不錯的玩具呢……”飽含惡意的聲音響起,那一刻,FF覺得自己完全清醒了。

「我才不會迷失自我!」他大喊道。

光芒由他緊握的手中炸了開來,掃除了所有黑暗,周圍爆開一大片白光。

「呃……咳、咳……」

他倒在地上,將現實緊握著的東西稍稍鬆開了手,手中的鏡子映出他的影像,鏡中的他堅強的外表出現了動搖,顯得脆弱。

「那是……什麼鬼東西……」他爬了起來,虛脫的躺在沙發上,隨後蜷縮著身體,顫抖的流下汗水。

他睡得不好。

评论(1)
热度(21)
© 恆音 | Powered by LOFTER